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二章金符封印

第二章金符封印

  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在这种地方,而且黑乎乎的,上面忽然掉下来一个人影,估计换了谁也无法保持镇定吧。

  转眼之间,那人影已经到了地面,而且是落下来的,根本不是掉下来的。

  我当时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初次见面就给我带来惊奇,而且让我完全刮目相看的人。

  这是一个老和尚,白眉白须,面色祥和,显得慈眉善目,看起来估计最起码已经在花甲之年了吧。

  这老和尚同样穿着白色的僧袍,还披了一件很耀眼的袈裟,感觉倒是很气派,而且手中还拿着一个精钢打造的禅杖。

  “阿弥陀佛......”。

  老和尚落地之后首先宣了一声佛号,随即单掌立于胸前,对我们施了一礼。

  我跟大天道人连忙回了一礼,就连已经躺在地上的三舅也噌的一下跳了起来,显然这老和尚不是一般人,不然以三舅的心性绝对不可能这么激动。

  同时那老和尚也有些意外的看向了三舅,不知道对方是认识三舅,还是感觉到了三舅厉害,总之那眼神似乎有些疑惑,又好像有点疑重。

  这时候就出现了一种非常尴尬的局面,三舅和那老和尚彼此对视,谁也不说话,然后我们其他人都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所以也不好出言来打破这种沉默。

  这是一种僵持的局面,三舅和那老和尚之间的僵持,但这种气氛和场面,无形中牵扯了所有人,也包括我,所以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们都陷入了一种僵局,而且僵持的越久,气场就越让人感觉压抑。

  “阿弥陀佛......”。

  许久之后,那老和尚忽然宣了一声佛号,随即对三舅行了一礼,同时还说了一句,“贫僧眼拙了”。

  “大师言重了”。

  三舅说着对老和尚回了一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跟大天道人直接傻在那里,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刚才看三舅和老和尚那样子,感觉应该会大打出手,要么就是畅谈一番,谁知这两人对视了半天,最后只是一人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彼此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起来了。

  愣了半天,我和大天道才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句话,“我想艹你妹子有木有”?

  “大侄子,既然来了都来了,要不咱们上去转一圈吧,这样的古建筑,那可是算得上名胜古迹了,上去参观一番也不枉来一趟这大沙漠不是”?

  大天道人说着抬眼瞄了瞄头顶蜿蜒盘旋的楼梯,一副满怀期待的样子。

  其实这时候我也有点心痒痒,毕竟这样的古建筑,我还真是头一次见,而且感觉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探索一番。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不假思索的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善行,小声问大天道人道:“要不要把他也叫上”?

  “好”。

  大天道人点点头,随即上前拍了拍善行的肩膀道:“师侄,要不要上去看看”?

  “我还是不去了吧”。

  善行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又看了一眼旁边入定的老和尚,似乎是怕他师傅怪罪。

  “走吧,这样的地方,很多人穷其一生也不一定能够见识到,再说你师傅刚才不是也上去看了嘛,你怕啥”?

  大天道人说着已经将盘膝坐在地上的善行拽了起来,敲了一下对方的光头道:“修行不是盘膝打坐就可以,还要学会历练,在红尘中练心,去见识一些你所不了解的事物,只有身心双修,才能够证得大道”。

  “你他么有完没完”?

  我忍不住咒骂了大天道人一句,“到底是上去看,还是听你在这里说教”?

  “好好,我们上去吧”。

  大天道人说着又拍了拍善行的肩膀,“师叔说的你记住了,以你的天资,只要好好修炼,证道指日可待”。

  “多谢师叔,善行定当谨遵您的教诲”。

  善行说着还对大天道人行了一礼,看起好像真的信了对方一样。

  “尼玛的......”。

  看到这里我直接想吐血了,“这他么缺德玩意忽悠其他人也就算了,竟然连和尚也忽悠”?

  “好了,我们上去吧”。

  大天道人点点头,当先向着楼梯口走去,我跟善行只好跟了上去。

  “贴封条的门不要乱开”。

  我们刚走到楼梯口,那老和尚忽然慢悠悠的口说了一句,好像是在警告我们。

  “什么贴封条的门”?

