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十章抓住一个女人

第十章抓住一个女人

  “三......三舅,前......前面有东西”。

  我来不及去捡地上的烟,连忙哆嗦着说了一句。

  “哪呢”?

  三舅也停止了点烟的动作,瞪着眼睛在四周扫视了一下,随即看向我道:“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没有啊,我真的看见了”。

  我正说着,前面的雾中再次闪过几道黑影,这次不用我说,三舅已经猛地起身追了过去,我一看,连忙撒丫子跟上。

  可等我冲进雾中的时候,三舅竟然不见了,就这一眨眼的功夫,而且几步路的距离,三舅忽然凭空消失了,这下我真的被吓尿了。

  “三舅......三舅......”。

  我一害怕,连忙就扯着嗓子喊开了,可我喊了好半天,连一点回应都没有,四周再次回归了那种死一般的寂静,有点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这时候我真的被吓傻了,在这种地方和三舅走散,我感觉真的有点要命的节奏,先不说这里到底有什么鬼东西,就光是迷了路,也足以把我困死在这里了。

  我连忙从腰间抽出了那把短刃,同时左手捏起一道天雷符,然后就这么小心的戒备着,现在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楚个状况,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动。

  因为我知道,在人看不见危险的情况下,一定要保持镇定,胡乱的走动跟容易将自己置于险地,与其自己去找危险,还不如让危险来找自己,这样小心戒备的情况下,最起码有时间作出判断和反抗。

  我就这样警惕了良久,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变故,但我却丝毫不敢松懈,最后,我只好闭上眼睛,再次将意识分散于体外,四周的一切都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这样的情况下,连黑暗似乎都变的淡了,或者说我的意识能够渗透黑暗,总之四周的花草树木都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黑夜对于我的意识好像并没有干扰作用。

  只有那些雾,意识反映到我的脑海中,依旧是雾,我也不知道雾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感觉它好像可以阻断意识的探测。

  就这一瞬间的愣神,我头顶的一棵大树上忽然落下来一个黑影,直接就向着我的头上扑了下来。

  情急之下,我连忙念动咒语,抬手就将早已准备在手中的天雷符甩了出去,那黑影被天雷符击了个正着,可这百试百灵的天雷符,击在对方身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一张纸扔在对方身上一样。

  这下我直接傻眼了,一愣神的功夫,那黑影已经落了下来,膝盖直接跪在了我的双肩上,将我压的双腿一软,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这时候对方的双腿跪在我双肩上,他么等于直接骑在了我头上,而且对方穿的应该是裙子吧,感觉是的,总之他么盖在了我脸上,我一下子被搞的啥也看不见了。

  不过本能的,我一把抓住对方跪在我肩上的腿,然后猛地身体前倾,就准备把这人甩在地上。

  谁知我还没甩出去,对方忽然用腿夹住了我的脑袋,猛然一个后空翻,直接就把我甩了一个跟头,然后仰面摔在地上。

  这一下力道极大,我感觉心脏都要被震出来了,直摔得我眼冒金星,连东南西北东都分不清了。

  我还没缓过劲来,把我摔了个跟头的这人忽然用双腿卡住了我的脖子,勒得我一下子就喘不过气了。

  我连忙伸手去准备掰开这双腿,可这腿上的劲道却是大得出奇,我竟然拼了命也掰不开,而且加上窒息,我脑袋传来一阵阵晕眩,已经使不上力气了。

  情急之下,我忽然摸到了身边刚才掉落的短刃,来不及考虑,我拿起短刃就在夹着我脖子的腿上狠狠一划。

  “啊......”。

  一声惨叫传来,听声音应该是个女孩子,紧接着夹着我脖子的双腿就缩了回去。

  可这时候我哪里肯轻易放过她,我猛的一个翻身我就压在了那个人影的身上,同时手中的短刃也闪电般抵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因为我知道,这人虽然是个女的,但力气却大得出奇,所以我想靠力气压住她,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们?三舅和大天道人到底在哪里......”?

