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六十一章出人意料的结局

第六十一章出人意料的结局

  “三......三舅,什么情况?要......要不我们跑路吧”?

  看到这里我不由哆嗦着问了三舅一句。

  “不应该啊”?

  三舅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显然没有想到鬼婴会这么难对付,这种情况下都没死。

  “道友,要不我们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玩意看来是治不住了”。

  大天道人也开始打退堂鼓了,毕竟现在这种情况,死拼到底估计也收拾不了这玩意。

  三舅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其实我知道以三舅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就这样跑掉,毕竟缺德道人只有一个。

  说话的功夫,那鬼婴已经嘶吼一声,猛地向我扑了过来,而且这一个起跳,还没到我面前,血水已经开始四溅的,吓得我连忙开始倒退。

  这时候三舅已经挡在了我面前,只见其手中长剑一挥,那鬼婴就被惊得退了回去,毕竟这两仪剑伤过鬼婴两次对方还是很顾忌。

  我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不想大门忽然被打开了,然后从外面走进了一个人,这人正是第一次带我们去那个老头家的年轻人,我倒是还有点印象。

  那年轻人近来二话不说,直接用手里的一把刀子划开了手腕,然后就将鲜血甩在了不远处的鬼婴身上。

  这下鬼婴竟然不动了,只是转身静静地看着那个年轻人,就连身上不断流淌的血水都静止了,或者说是凝固了。

  这下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我不知道是意外还是难以置信,总之感觉有种非常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随着那年轻人将鲜血不断甩在鬼婴身上,鬼婴的身体竟然渐渐开始愈合,最后又变回了完整的状态。

  然后鬼婴死了,就那样直挺挺的躺了下去,现在看起来,对方只是一个死掉的婴儿,跟其他的婴儿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的脑袋一时之间完全反应不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先前还张牙舞爪,现在却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声息的鬼婴,好像一瞬间换了一个世界,或者换了某种规则。

  “你是他的亲生父亲”?

  三舅说着直直的看向那个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好像是在询问,但听口气是在陈述。

  “是的”。

  那年轻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上前抱起了地上的鬼婴。

  “臭小子,原来你他妈就是那个男的,你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

  大天道人咒骂着上前拽起那年轻人得衣领,看样子甚至都想打对方一顿。

  三舅连忙上前将大天道人拦了下来,随即看向那年轻人道:“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以”。

  那年轻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缓缓的开口道:“这件事要从三年前说起,当时我和兰芳相爱了,我们也做了男女之事,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兰芳就是不让我跟任何人说,所以这件事也没有人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一件事”。

  说到这里,那年轻人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我轻易的捕捉到了。

  我们谁也没有接话,而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兰芳告诉我,有一天她父亲喝醉了酒,然后强行玷污了她。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认为荒谬至极的事情,做了第一次,你就适应了,理所当然的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最后习以为常。所以这件事也同样的一发不可收拾。

  兰芳跟我提出了分手,其实我知道她是迫不得已,她只是觉得配不上我了。当时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但没有想到,这一静,真的就一辈子都静下来了”。

  那年轻人说完后,似乎是得到了解脱,脸上露出一抹说不出是牵强,还是凄美的微笑,然后也不理会我们惊愕的表情,直接抱着那鬼婴就走出了大门。

  这一刻,我完全能够理解他这两年来的心情,这那种伤感和压抑,估计足以让一个人看的开太多的事,当然,也足以让一个人心死。

  我一直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这一刻,我眼眶竟然湿润了,好吧,我承认我矫情了。

  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直接回到了村长家,很默契的,我们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就连一向话最多的大天道人,这一刻也出奇的沉默了。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我们直接回房间补了一觉,等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

  本来我们是要直接离开的,但奈何村长特意摆了宴席,人家一片心意,也不好推辞,所以我们只好又厚着脸皮大吃大喝了一顿。

  等席罢之时,村长连忙叫人端上来一个盘子,我瞄了一眼,里面放着的是厚厚的三叠钞票,都是百元大钞,目测估计怎么找也有好几万吧。

  “大师,你们这次帮了我们全村的大忙,是我们的的救命恩人呐,我再次代所有父老乡亲谢谢你们”。

  村长说着又给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鞠躬致谢。

  “村长言重了”。

  三舅说着连忙将对方扶了起来,谦虚的道:“这驱鬼除邪本就是我们这些人应该做的,况且村长这般盛情招待,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大师真是济世菩萨,心怀慈悲,而且为人谦和,让人钦佩啊”。