  大天道人扯着嗓子问了一句。

  不过我们等了半天,那老和尚也没有再回答,显然是不想多说了。

  “我去”。

  大天道人咒骂一句,“我们上去吧,这老和尚跟你三舅简直一个德行”。

  我们打着手电一路盘旋而上,这大晚上的,别说还真够刺激。

  楼梯都是统一的花岗岩铺成的,也许是时间过去的太久了吧,有的地方都已经出现了龟裂的迹象,我甚至有点担心这玩意会不会塌掉。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我们沿着楼梯一直爬上了几十米的高度,也不见有啥情况。

  这时候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相当高了,我站在楼梯边沿打着手电向下看了一下,最底层的地面只剩下一片模糊,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再抬头看了一下上方,现在我们已经离顶点很近了,不一会时间,我们就走到了楼梯的尽头。

  这里忽然变成了两条走廊,彼此向着不同的方向弯曲延伸。

  我打着手电大概看了一下,才发现这走廊是环形,不论你走那边,沿着走廊绕一圈就会回到这里。

  走廊大概有三米宽,边沿是精钢打造的护栏,里面则是彼此间隔的一个个的门户。

  同时我发现,有的门上确实贴着封条,显然先前那老和尚已经上来看过了,只是对方为什么不让打开贴有封条的门,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天道人不由分说,已经上前去准备打开离得最近的那一扇门。

  “别动”。

  我连忙制止了对方,因为那扇门上面有封条。

  “我去,你还真听那老和尚的啊,这门上贴封条的屋子里面还能有鬼咋滴了”?

  大天道人说着直接将门上的一个封条撕了下来,拿在手里看了看,又递给我道:“你自己看吧,这画的什么符咒,一看就是糊弄人的”。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这封条上面画的确实是符咒,不过跟我以前见过的三舅他们画的符咒有些不同,而且上面的符文是金色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颜料画上去的。

  善行也凑上前来看了一下,不过下一瞬间,对方忽然脸色一变,急切的道:“师叔,这符不是糊弄人的,乃是佛家至高无上的镇灵符,可以镇压世间一切邪魔鬼怪,有镇灵符的地方,必定有妖邪之物,快把符咒贴回去”。

  善行说着一把夺过符咒,连忙上前贴回了原来的位置,这才双手合实,又宣了一声佛号。

  我跟大天道人都愣了半天,对于佛教这些东西,我还真是一窍不通,不过看大天道人满脸不解的样子,显然也和我一样。

  “师侄,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

  大天道人回过神来连忙问了善行一句。

  “嗯”。

  善行点点头道:“佛家修行之术不同于道家,会运用符法之人少之又少,但只要会的,无一不是大能之辈,所以这种镇灵符封印的地方,必然有着很难对付的妖邪之物”。

  “额......”。

  这下大天道人倒是有些尴尬了,只好摸了摸额头道:“那我们就不要去打开这些贴有符咒的门了,随便转转就好,说不定这里还有遗留的什么古董宝物之类的,要是能够弄一件,那可就发财了”。

  大天道人说着两眼放光,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看得我直接一阵无语,“修行之人不是应该清心寡欲么?这家伙爱钱又好色,真不知道他修的什么行,证的什么道”?

  “好了”。

  大天道人看到我鄙视的眼神,连忙收起那副姿态,一本正经的道:“这走廊是环形的,我们分头走,绕半圈后自然就碰面了”。

  “好吧”。

  我说着指了下另一端的走廊,“那你走那边,我和善行走这边”。

  “好”。

  大天道人点点头,就兴高采烈的向另一边走去,看样子还在想着什么古董宝贝呢。

  善行看来也没什么异议,直接就跟我向着这边的走廊走去。

  我边走边趁机问了一下善行,“小师傅,那镇灵符是用什么画得?是不是用金漆画得”?

  “不是”。

  善行摇摇头道:“那是用佛陀金身之上的血液绘制的,威力要比金漆绘制的符咒大好几倍”。

  “佛陀金身”?

  我一听直接懵了,“这世间还真的有佛陀了”?

  “也是,也不是,这个怎么说呢”?

  善行摸了摸大光头道:“佛陀金身其实指的就是得道高僧坐化后所遗留下的尸体,乃是佛教圣物,所以就有了佛陀金身之说,不过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佛陀金身了,就连佛陀金血,恐怕也只有一些古老传承的寺庙才会有”。

  “那得道高僧死后身上的血液真的就变成金色的了吗”?

  听到这里我不由诧异的问了善行一句,因为我觉得这得道高僧再怎么着也是人吧?人的血液变成金色,感觉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善行摇摇头道:“不过按照典籍中记载,这金身之上的血液的确是金色的,被称之为金血,乃是世间所有妖邪鬼物的克星,所以用金血绘制的符咒,一般都是难得的圣物”。

  “圣物”?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瞄了一眼前面门上贴着的符咒,“如果把这玩意戴在身上,是不是可以保护自己,不被世间妖邪鬼物所侵害”?

  不过想归想,但要让我去把门上的符咒摘下来,我还真不敢,毕竟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万一里面封印着什么妖邪之物,那我拿走符咒不就等于把里面的东西放出来了么?我可不敢冒这个危险。

  说话的功夫,我跟善行已经走了大半圈,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还没有碰到大天道人。

  我连忙打着手电扫视了一圈,整个环形的走廊之上都没有了大天道人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