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十九章三舅赶到

第五十九章三舅赶到

  那鬼婴一个跳跃就落在了大火旁边,然后围着火光团团转,同时发出那种婴儿般的啼哭声,听起来凄厉而又悲凉。

  我跟大天道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这时候我真的开始恐惧了,因为那婴儿已经转头看向了我和大天道人,眼中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仿佛将要择人而食野兽。

  下一瞬间,那鬼婴一个跳跃就像我们扑了过来,同时嘴里还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听的我头皮都炸了起来。

  我连忙摸出一道天雷符就甩了出去,直接击在了鬼婴身上。

  鬼婴发出一声惨叫,摔在了地上,下一瞬间直接就消失了。

  “不好”。

  这下我和大天道人都变了颜色,我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我就感觉一道劲风直向我面门扑了过来。

  我连忙抬起手挡了一下,只感觉手臂好像被什么利刃撕裂了一般,疼得我不由惨叫出声,连手里的铜钱剑都掉在了地上。

  大天道人连忙一剑斩在了我面前,前方空白的地方忽然显出了鬼婴的身影,而且直接被大天道人一剑斩落在了地上。

  那鬼婴一个翻滚退了开去,然后下一瞬间就又消失了。

  我抬起手臂看了一下,上面出现了五道口子,而且伤口外翻,连里面的骨头都已经露了出来。

  “大侄子,你怎么样”?

  大天道人连忙上前问了我一句,同时看了下我的伤势。

  “没事”。

  我咬着牙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因为我现在必须知道鬼婴的动向,不然这样防不胜防的情况下,我和大天道人随时都会丧命。

  意识再次分散于体外,四周的一切都很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同时我看到鬼婴已经向我们扑了过来。

  “正前方,小小心”。

  我连忙大喊一声,这大天道人倒也不笨,我喊出的一瞬间就已经一剑向着前方斩了出去。

  那鬼婴再次被击中,惨叫一声又飞了出去。

  我连忙摸出一道天雷符,念动咒语就甩了出去,鬼婴还没有落地,就被天雷符再次击中,直接飞出去老远,最后撞在了院墙上。

  这下鬼婴当即如同疯了一般,开始疯狂的嘶吼,而且以更快的速度扑了过来。

  我一看情形不对,连忙一脚踢在了脚下的铜钱上面,这下铜钱剑当即就向着鬼婴射了过去。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直接一把抓住铜钱剑,反手就甩了出去,铜钱剑眨眼就钉在了一边的墙壁上。

  这下我完全傻眼了,没想到铜钱竟然对这家伙没用。

  “前面......”。

  这次我都没来得及喊完接下来的话,鬼婴已经扑在了大天道人的身上。

  道袍之上再次亮起了玄光,鬼婴虽然被弹飞了出去,但大天道人也同样被撞了个人仰马翻,而且龇牙咧嘴的竟然一时之间爬不起来,看样子是被撞得不轻。

  鬼婴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随即再次向我们扑了过来,而且直奔我而来,显然是觉得我要比大天道人好收拾。

  我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到了极限,但奈何现在束手无策,根本连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婴在我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就在鬼婴将要扑到我身上的时候,对方胸前忽然透出一把剑,剑尖之上还透着玄光,紧接着鬼婴就爆炸了开来,一时之间鲜血四溅,搞的我满身满脸都是血水。

  同时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冲入了我的口腔,我感觉胃里好像在被搅拌机搅动一般,彻底翻滚了起来,然后我一下子就吐了,直接吐的天昏地暗。

  我胃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吐光了,到最后连酸水都吐出来了,但那种恶心的感觉仍然让我止不住的干呕,我甚至想把胃掏出来洗一遍。

  等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的力气也都被抽干了,我甚至哆嗦的站也站不起来了。

  “你没事吧”?

  三舅说着上前把我扶了起来,有些无奈的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济?女孩子也不至于恶心成这样吧”?

