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六十章布阵伏击

第六十章布阵伏击

  这时候我就是再笨,也能明白过来了,但结果确实让人难以置信,“那个女孩怀了她爸爸的孩子,到底是被强迫还是自愿?如果是自愿,她又为什么要自杀”?

  这个我不知道,三舅不知道,大天道人也不知道,估计只有这老头和他女儿知道,但这两人都已经死了,所以这件事就成了永远的谜,但站在我的角度,我感觉应该是强迫的。

  “这老头丧心病狂,最后倒还算做了一件好事,最起码留下了自己的鲜血”。

  大天道人说着端起地上的盆子,看向三舅道:“有了这个,收拾鬼婴应该不是问题了吧”?

  “嗯”。

  三舅点点头道:“我们回去吧,最好今天晚上就能收拾了那鬼婴,明天也好上路,在这里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

  “好”。

  我跟大天道人点点头,然后就跟着三舅一起回到了村长家。

  当村长听到三舅说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是震惊了良久,毕竟这种事,一般人真的很难接受。

  “大师,那现在有了这血,就能除去鬼婴么”?

  村长震惊过后有些质疑的问了三舅一句。

  “对”。

  三舅点点头道:“我们今晚只需要找到鬼婴,就能除去它,只是不知道这村里还有多少有孕妇的人家?我们要是能够提前去布置好,等待鬼婴自投罗网的话那就更好了”。

  “这个”?

  村长沉思了一下道:“其实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这村子人口并不多,所以有孕妇的也就那么几家,就我所知道的,现在村里还有身孕的似乎就只有刘老汉的儿媳妇了”。

  “那好”。

  三舅点点头道:“我们今晚就去刘老汉家里等着,来个守株待兔,只要那鬼婴一来,我们就一定能除去它”。

  “好”。

  村长见三舅这么说,自然是点头答应。

  等商议好之后,三舅将那老头的血分在三个瓶子里,给我和大天道人一人一个,他自己也拿了一个,这玩意看到鬼婴往身上浇就行,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鬼婴,不过这鬼婴行踪不定,而且一般只有晚上才会出现,所以我们也只能等晚上再行动了。

  天渐渐黑了之后,我跟三舅,还有大天道人就在村长的带领下,提前去了村里的刘老汉家里。

  这刘老汉说是刘老汉,其实也就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五六十岁的大爷呢。

  当刘老汉得知我们是来他们家驱除鬼婴,保护她儿媳妇的时候,激动的都差点给我们下跪,也亏得三舅给拦住了。

  “几位大师,那这一切就拜托你们了,只要能够保佑我儿媳妇他们母子平安,我就是做牛做马也愿意报答你们”。

  刘老汉说着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显然最近村里这事,也把这些村民都给搞怕了。

  “老哥你言重了”。

  三舅连忙安慰对方道:“这驱鬼除邪本来就是我们修行之人的本分,你尽管放心,只要有我们在,您儿媳妇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那就好,真的谢谢几位大师了”。

  刘老汉说着又对我们点头作揖,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

  三舅只好陪着含蓄了几句,然后就开始着手布置阵法。

  不一会时间,院子四处就被贴上了黄符,然后三舅又在院子中央画了一个八卦,同时在五行方位各自插上一面令旗。

  等这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世间已经到了深夜,我们连忙回到西面一间屋子里,关了灯之后就在窗口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始终不见鬼婴的身影,这时候我难免有点质疑,“万一鬼婴不来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三舅,我们这大费周章的,万一鬼婴不来,不是白费心机了么”?

  “那也没办法,难不成你有更好的办法”?

  三舅摊了摊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只好闭嘴不再说话了,因为多说也是无益,本来就没有别的办法。

  “大侄子,你三舅这么大费周章,肯定有把握的,你就放心吧”。

  大天道人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我看着怎么都感觉有点不靠谱。

  “对了”。

  大天道人说着又看了一眼三舅道:“道友,这鬼婴不是只有我们手里的鲜血才能消灭么?为什么还要布下五行八卦阵”?

  “这个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三舅说着摆摆手,示意我们不要再说话,我和大天道人对视一眼,只好不再出声了。

  这时候时间已经推移到了凌晨,我甚至都有点困了,大天道人忽然推了我一把,然后谨慎的指了指外面。

  我沿着窗户看去,只见院墙上果然出现了一个矮小的人影,却正是那鬼婴。

  这下我顿时睡意全无,神经立刻就绷紧了起来,同时连忙拿出了怀里装有鲜血的瓶子。

  这可是最后的杀手锏了,要是这样都不能除去鬼婴,那就算我们不死,也该跑路了。

  鬼婴在墙头上扫视了一番四周,然后一个跳跃就落在院中,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而且正好是向我们这个房间冲过来的。

  我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那孕妇就在卧室里,很显然这鬼婴能够察觉到孕妇的踪迹。

  这时候大天道人也拿出了装有鲜血的瓶子,和我一样做好了随时泼出去的准备。

  鬼婴冲上来一个起跳就直接向着窗户扑了过来,我和大天道人没有任何犹豫,同时将瓶子里的鲜血泼了出去。

  不过没想到的是,那鬼婴竟然猛地消失了,下一刻出现又退到了院子里,我和大天道人泼出去的鲜血却是落了个空。

  “我艹”。

  这下我和大天道人都傻眼了,这样都搞不定它,而且白白浪费了鲜血,看来我们想得太简单了。

  “道兄,布阵”。

  三舅轻喝一声,然后就从窗户翻了出去,大天道人反应过来连忙打开房门追了出去。

  这时候鬼婴依旧站在院中,却是没有发动攻击,而是警惕的注视着三舅,显然三舅两次给它造成伤害,让它有点忌惮。

  三舅和大天道人出了房间,就连忙盘膝坐在了院子里的八卦图之中,随即两人各自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然后一人掏出一道黄符。

  “阴阳五行,太极八卦,开......”。

  三舅和大天道人同时喝出这句话,然后两人将燃烧的黄符扔在了阵中。

  这下刻在地面上的太极图当即亮起了玄光,同时那五面令旗之上也各自射出一道玄光,全都作用到了阵中的鬼婴身上。

  转眼之间,鬼婴就被璀璨的光芒困在了阵中,任凭对方如何挣扎,就是逃不出玄光的束缚。

  “机会来了”。

  三舅轻喝一声,连忙从身上拿出那瓶鲜血,这可是最后一瓶了,如果这样还不能收拾鬼婴,那可就真的没辙了。

  三舅二话不说,直接打开瓶盖就将鲜血全部泼在了鬼婴的身上。

  那一瞬间,鬼婴仿佛疯了,开始拼命的挣扎,甚至连阵法所形成的玄光都挣得开始崩碎。

  不过同时鬼婴的身体也开始冒起了白烟,全身都仿佛沸腾了一般,就好像冰水泼在烧红的铁块上所发出的那种声音一样。

  我以为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但我没有想到,阵法全都崩碎了,玄光全都湮灭了,但鬼婴依旧没有死亡,它最后还是冲出来了。

  这时候鬼婴全身都烂掉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直接是一个矮小的烂的不成样子的怪物,身上的肉甚至还在变成脓血不断往地上流淌。

  不过即使这样了,鬼婴依旧还活着,它没有死,就那样仇视的看着我们。

  这时候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我知道鬼婴随时都会爆发,将我们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