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快黑了,这白天睡觉起来感觉浑身都没力气,比没有睡觉还累。

  我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洗涮了一番,就急急忙忙的赶去了正房,毕竟这会都快到晚上了,也到僵尸出没的时候了。

  三舅和大天道人正坐在客厅里吃着饭,看样子估计也刚起来不久。

  我过去和三舅他们一起草草吃了晚饭,然后就抄起家伙出门了。

  这村里也有不少男的拿着火把等在门外,看样子应该是准备跟我们一起去巡逻,不过这些人,我怎么感觉都像摆设。

  因为昨晚那三个大汉,看到鬼就直接撒丫子跑掉了,还搞个屁啊。

  不过三舅和大天道人没说什么,我也懒得去说了,总之不指望他们就是了。

  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在前面走着,那些村民则是拿着火把跟在后面,就这么在村里转悠了起来。

  现在人多,加上火光通明,这大晚上我倒也觉得不怎么害怕。

  “老兄,等下要是那东西真出来害人,女僵尸就交给我,鬼婴你来收拾吧,那玩意我可搞不定”。

  大天道人说着还贼眉鼠眼的四下瞄了瞄,那样子简直跟做贼一样。

  我看着忍不住笑话了大天道人一句,“缺德,你不是喜欢搞女鬼么?怎么现在又喜欢搞僵尸了,还真要弄个鬼胎啊你”?

  “我说大侄子,你就别取笑我了”。

  大天道人哭丧着脸道:“这种情况随时都会小命不保,那还有心情搞僵尸啊”?

  “那你以前搞女鬼就不怕小命不保”?

  “那是以前啊”。

  大天道人说着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一本正经的道:“再说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怎么可能还去搞女鬼?倒是大侄子你,这跟女鬼可算是结缘了,第一次都给了鬼了”。

  “我艹”。

  一听这家伙又提这事,我不由得咒骂一句,这他么可是我的心病啊,缺德道人实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啊......”。

  我跟大天道人正说着,前面一户人家忽然传来高分贝的尖叫,而且听声音好像是女的。

  “不好”。

  三舅惊叫一声,当即就向前跑去,我跟大天道人一看,连忙追了上去。

  等我们冲进那户人家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只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院子里飘荡。

  三舅二话不说就直接上去踹开了房门,我跟大天道人跟进去一看,里面的人都已经死了,跟昨天那家人的死法基本一样,而且同样有一名女子躺在地上,下身血肉模糊。

  单凭推测,这女的肯定也是一名孕妇,不过肚子里的孩子,显然已经被鬼婴给掏走了。

  “追......”。

  三舅轻喝一声就冲出了房间,我们站在院子里左右四顾,忽然看见前面的墙头上站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婴儿,正是那个鬼婴,而且对方手里,还捧着一个血淋淋的婴儿。

  鬼婴撕咬蚕食着手里的婴儿,还不忘对我们露出诡异怨毒的冷笑,那血腥残忍的场面,看得我胃里一阵抽噎,差点吐了出来。

  “孽障”。

  三舅大喝一声,抽出长剑就冲了上去,可惜那鬼婴竟然直接跳下了墙头,等我们从大门口出去的时候,早已经没了对方的身影。

  外面的村民估计是看到了刚才的鬼婴,竟然全都尖叫着跑掉了。

  “我去”。

  看到这里我也只能说出这一句话了,毕竟我早就知道他们靠不住。

  “快,分开找,别再给它害人的机会”。

  三舅说着已经当先冲了出去,眨眼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我艹......”。

  我跟大天道人同时咒骂一句,这种情况让分开找,那不是作死么?就算不会死,我也没那个胆量啊。

  “大侄子,咱们一起吧,这分开谁挂掉了也不知道啊”。

  大天道人说着紧张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看样子似乎比我还胆怯。

  “好”。

  我连忙点点头,虽然跟这缺德道人一起比较坑,但最起码比我一个人要好多了。

  大天道人见我点头,当即抽出桃木剑,贴上三张灵符,然后就小心翼翼的向着另一边走去,我也只好紧握着铜钱剑跟上。

  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再出现什么状况,我跟大天道人转了一圈,也没再见到有人遇害,当然也没看到三舅。

  “大侄子,来,我们先抽支烟歇会,看来今晚那玩意不会再害人了,估计被你三舅吓跑了”。

  大天道人说着掏出一支烟递给了我,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我接过烟点着后抽了一口,才慢悠悠的道:“希望他是把那玩意吓跑了,而不是被女僵尸给抓走了”。

  “哈哈......”。

  大天道人被我的话给逗乐了,大笑了一声后指着我道:“你小子不怕你三舅听见揍你啊”?

