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八章大漠中的森林

第八章大漠中的森林

  大天道人笑完之后,猛地就向我和三舅扑了过来,三舅连忙飞起一脚踹在了大天道人的胸口,将其再次踹进了屋子里。

  不过下一瞬间,大天道人又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好像没事一样,再次想着我们扑了过来。

  这下三舅也变了颜色,连忙双手结印,念出一串咒语,随即手印连连转变,最后轻喝一声,“乾坤借法,阴阳镇邪,起......”。

  三舅喝出咒语之后,就将结出的手印猛地向前推了出去。

  一个泛着黑白光芒的太极图案脱手而出,转眼就击在了大天道人的胸口,大天道人没什么事,不过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却被太极图案击出了对方的身体。

  我连忙瞪着眼睛看了一下,那黑影眼中绿光闪烁,显然正是先前在屋子里看到的那个怪物,不过到了现在,我依然看不出对方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黑影被击出大天道人的身体之后,一个闪烁就准备逃窜,这时候善行的师傅,也就是那个老和尚,只见其忽然单手一扬,手中的禅杖直接就飞了出去,而且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那个黑影的身上。

  那黑影惨叫一声,被击的再次再次摔回了地面,三舅下一瞬间已经是长剑出鞘,两仪剑之上玄光闪烁,直接一剑就斩在了那黑影的身上,将其劈成了两半。

  紧接着,那化作两半的黑影就开始融化,转眼变成了一滩黑水。

  三舅连忙上去用手指头蘸起一点地上的黑水,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随即对着善行的师傅摇了摇头,而且看样子神色很沉重。

  “三舅,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问了三舅一句。

  “不知道”。

  三舅说着遥遥的头,随即看向那老和尚道:“大师,不知道你可看出什么苗头”?

  “没有”。

  那老和尚也摇摇头,随即皱着眉头道:“不过看这情况,想必除了那个地方,就没有第二种可能了,看来,情况已经很复杂了”。

  “那大师的意思是......”?

  三舅说着有些询问的看向那老和尚。

  “贫僧准备赶快启程,最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不然迟则生变”。

  那老和尚说完又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就急急忙忙的下楼去了,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那楼梯竟然又出现了。

  不过刚才那老和尚看我的眼神,倒是让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估计是三舅跟他说了什么吧。

  这时候大天道人也被善行扶着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对方一脸迷茫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搞不明白当下的情况。

  我抓着扶手艰难的站起身来,但这一举动却拉扯到了背部的伤口,疼得我又一次倒吸冷气。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背你下去”?

  三舅看我一脸痛苦的样子,不由上来问了我一句。

  “没事”。

  我摆摆手,笑着摇了摇头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痛算什么?放心吧,我扛得住”。

  “大侄子,你腰怎么了?该不会又被女鬼给强尖了吧”?

  大天道人看我手扶着后背,又来了这么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关键是我明明手扶着后背,他么关女鬼什么事?

  “缺德,你他么刚才把老子摔护栏上,你完了”。

  我说着狠狠地指了指大天道人,本来不想跟他计较了,他么还说风凉话,现在我真想把他也那么摔护栏上,看不摔死他丫的。

  “我什么时候把你摔护栏上了?你别瞎扯淡啊”?

  大天道人一听我的话就嚷嚷开了,显然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这时候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毕竟他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把他打一顿,也于事无补不是。

  大天道人看我不说话,又看了一眼善行问道:“师侄,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可能把他摔护栏上”?

  “师叔,你刚才被邪灵附体,真的把小北兄弟摔护栏上了”。

  善行则是不卑不吭的回了大天道人一句。

  “我艹......”。

  这下大天道人也有些傻眼了,不知道对方还想说什么,总之被三舅给打断了。

  “我们快点下去吧,不然等下就下不去了”。

  三舅这么一提醒,我们连忙就沿着楼梯向下面走去,不过我出于好奇,所以就问了三舅一句。

  “三舅,这楼梯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先前消失了?这会又出现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三舅说着非常无语的瞪了我一眼,“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道友,这玩意估计就是神,也他么搞不清楚状况吧”。

  大天道人听了三舅的话,又大大咧咧的插嘴回了一句。

  “唉”。

  三舅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大天道人道:“我不知道神能不能搞清楚状况,但你们这次整的这事,我估计真的连神也没法收场了”。

  “啥事啊?不就是几个小小的鬼怪么,等完了我把它们都抓回来就是了”。

  大天道人满不在乎地说着,好像忘记了自己刚才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事了。

  三舅看大天道人这德行,也有些无可奈何,只好摇摇头道:“道兄,这次不是我吓唬你,真的麻烦大了,你就别吹了,我们赶快走吧”。

  “走”?

  大天道人有些诧异的道:“这大晚上的去哪里啊?再怎么着急也要等明天再启程吧”?

  “天早就亮了,不信你等下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是吧”?

