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六章屋子里的怪物

第六章屋子里的怪物

  其实这时候我真的快要被吓尿了,我甚至想要立马转身,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个房间,冲出这间诡异的屋子,冲出这个未知的让人恐惧的地方。

  但现在我只看到了一条蛇尾巴,连什么都没搞清楚,我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不敢,总之我就是无法做出逃跑的举动。

  僵持了良久,最后我一咬牙,还是打着手电弯腰向棺材里看去,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我觉得无论如何,也要搞个清楚,最起码看看这棺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也许真的是一条蛇,那样我心里也好有个数。

  不过就在我弯腰的同时,棺材里忽然探出一张脸,要不是我刹车及时,那张脸直接就碰到我脸上了,而且手电的光正好近在咫尺的照在了那张脸上面,所以我一下子就看了个清清楚楚。

  一张非常妖异的脸,我也看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之他看起来就跟正常人的脸完全不一样。

  加上在这种诡异的地方,而且又那么突然,我直接被吓得大叫一声,猛然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落地的同时,我感觉手掌正好杵在了那条蛇一样的东西上,手心里传来一股直接能够渗进人骨头的冰寒感觉,那一瞬间我完全僵硬了,连神经都好想停止了运转。

  紧接着那条蛇一样的东西就从我手掌下缩了回去,我甚至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大天道人已经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拖着我冲出了房间。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站起来,完全是被大天道人如同拖死狗一样拖出来的,地面擦的我手掌都一阵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擦破。

  出了房间之后,大天道人连忙将我甩在了走廊里,然后等善行冲出来,就迫不及待的上前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我隐约看到那条蛇尾巴一样的东西似乎从门缝里钻了出来,不过被门一夹,又缩了回去。

  “缺德,你他么坑我们”。

  我从地上爬起来就咒骂了大天道人一句,“他娘的明知道里面有这种怪物,你还忽悠我们进去”?

  “不是啊”。

  大天道人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有些惊魂未定的道:“前面那个声音根本就不是我的,他娘的当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缠我脚上了,然后我就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是棺材里的那个家伙引诱你们进去的,你他么连我声音都分辨不出来么”?

  “我去......”。

  这下我跟善行都有些傻了,不过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声音,确实不太像大天道人的,只不过我们潜意识里认为屋子里就只有大天道人一个会说话的人,所以当时虽然有点疑惑,但也没有太在意,自然而然的就忽略了这一点。

  “潜意识害死人啊”。

  我叹息一句,随即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问大天道人道:“刚才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么我的手碰到了一下,浑身也有一瞬间的僵硬”。

  “我哪知道”?

  大天道人摊了摊双手道:“我连影子都没看到,你还凑到棺材里看了一下,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去”。

  这下我真无语了,我先前确实凑到棺材里看了一下,都没搞清楚状况,问他自然是白问了。

  大天道人顿了一下又问我道:“你刚才倒底看到了什么东西?竟然被吓成那样”?

  “一条蛇尾巴,还有一张人的脸”。

  我说着又摊了摊双手,“不过我也搞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长着蛇尾巴的人”?

  大天道人听完后有些惊异的问了我一句。

  “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道:“我只看到一条蛇尾巴一样的东西,是从棺材里延伸出来的,后来我看到棺材里,就看到了一张人的脸,至于那棺材里究竟是一条蛇,还是一个人,或者一个长着蛇尾巴的人,那我就不知道了”。

  “那倒是有些奇怪......”。

  “砰......”。

  大天道人一句话还没说完,门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同时我看到这铁质的房门直接凸出来了一块,而且形状赫然是一个拳头的样子。

  我跟大天道人,还有善行一惊之后全都愣住了,不知道是恐惧还是难以置信,总之那一刻我们三个人全都有点呆了,站在原地竟然没点反应。

  这时候真的是出奇的静,连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直到第二声巨响传来,我们才一下子惊醒开了过来,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巨响,那扇铁质的门几乎都已经变形了,里面的怪物仿佛随时都会破门而出一般。

  “快跑......”。

  大天道人喊了一声,然后我们三个人就拼命地沿着走廊向前跑去,那扇门显然已经困不住对方了,我们现在必须想办法下去,不然估计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让人绝望的是,我们沿着走廊绕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下去的楼梯,而且再次跑回来的时候,那扇门正好被砸塌了。

  我和大天道人连忙将手电打了过去,只见屋子里冲出来一个浑身赤裸的怪物,这家伙长着人的脸,但手却仿佛动物的爪子一样,看起来极其锋利,而且身后还长着一条蛇一样的尾巴。

  虽然这玩意脸和身体都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但我真的无论如何也没法把他跟人类联系到一起。