  “不会”。

  我摆摆手道:“我这也是担心他,他干嘛揍我?再说了,我这第一次可是给了鬼了,他要是再把第一次给了僵尸,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说道这里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要是让三舅听到这话,不揍我才怪呢。

  “大侄子,我一直有个问题”。

  大天道人说着搓了搓手道:“你三舅到底师承什么门派?又得到那位高人的真传了?怎么那么厉害”?

  “我三舅厉害么”?

  听到这里我不由诧异地问了大天道人一句,“我感觉他也一般般啊,而且老是坑我”。

  “可能是你习惯了吧”。

  大天道人摇摇头道:“其实你三舅的道行已经很高深了,尤其是现在这个江湖骗子横行的年代,真正懂得一点法术的已经不多了,而且就我所见过的道上人来说,你三舅的道行应该属于最高深的那种,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出自比较神秘的古老门派,传承了某种古老的秘法,名气应该会很大,像你三舅就这样默默无闻的,还真没几个”。

  “三舅可能拜了哪个高人为师,只是我不知道吧”。

  我说着摇摇头,现在想来三舅确实很厉害的样子,而且也很神秘。

  我跟大天道人正说着,一支烟还没抽完,旁边一户人家忽然传来尖叫声,这下还真把我俩吓了一跳。

  “怎么办”?

  大天道人瞪着眼睛看了看我,“要不要去看看”?

  “肯定要去啊”。

  我非常无语的看了大天道人一眼,“不去我们大晚上的巡什么逻?还不如回去睡觉呢”。

  “可是......”。

  大天道人说着使劲咽了咽唾沫,“就我俩进去,万一遇见那鬼婴,我们可收拾不了它啊,说不定把自己小命都搭进去了”。

  “那也要进去”。

  我说着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其实这会我也很害怕,但人本能的驱使,我还是觉得应该进去看看。

  “那好吧”。

  大天道人点点头道:“我们进去看看,不过等下要是情况不妙,那我们就赶紧跑路,你做好准备”。

  “好”。

  我点点头,然后就和大天道人一起小心翼翼的向那户人家走去。

  摸到大门口,我伸手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显然是从里面插着的,未免打草惊蛇,我和大天道人只好翻墙头了。

  找了一段比较矮一点的院墙,我就和大天道人就轻手轻脚的翻了过去。

  进了院子后,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有正房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院子里静悄悄的,又没有动静了。

  这时候越静人倒感觉越害怕,毕竟现在一切都是未知,而且那玩意也不知道藏在什么位置,我们必须提防着对方随时都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可能,所以这神经直接就像绷紧的弓弦一样,别提有多紧张了。

  我跟大天道人在院子里僵持了良久,最后还是轻手轻脚的向着正房走了过去。

  屋子里面黑乎乎的,也没有开灯,我在门口眺望了一下,也看不清楚个状况。

  “缺德,你进去看看,有情况就喊一声,我直接跑路”。

  我说着推了缺德道人一下。

  “大侄子,这......”?

  大天道人一脸为难的道:“要不我们一起进去吧,遇到什么情况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你怕了”?

  我说着鄙视的看了大天道人一眼,其实只是激他而已。

  “大侄子,你别激我,师叔我胆子小,脸皮也厚,你激我也没用啊”。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要不你跟我一起进去,要不我也不进去了”。

  “那好吧”。

  我看大天道人不上当,只好妥协了,“你走前面,我跟你后面”。

  “好”。

  大天道人这次倒是没有抗议,操着桃木剑就摸了进去,我连忙小心翼翼的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