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九章丛林鬼声

第九章丛林鬼声

  “不是吧”?

  三舅这话说的不光我摸不着头脑,就连大天道人也有些懵了。

  “道友,你说他们去守护生命果实,这玩意有啥守护的?喜欢的话摘走不就行了么,干嘛还要守护”?

  大天道人说着看了看三舅,一脸的迷惑。

  “这个我也不知道”。

  三舅摇摇头道:“不过既然他们要守护,那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生命之树乃是一个土著部落的象征,想必结出的生命果实也没那么容易被摘走吧”。

  “那搞不好我们还要和善行师徒兵戎相见不是”?

  听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好歹也跟善行师徒混了个脸熟吧,这要是真个兵戎相见,我估计面子上都抹不开。

  “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能不起冲突最好,但如果实在没办法,那也只能运用非常手段了,毕竟这生命果实,对于你太重要了”。

  三舅说完看着我摇了摇头,我能看出他眼中的无奈,很显然,三舅这次为了我,估计要当一次坏人了。

  我们又随便瞎扯了几句,然后就裹着衣服直接躺行李上睡了,这树林里的晚上倒是没有光秃秃的沙漠上冷,加上喝了点烧酒,身子暖暖的,没一会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环境比以前好了很多,但我却睡得极其不踏实,一直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噩梦,最后我甚至被恶梦给惊醒了过来。

  这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了,我仰面躺在地上,望着深邃的夜空,入眼尽是璀璨的星辰,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对我眨眼睛。

  我伸手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是在梦里被吓出来的,此时睡意全无,我只好从旁边摸出一支烟,点着后狠狠的吸了几口,然后就对着遥远的星空怔怔出神。

  每个人的一生都存在了太多的变数,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经历这么多,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

  以前我甚至幻想过,也许有一天,我会和很多平凡的人一样,娶妻生子,然后整日忙忙碌碌,为家庭奔波劳顿,虽然辛苦,但也安逸,幸福。

  但现在,所有的温馨注定与我无缘,安逸,那只存在于幻想。

  我所面对的,就是无时无刻的死亡威胁,还有太多的离奇与诡异,我见证了世间的奇迹,但我同样厌倦了现在的生活,可惜我无从选择。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也许我现在所有经历的一切,都是梦......

  香烟燃到了尽头,烧疼了我的手指,也拉回了我飘渺的思绪。

  我丢掉燃烧殆尽的烟头,从新点起一支烟,只有尼古丁的味道在口腔与肺叶之间徘徊,,才能让我感觉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我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忽然听得林中响起那种诡异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又好像直接就在我耳边响起。

  这种声音有点像哭声,又仿佛是笑声,或者是凄厉的惨叫声,总之很多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听着有点超出人思维的诡异。

  加上这静的没有任何其他声音的夜晚,就只有这种诡异的声音在夜空下回荡,总之听的我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我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对于恐惧有点免疫了,总之我没有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一直这样静静的听着。

  当我点起第三支烟的时候,三舅也睁开了眼睛,很显然他也听到了这种声音,不过三舅没有紧张,也没有左右四顾,只是静静的注视着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

  我不知道三舅在笑什么,但对方这种笑容让我极其不舒服,怎么感觉都有种阴谋得逞的味道,我甚至都想脱掉鞋子甩过去。

  不过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将手里的烟盒扔了过去,虽然三舅老是坑我,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这个我心知肚明,而且再怎么着,他也是长辈,就算他没有一点着长辈的样子,我也不能大逆不道不是?

  三舅抓住我扔过去的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着后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其实我现在有很多疑问,可我就是不想开口去问,我觉得该说的,不用我问,他也会告诉我的。

  “我说你们两个搞什么飞机?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抽什么烟?真是的......”。

  大天道人睡眼惺忪的嘀咕了几句,然后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看到这里我真想骂这家伙是猪,林中传来的声音这么诡异,他尽然还能睡得这么踏实。

  不过下一瞬间,也就是我刚生出这个念头,大天道人忽然又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睁大着眼睛问我和三舅,“什么声音”?

  “鬼才知道”。

  我漫不经心的回了大天道人一句,感觉这家伙定力比我还差,我都听见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像他这般大惊小怪不是?

  “不对啊,这他么真的是鬼的声音啊”?

  大天道人说着连忙将桃木剑抽了出来,随即环顾四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看的我只想笑,不由得就数落了大天道人两句。

  “我说缺德,你他么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行不?就算是鬼的声音,你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再说了,这种声音都响了半天了,也不见有啥危险不是?你这么紧张干嘛”?

  “道友,你确定这玩意真的没危险么”?

  大天道人没有理会我,而是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三舅一句。

  “暂时应该没有吧”。

  三舅说着摊了摊双手,“不过等一下,那就说不准了”。

  “我艹”。

  大天道人咒骂一声,“我现在才发现,你们两个他么比我还缺德”。

  大天道人说着将桃木剑插回了后背,刚准备走过来,这时林中忽然射出一支箭,直袭向对方的面门。

  我跟三舅都被吓了一跳,这时候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这大天道人也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菜,只见对方猛然向后一仰,竟然将那箭羽给躲了过去。

  我连忙沿着箭羽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林中闪过一道黑影,眨眼就消失了。

  “你奶奶的,敢暗算你大爷......”。

  大天道人咒骂一声,然后抽出桃木剑,闪身就想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我跟三舅一看,行李都来不及拿,连忙就追了上去,毕竟这树林里面黑洞洞的,而且对方在暗处,万一大天道人不小心被人暗算了,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等我跟三舅追出去的时候,大天道人竟然不见了,而且四周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这下我跟三舅都有点傻眼了,毕竟连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对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这种情况,大天道人很有可能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我跟三舅不敢耽搁,大概瞄了一眼四周,就连忙选了一个方向追了下去,要是大天道人真遇到什么危险,那就必须尽快找到对方,不然很有可能这家伙就挂掉了。

  可惜我跟三舅一口气追出去好几里地,竟然连大天道人的影子都没见到,而且同样没有遇到先前放箭的那个黑影,只有那种诡异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徘徊,但奈何就是找不出源头。

  我跟三舅只好放慢了脚步,在林中缓缓的搜索着,不过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好像迷路了。

  “三舅,你还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

  想到这里我连忙问了三舅一句。

  “啊......”?

  三舅被我这么一问,连忙环顾一下了四周,随即脸色一变道:“坏了,迷路了”。

  “我艹,那现在怎么办”?

  看三舅这样,我一下子也慌了,毕竟在这种大森林里面,而且还是晚上,要真迷路了那就意味着离死亡不远了。

  “先找找看”。

  三舅说着就开始沿着刚才走过的路返回,我只好心惊胆颤的跟了上去。

  这时候四周忽然起了雾,而且越来越浓,加上这黑灯瞎火的,搞得我和三舅视线急剧下降,根本就看不清楚方向。

  我跟三舅在林子里走来走去,感觉好像一直都是那个地方,也没见有啥变化,更没有找到先前宿营的地方。

  “三舅,这不对啊,怎么感觉好像一直在原地转圈一样,是不是鬼打墙啊”?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所以就问了三舅一句。

  “不知道,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三舅说着靠在一颗树干上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一支烟递给了我。

  我接过烟刚准备点着,忽然看到前面的雾中闪过一道影子,吓得我手里的烟都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