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一章大漠古堡

第一章大漠古堡

  “走吧大侄子,师叔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大天道人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凡事都包在他身上的样子,不过我知道这玩意不靠谱,所以也只能信他一半了。

  一个星期后,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已经到达了西藏地区,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大草原,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蓝天白云,绿草成荫,而且还有满地的牛羊,淳朴的牧羊人,藏族少女嘹亮的歌声......

  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大自然的美景与淳朴的民风勾勒成了一副和谐美好的风景画。

  曾几何时,我也向往这样的生活,在这蓝天白云之下,搭一个洁白的帐篷,养一群可爱的牛羊,然后牵着自己心爱之人的手,漫步这在青青芳草之上。

  但我现在也只能想想了,因为我的命运不容许我这样平凡,我也不能这样平凡下去,况且现在跟我漫步在芳草之上的,一个是坑死人不要命的三舅,一个是缺德倒霉透顶的大天道人,跟这样的两个人,就是漫步在天堂,我也觉得那随时都会变成地狱。

  然而事实也跟我想的一样,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晚上,买了一些沙漠旅行必须的物品,然后第二天就一人骑着一匹骆驼,步入了茫茫大沙漠之中。

  一开始我感觉骑骆驼这玩意新鲜,倒还挺喜欢的,可走了半天之后,太阳晒得仿佛要把人烤熟了一样,浑身都开始发烫,汗水更是一个劲的流淌下来。

  这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这他么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地狱么。

  我从骆驼背上扯下水壶,咕噜咕噜的灌了两口,嘴唇都干的起了一层的皮,我所能做的就是一个劲的喝水。

  不过这喝了水也全都变成汗水蒸发了,喝的我满嘴满肚子都是清水味。

  “三舅,我们不是去迷失森林么?怎么跑这大沙漠来了”?

  我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问三舅了,不过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到时候就知道了”。

  “唉,你三舅这是脑袋被烧坏了”。

  大天道人说着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苦逼的道:“跑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连根草都没有,哪来的森林啊”?

  “道兄,迷失森林就在沙漠最深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三舅听到大天道人的抱怨,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我怎么就没听说过?这沙里要能出现一片森林才怪呢”?

  大天道人说着哼哼了两声,显然是不相信,其实我也有点不太相信,毕竟这放眼望去全是一望无际的黄沙,连一点绿色都没有,更别说森林了。

  我们就这样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面前进着,白天热得要死,但你还要赶路,晚上冷得要死,但你还要在空旷的黄沙上面睡觉。

  这种摧残和煎熬,我敢肯定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苦逼的事了。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我们才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中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座建筑物,这时候已经下午了,本想着赶到建筑物里面去休息,就不用再露宿这空旷的黄沙上面了,谁知道这他娘的看似很近,但走起来却是极其遥远,我们一直走到天都黑了,才终于走到了那座建筑物面前。

  这是一座很古老的如同堡垒一样的建筑物,由于太黑的缘故,我也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廊,加上这大晚上的,就感觉好像一个庞然大物一般,在这没有任何显眼物体的沙漠里,显得尤为醒目。

  “三舅,这里面该不会有鬼吧?我们要不要进去”?

  看到这里我不由有些心悸的问了三舅一句。

  “这种地方,有鬼那都算好的”。

  三舅说着已经赶着骆驼继续向前走去,我跟大天道人对视一眼,只好骑着骆驼无奈的跟了上去。

  走到古堡下面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古堡入口的栅栏上栓爱着两匹白马,这晚上虽然黑乎乎的,但白马看起来还是很醒目的。

  有马那就意味着古堡里面肯定有人,不然马匹不可能自己跑到这里,更不可能被拴在栅栏上。

  既然古堡里面有人,那倒是不用太担心了,毕竟有人的地方,潜意识里总能给人那么一点安全感,尤其是在这荒芜人烟的大沙漠地带。

  我们下了骆驼之后,也将骆驼拴在了门口的栅栏之上,然后拎了简单的随身行李就向古堡里面走去。

  三舅是走在最前面的,我跟大天道人都跟在对方身后,这里面也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幸亏出行的时候带了手电。

  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三个人全都打着了手电,进去之后我再左右照着灯光看了一下,是一条通道,有两米多高,三米多宽吧,墙壁和地面,还有头顶都是清一色的花岗岩,不过看起来有点残破,显然是经历了很久的岁月了。

  不一会时间,我们就走出了这条通道,四周由狭窄变得空旷了起来,感觉就好像一下子来到了一个天井之中一般,因为这四周虽然很宽广,但比起头顶一眼望不到定点的高度,我感觉四周这个宽敞真的不算什么。