  那村长说着满怀钦佩的看了看三舅,随即示意了一下盘子里的钞票道:“这点盘缠不成敬意,还希望几位大师不要嫌弃,就当是我们一点心意吧,毕竟几位辛苦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所以这点盘缠,还希望你们务必收下”。

  村长说完,那人就把放着钞票的盘子端在了我们面前,这三叠钞票,显然是我一份,三舅一份,还有大天道人一份。

  虽然我明知道有一份是我的,但这时候我还真不好意思去拿,毕竟这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我说白了就是一打杂的,消灾的是三舅和大天道人,我这水平要是拿人家盘缠,那可真是过意不去了。

  不过我不好意思拿,有些人那可就没什么顾虑了。

  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我说的就是缺德道人,对,就是这家伙,人家钱一端上来他就哈喇子直流,好像看到了绝色美女一样,而且这家伙已经拿起一沓钞票装兜里了,眼睛还一个劲的往盘子里瞄,看样子似乎想把所有的钱都揣兜里一样。

  “我本来不打算要盘缠的,不过村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辜负了乡亲们的一片好意,就收了这盘缠吧”。

  三舅说着从盘子里那两沓钱里面各抽出一张,然后递了一张给我,一张揣进了兜里。

  这下大天道人的脸直接就成了猪肝色,僵持了几秒钟,最后大天道人脸上终究是挂不住了,只好非常肉痛的把那一沓钱从兜里掏了出来,然后抽出两张,将其他的放在了盘子里。

  “好事成双,我就拿两张吧”。

  大天道人说着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我看那笑容怎么感觉都非常僵硬。

  “几位大师,可是这盘缠太少了?要不我马上让人在去准备”?

  村长看我们都只拿一点,一下子就变了颜色,显然是误会了三舅的意思。

  “村长千万别这么说”。

  三舅连忙摇摇头道:“走艺之人本就不是为了赚钱,如果只为了赚钱,那就是江湖骗子了,所以希望村长能够理解,这钱,你还是收回去吧,该拿的我们已经拿了”。

  三舅说完我们就告辞离开了,毕竟还有要紧事,而且在这里已经耽搁很长时间了。

  大天道人也闷闷不乐的跟着我和三舅离开了,一出村子这家伙就嚷嚷了起来,“道友,这钱都到了手里了,干嘛不要啊?再说我们是辛苦赚来的,又不是骗的,心安理得不是”?

  大天道人说着摊了摊双手,抱怨三舅道:“你说你不要也就算了吧,还害得我也拿不了,这单生意是彻底亏了,而且亏大发了,遇上你们两个真是倒霉透顶......”。

  “你倒是拿上啊”。

  我看大天道人喋喋不休的样子,只好打断对方的话道:“我们又不是不让你拿,是你自己拿了又放下的,怪得了谁啊”?

  “我艹”。

  大天道人又咒骂一声,“你们都只拿了一张,我要是全拿上那我成什么了,我这老脸往哪搁啊”?

  看大天道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没好气的回了对方一句,“你的老脸早就被你踩在脚底下了,总之我是从来没见过”。

  “你......”?

  大天道人这次被我气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站在原地指着我一个劲的瞪眼睛。

  当然,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省得他唠唠叨叨的吵得人心烦,我直接快步追上三舅,也不去理会身后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大天道人。

  过了一会,大天道人又追了上来,问三舅道:“道友,你们是不是要去迷失森林?要不咱们一起去吧”?

  “道兄也要去迷失森林”?

  这下三舅倒是有些诧异地问了大天道人一句。

  “对啊”。

  大天道人点点头,手舞足蹈的道:“这迷失森林有很多古老的传说,我也想去见识一番,再说要是跟着你们一起去,彼此也能有个照应不是?我可是听说这迷失森林到处都充满了危险”。

  “既然道兄执意要去,那我们就要一起吧,反正多个人也没什么坏处”。

  三舅说完就继续向前走去,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

  我心里那个无奈啊,“跟缺德道人一起,他么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倒霉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