  “关键是这玩意太恶心了,他么我宁愿被大粪泼身上也不想被这玩意溅身上,这血水说不定有毒呢”。

  我说着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一脸难受的看着三舅,也幸亏他刚才及时赶到了,不然就不是恶心这么简单了。

  “这血水没毒,倒是你这伤口上,恐怕要感染了”。

  三舅说着抓起我的手臂看了看,我发现伤口四周都已经浮肿,出现了发黑的迹象。

  “我的肩膀刚才也被僵尸抓到了”。

  大天道人说着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起来一脸的沮丧,比我的样子还苦逼。

  “唉”。

  三舅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两个,真是不让人省心,我摊上你们可真是倒霉了”。

  三舅说完就开始给我们处理伤口,又是拿刀割掉了伤口四周的腐肉,然后再上朱砂,包扎,期间疼的我几次差点晕厥过去。

  等伤口处理完毕的时候,我直接瘫子地上起不来了。

  大天道人更是比我还逊,处理伤口的时候一个劲的鬼哭狼嚎,搞的三舅都一阵无语。

  这时候天也快亮了,收拾完我们就直接回了村长家,一晚上没睡,加上这还受了伤,我感觉已经非常疲惫了,所以回到房间就直接睡了。

  一觉睡到了大中午,我起来吃了饭以后,三舅说还要去那个老头家里,这时候我就有点奇怪了,只好问三舅道:“那鬼婴不是已经死了么?僵尸也消灭了,我们还去找那老头干嘛”?

  “鬼婴还没死呢”。

  三舅摇摇头道:“要是它那么容易收拾,我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况且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搞明白”。

  “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

  “暂时还不太确定,不过去了就知道了”。

  三舅说着已经和大天道人出了门,我也只好满心好奇的跟了出去。

  不一会我们就再次来到了那个老头家,进了院子,我发现这次倒是左右两边的门都开着。

  我连忙凑上去看了一下右边的屋子,那个老头竟然在里面,而且还跪在正对着房门的那张桌子下面。

  不过看了一眼,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老头的头是杵在地上的,而且一动不动,虽然我只能看见一个背影,但感觉怎么跟死了一样?

  这时候三舅和大天道人已经走了进去,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大天道人已经上前拍了一下那老头的肩膀。

  紧接着跪在地上的那老头就倒在了一边,同时我看到了对方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好像整个脖子都快要被割断了一样,而且满头满脸都是鲜血,那样子就像在血水里面浸泡过一般,甚至连脸上的皮肤都变成了酱紫色。

  我愣了足足有十几秒才反应过来,等我收回视线的时候,发现桌子下面有一个盆子,里面全都是鲜血,很显然刚才老头的头就栽在这个盆子里,而且那些鲜血也都是从对方脖子上留下来的。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体内可以有这么多的鲜血,这一瞬间我说不出是恐惧还是难以置信,总之神经就有那么一瞬间的麻木。

  “道......道友,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天道人张口结舌的说着,同时还惊恐地打量着四周,也不知道他是在找鬼,还是在找害死老头的人。

  “别找了”。

  三舅摇摇头道:“他是自杀的”。

  “自杀”?

  听到这里我和大天道人都懵了,“这人好好的怎么可能自杀?难道他被鬼给控制了不成”?

  我正这样想着,三舅已经从那老头的手里拽下了一把短刀,上面同样沾着未曾干枯的血迹,很显然这把刀就是终结了老头生命的利器。

  “三舅,他为什么要自杀”?

  看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三舅一句。

  “因为他早就该死了”。

  三舅说着将短刀丢在了地上,叹了口气道:“乱伦之子,天理不容,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三舅,你明白什么了?什么乱伦之子?你倒是说清楚点啊”?

  我一听连忙迫不及待的询问三舅,感觉这家伙总是吊人胃口。

  “乱伦之子就是那个鬼婴”。

  三舅说着摇摇头道:“怪不得所有人都不知道它的亲生父亲是谁,原来就是这个老头”。

  “你说什么”?

  这下我跟大天道人都瞪大了眼睛,我更是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可这老头是那女子的爸爸,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她爸爸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三舅说着叹了口气道:“就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爸爸的,所以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正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爸爸的,所以她宁愿选择上吊自杀,也不愿意把孩子生下来,还有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爸爸的,所以被闷死后才变成了鬼婴”。

  三舅说完看了一眼地上的老头,“而他,因为深知自己的罪恶,愧疚之极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