  三舅这话说的我跟大天道人,还有善行三个人都是一愣,这黑灯瞎火的,怎么着也不像天亮了的样子啊?而且我感觉我们上去应该没那么久,不至于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吧?

  三舅也没有再解释,直接快速的下了楼,等我们拿了行李走出古堡的时候,我发现天果然已经大亮了。

  估计是在里面适应了黑暗的缘故吧,这一出来,太阳直接刺得我眼睛都睁不开,就连脑袋也传来一阵阵的晕眩。

  我从背包里拿出水壶狠狠的灌了几大口冰凉的水,然后又拿冰水洗了把脸,这才感觉稍微舒服了点。

  “徒儿,还不快走”?

  这时那老和尚已经上了马,看善行出来就招呼了一声。

  “是,师傅”。

  善行应了一声,连忙将行李挂在了马背上,随即也翻身上了马。

  那老和尚对我们行了一礼道:“贫僧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做久留了,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几位施主,就此别过”。

  “大师一路走好”。

  三舅说着对老和尚回了一礼,我和大天道人连忙也跟着回了一礼,然后这师徒两人就一扯马缰,白马嘶鸣一声,冲进了一望无际的黄沙之中。

  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也上了骆驼,沿着对方的足迹向前行去,不过我们这是骆驼,论速度自然是没法跟人家的白马相提并论的,所以不出一会,对方的身影就完全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了。

  这一赶路就又是整整一天,而且顶着炎热的太阳,加上昨晚没睡觉,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中途我竟然直接趴在骆驼上睡着了。

  不过我也就是打了个盹,一不留神从骆驼上掉下来了,失重感传来,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不过幸好这黄沙是软的,倒也没怎么摔着,就是弄得满脸黄沙,而且背后的伤口又拉扯到了,疼得我直冒冷汗。

  三舅跟大天道人看我摔下骆驼,连忙上前来看了我一下,确定我没什么事才算是松了口气。

  “我说大侄子,你这身体也太差劲了吧,看你掉下来,我还以为你挂了呢”。

  大天道人难免又消遣了我两句,不过我这会一点力气也没有,也懒得恨他争执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我们就上了骆驼再次出发了,这次在沙漠中走了两天的路程,第三天的时候,我们还真的在前方看到了一大片的森林,我跟大天道人惊奇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而且这渐渐走得近了,我感觉这片森林真的好大,就好像这里已经到了沙漠的尽头,前方整个都是森林一样。

  天黑之前,我和三舅,还有大天道人终于赶到了森林地带,不过我们也没有深入,就直接在边缘地带宿营休息了,毕竟这大晚上的,若是抹黑进入森林里面,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也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我们连生命之树在哪里都不知道,所以现在着急也没用,只能明天再做打算了。

  虽然同样是露宿荒野,但这树林里面比起沙漠那就好多了,最起码我现在是这么觉得。

  我们将骆驼拴在树上之后,就在林子里一块比较宽敞的地方生起了篝火,然后烧了点开水,煮了一些牛肉干之类的东西,这比起前几天在沙漠里直接吃硬梆梆的牛肉干和压缩饼干自然要强上太多了。

  吃了饭以后,三舅又在篝火上面烧了半壶烧酒,我还真是第一次喝这烧开的白酒,一口下去,感觉五脏六腑都烧了起来,连续几日赶路的疲惫似乎都减轻了许多。

  “道友,你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不然你怎么知道这大沙漠中央地带有森林?而且就算知道有,这玩意要没有来过,或者不熟悉地形的人,恐怕很难找到路吧”?

  大天道人边喝着烧酒,边问了三舅一句。

  “这地方我确实来过”。

  三舅点点头道:“当年我游历四方,曾经就来过一次这里,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也记不太清楚路了,倒是多亏了那两个和尚,他们要去的地方,也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所以这两天我基本就是跟着他们的脚步走的”。

  “三舅,你以前游历四方,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听到这里我不由差异的问了三舅一句,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三舅一直都是在我们那一块走艺的,他好像都从来就没有出过远门吧。

  要非说有的话,也就只有带我去滇古镇那一次了,那在我的记忆中应该是去的最远的地方了,这时候三舅又整出来一个游历四方,我听的还真有些懵了。

  三舅被我一句话一句话问的也呆了一下,随即沉吟道:“你这几年在外面,我四处游历的事你不知道也正常”。

  “哦”。

  听三舅这么说,我也只能点头了,虽然感觉三舅有点敷衍,但我这几年我确实一直在外面,要是三舅真的去游历四方了,那我也不可能知道。

  想到这里,我又问三舅道:“三舅,你说那善行师徒也要去迷失森林?那他们干嘛去啊?该不会跟我们一样也是去找生命果实的吧”?

  “不是”。

  三舅摇摇头道:“他们的目标跟我们恰恰相反,我们是去盗生命果实,而他们,却是去守护生命果实,所以到时候,恐怕难免要较量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