  那怪物出了屋子就猛地一蹬地面,直接弹起四五米高,然后凌空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来不及考虑,连忙念动咒语,将早已捏在手中的天雷符甩了出去。

  那怪物被天雷符击中,惨叫一身摔回了地面,不过下一瞬间,对方的尾巴忽然无限延伸,猛地向我们急射了过来。

  我是知道这尾巴的厉害,加上现在手里没了称手的兵器,我只好退后一步,躲在了大天道人身后。

  不过缺德道人这次倒是没有出卖我,手中桃木剑一挥就斩在了那蛇一样的尾巴上。

  桃木剑之上一瞬间红光闪耀,虽然没有将那蛇一样的尾巴斩断,但也将其弹飞了出去。

  “大力金刚,降妖除魔......”。

  这时候善行忽然大喝一声,在胸前结出一个手印,随即一掌就推了出去。

  我只看见一个泛着金光的掌印从善行手中脱手而出,转眼就击在了那怪物的身上,直接将其击飞了出去。

  那怪物惨叫一声,落地后忽然一个起跳,跃出了走廊的护栏,等我们追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跳下去了。

  我连忙趴在护栏边上打着手电向下面看了一下,黑洞洞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楚个状况,而且那怪物早已不见了踪影,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估计怎么着也能落个粉身碎骨吧。

  我正这么想着,忽然看见一条蛇一样的东西从下面射了上来,那速度快得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缠在了我的脖子上,而且猛地向下拉扯。

  冷不防之下,我直接被拉的从护栏上翻了过去,我连忙双手胡乱的去抓护栏的扶手,可惜这么头上脚下,我竟然没抓住直接就这么栽了下去。

  一瞬间我真的心脏都跳出来了,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而且是头上脚下,我甚至可以想象,落地的瞬间我脑袋就会如同西瓜一样完全爆开了。

  不过庆幸的是,我还没有完全掉下去,忽然就有人抓住了我的脚腕,我也不知道抓住我脚腕的是大天道人还是善行,总之这一下算是暂时避免了被摔成肉泥的下场。

  这一切说起来缓慢,其实都只发生在一瞬间,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这么头上脚下的掉在了半空。

  而且那怪物的尾巴完全缠在我脖子上,我浑身一下子变得僵硬不说,还被勒的喘不过气,加上上面的人抓着我的脚腕在使劲往上拉扯,这所有的力度几乎都加持到了我的脖子上,没几下我就开始翻起了白眼。

  现在我甚至想让他们放手让我摔下去,就算摔个粉身碎骨,我也觉得要好过这样被勒死。

  可我现在不能说话,也不能动,想给他们一点提示也没法做到,而且我感觉现在上面的大天道人和善行已经两个人同时抓着我的脚腕,拼命的往上扯了,这他么无疑是加快了我死亡的速度。

  “我艹,这家伙怎么这么重?拉都拉不上来”。

  大天道人说着又使劲的拽了一下,倒是把我拽上去一点,不过这一下累的我舌头都吐出来了。

  “师叔,你先拉住,我看看情况”。

  善行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松开我的脚腕,打着手电向下面看了下来。

  我一下子激动得都差点哭了,也幸亏善行比较细心,还知道看一下,若是换了大天道人,估计把我扯得勒死他都不知道。

  “师叔,他脖子被那条尾巴缠住了”。

  善行显然是看到了我现在的境况,连忙冲的天道人大叫一声。

  “啊......”?

  这下大天道人也是一惊,竟然差点松手让我掉了下去,善行连忙再次一把抓住了我的脚。

  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他么要放手你就早点啊,我快要被勒死了才让想放手,然后掉下去再摔个粉身碎骨,都他娘的等于死了两次了”。

  “师叔,你抓稳点”。

  善行说着再次松开了我的脚,然后对方干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看见缠着我的这条尾巴上闪过一道金光,然后那条尾巴就以极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这下我终于松了口气,紧接着就被善行和大田道人拽了上来。

  瘫软在走廊里,我感觉好像整个走廊都在转,浑身更是忍不住的发抖,长时间被悬空,加上窒息,我脑袋一时之间晕得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大侄子,你没事吧”?

  大天道人说着上前尴尬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递给我一支烟。

  “他么没事才怪”。

  我咒骂一声,接过烟点着后狠狠的吸了两口,这下我的神经才稍微缓和了下来,但仍然有点魂不附体的感觉。

  大天道人干笑两声,也点起一支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不过我跟大天道人这一支烟还没有抽完,旁边的一个屋子又传来那种撞击声。

  这一下惊得我跟大天道人手里的烟同时都掉在了地上,然后大天道人蹭的一下就蹦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比我还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