  我愤怒的嘶吼着,手中的短刃更是狠狠的压在了对方的脖子上,我甚至可以看见这女孩洁白的勃颈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显然是被割破皮了。

  不过我这时候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态,如果她再敢玩什么花招,我想我会不假思索的割断她的喉咙。

  面对死亡的威胁,还有恐惧的促使,我终究是体现出了我的血性和果断,能够促进我死亡的生物,我绝对可以毫不犹豫的扼杀它,即使现在被我压在身下,用刀架在脖子上的是一个绝色美女,也不例外。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这绝色女子没有求饶,也没有恐惧,只是清冷的喝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就那样冷冷的盯着我,眼中放射出些许野性的光芒。

  “你别逼我......”。

  我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随即手中开始用力,将刀刃缓缓的向着对方的脖子压去。

  这时候也许是因为恐惧,总之我有点疯狂的迹象,我感觉这一刻我完全有勇气将刀刃切进她的咽喉。

  “告诉我,三舅和大天道人在哪里?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

  我冷冷的开口,然后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我可以想象,这一刻我眼中透着的,绝对是嗜血的光芒。

  “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但你休想让我屈服”。

  那女子依旧冷眼看着我,眼中透着倔强和冷漠,直接就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尼玛的......”。

  这下我终于火了,直接低头猛地一口咬住了对方胸前的丰满,而且用了很大的力度。

  “啊......”。

  那女子当即发出高分贝的尖叫,不知道是疼得还是气得,总之这家伙浑身都开始猛烈的颤抖,但奈何我手中的刀就抵在她脖子上,不论她有多疼,有多生气,但就是不敢反抗。

  我松开嘴,抬起头添了一下嘴唇,感觉嘴里传来一股咸咸的味道,很显然对方的胸口被我咬出血了。

  那女子将牙齿咬的咯嘣作响,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然后就那样眼含杀意的看着我,我敢肯定,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我都死了千百次了。

  当然,我要是落到她手里,那恐怕就是被千刀万剐的下场。

  “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无视对方那杀人般的眼神,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你......不得好死......”。

  那女子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然后索性迈过头去不再看我。

  “脾气挺倔的,不过我喜欢”。

  我说着直接整个人都趴在了她身上,同时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攀上了她的胸前。

  “你......你想干什么”?

  这下对方当即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孤男寡女,在这黑灯瞎火的树林里,你说能干什么”?

  我说着故意捏了一把对方胸前挺立的山峰,想要给她造成恐惧的心理,这样接下来就简单多了。

  “你要再敢碰我一下,我就咬舌自尽”。

  那女的说完狠狠地瞪着我,看似很倔强,可惜眼中已经是泪光闪烁。

  这时候我他么又开始犯贱的心理作祟,竟然有些于心不忍,但三舅和大天道人现在在他们手里,我就是再怎么不忍心,也不能这样轻易放掉她,最起码要等三舅和大天道人救出来再说。

  想到这里,我果断的一刀柄砸在了这女子的勃颈上,对方一下子就晕了过去,然后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

  我终于是松了口气,连忙扯下对方一截裙摆,将其双手给反绑了起来。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只好又撕掉对方一截裙子,塞在了她嘴里,这样才算万无一失,就算她想给自己的同伙报信也不行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终于是累的不想动弹了,直接就躺她胸口闭目养神起来了,这软绵绵的,比起枕头可要舒服多了。

  现在这女的仍在昏迷之中,我急也没用,总之只要等到天亮了,问出三舅和大天道人的下落,我就押着这家伙去换人,反正她现在在我手里,想必三舅和大天道人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现在有一点我非常迷惑,我们刚刚来到这里,照理说也没得罪什么人啊,他们为什么要害我们?

  这思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去,关键还是要从这女的下手,可惜这娘们太难缠了,我估计想要从她嘴里问出点什么,应该会很难,看到明天需要运用非常手段了。

  就这么想着,我都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忽然被什么声音给惊醒了过来,我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好像不远处传来喊叫声,还有人的脚步声,乍一听似乎人很多的样子。

  我连忙拖着那女的钻进了旁边的一片草丛里,然后小心的戒备着,不一会,就见一队举着火把的人找了过来,足有三四十人,而且嘴里还在喊着什么“小姐”之类的,很显然是来找这女子的。

  我被吓得伏在草丛里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这么多人,要是被他们发现了,那我他么想死都难了,而且这女的前面被我那个,要是我落在她手里,真不知道会怎么死。

  那些人缓缓地从我面前搜索了过去,庆幸的是对方终究还是没有发现我,看着那长龙般的火把渐渐远去,我这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我转身向着身后那个女的看去,发现对方竟然已经清醒了过来,而且把嘴里的那块布给吐掉了,正准备大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