  这种由狭窄的通道一下子变成宽阔的露天深井般的场景,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不知道是一下子被解放了,还是被束缚了,总之这是一种很矛盾很复杂的感觉。

  我打着手电在头顶扫了一圈,是一条蜿蜒盘旋的楼梯,在这个天井一般的堡垒中,从下面一直延伸到顶部,至于尽头在哪里,我就看不到了,因为那个高度手电的光已经打不到了,看上去只剩下一片灰蒙蒙。

  我又打着手电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地面,这个空间其实很大,最起码几百平米方圆,只是你抬头看上方的时候,很容易就被那种高度影响的忽略了下面的宽广。

  四周很规则的排列着一些通天的石柱,看起来最起码要五六个人才能合抱吧,这石柱同样是一直延伸到顶上的,看不出尽头。

  当我扫过一圈之后,忽然发现在一根柱子的下面,竟然盘膝坐着一个身穿白色僧袍得光头和尚。

  这下我可真是来了兴趣,毕竟这真实的和尚我可没见过几个,尤其是在这种荒芜人烟的古堡,感觉有点自然而然的亲近感。

  我还没来得及过去打招呼,那和尚已经站了起来,对我们鞠躬行了一礼,不过却没有说话。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和尚年龄也不大,估计跟我差不多。不过就是有一点小胖,而且脸很圆,皮肤也很很白,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憨厚的味道。

  我跟三舅,还有大天道人连忙回了一礼,毕竟这礼尚往来嘛,人家表现出了友善与尊敬,我们总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不过这时候,我忽然有点好奇,因为外面拴着两匹马,为什么这里面就只有这和尚一个人?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释然了,毕竟这大沙漠之中赶路,多备一匹马也在常理之中。

  “无量天尊”。

  大天道人回了礼之后,又上前一步,念了一句道号,这才看着那小和尚道:“贫道观小师傅眉清目秀,金光罩顶,举手投足之间皆透着一股不凡的气质,想必是得道高僧吧?贫道法号大天,还未请教小师傅大名”?

  大天道人这话说的中规中矩,而且谈吐之间皆透着一股高深莫测的风范,要不是我以前就知道他是什么德行,换真被他这样子给迷惑了。

  “大天师叔叫我善行就好,善哉的善,修行的行”。

  那和尚说着双手合十,同样对大天道人回了一礼。

  我一看这两人搞得这么麻烦,不由有些郁闷,尤其是大天道人,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装起逼来连时代都不分了,而且这两人的名字,更让我无语,加上现在这种场景,我都有种拍电影的感觉。

  “哈哈,既然小师傅称我一声师叔,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认了你这个师侄吧”。

  大天道人两句话不过,本性就完全暴露了,又回归了那种大大咧咧,不靠谱不着调的样子。

  “师侄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大天道人说着指了一下三舅道:“这位是我的道友,法力高强,而且心怀慈悲,以造福天下百姓为己任,倒是有点像你们修佛之人”。

  说到这里,大天道人忽然尴尬的挠了挠头,问三舅道“道友,你法号叫什么我忘了”?

  “我去......”。

  这下不光我无语了,就连那小和尚,也是一脸惊奇的样子,显然已经意识到这大天道人不靠谱的一面了。

  “我没有法号,道兄叫我老三就好”。

  三舅面无表情的回了大天道人一句,好像也没有在意对方忘记他名字这事。

  “哦,对,他叫老三”。

  大天道人说着尴尬的摸了一把额头,也不知道她额头上有没有汗,然后大天道人又指了下我,看着那小和尚道:“这位是我大侄子,名叫莫小北,年龄应该跟跟师侄你差不多吧,不过他不是处男了,而且第一次给了鬼”。

  “尼玛的......”。

  听到这里我脑门上当即就爬满了黑线,“缺德,你上次搞女鬼的事你忘了?最后那些女鬼逃出来了,难道不是三舅帮你收拾的”?

  既然大天道人已经揭我老底了,那我也没必要顾及他的面子,其实这家伙说白了跟本就没面子。

  那善行小和尚被我和大天道人的话搞得愣在原地半天,最后反应过来连忙双手合十,颂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不要闹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三舅说完也不再理会我和大天道人,直接将随身行李甩在地上,躺上面就睡了。

  我跟大天道人一看,也同样将随身行李扔在地上,不过我刚躺下去,就立马又蹦了起来,因为我看到天井上方竟然掉下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