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一章看见鬼了

第一章看见鬼了

  故事的起源,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当时我24岁,是千千万万的北漂打工仔其中的一个,仔细算算,我都有八年没回过家了。

  那天母亲打电话告诉我,“三舅去世了......”。

  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三舅才四十岁不到,可谓正值壮年,他怎么可能会去世”?

  母亲电话里也没有说,我甚至都忘记了问,当时我只有一门心思,那就是赶快回家。

  我当天就坐上了开往甘肃的火车,一路颠簸,第二天上午的时候,火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当时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一下车没有做任何耽搁,直接就奔回了老家。

  我们那里是山区,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家就是直接坐落在山上的。不过我家在山这边,我三舅家在山那边,中间就隔了一条沟。

  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就到了我三舅家,因为三舅去世了,我妈两天前就已经过去了。

  当我风尘仆仆的赶到三舅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家里人很多,大多数亲戚都闻讯赶来了,哭喊声此起彼伏,一片愁容惨淡。

  我妈一看到我,就上来抱着我痛哭了起来,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三舅是我妈他们姐弟一起年龄最小的,而且我外公和我外婆都还活着,但现在三舅却是英年早逝,真正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现在都记不清当时的那种场面了,总之很混乱,也很凄凉。

  心里难受得要命,但我就是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憋在了心里,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等我再次看到三舅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上没有任何生息了,因为我外公和我外婆都还活着,所以三舅的遗体是不能放在桌上的,所以就只能放在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种感觉就好像三舅只是睡着了,其实看起来他也跟睡着了没什么区别。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唯一的区别就是,三舅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我跟三舅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直到后来我独自北漂,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回过家,所以也跟三舅没有见过面,但感情依旧在那摆着的,毕竟我就这么一个舅舅,而且我小时候三舅一直都很疼我。

  三舅在我们这里算得上是一个能人,就是我们农村人说的阴阳吧,经常给人看风水,谁家不顺利就请我三舅去做个法事,驱鬼除邪什么的,因此三舅在我们这里的名声很好,也很有威望。

  不过遗憾的是,三舅自始至终都没有娶过妻子,一直都是单身一人,这些年来我外公和我外婆操碎了心,为这事没少念叨三舅,但他就是油盐不进,无论如何也不愿娶妻。

  现在好了,三舅直接就这么去了,连个根苗也没留下,我外公家可以说是断了香火了,不论三舅名声再好,但这下也总是落了个不孝,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我们这样的穷乡僻壤,传宗接代这个是看得很重的。

  今天已经是三舅去世的第三天了,按照习俗,三舅的遗体是要出殡了。

  我是亲眼看着三舅的遗体入殓的,当时母亲和外婆哭得死去活来,一个劲的往棺材上扑,村里人连忙拼命的拉开了,不敢让我妈和外婆去碰棺材。

  因为我们这里有个习俗,如果出殡的时候亲人扑到棺材上哭,就等于惊尸了,这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所以村里人自然是极力劝阻。

  后来外婆和我妈直接哭晕过去了,亲戚连忙把她们扶了下去。

  这时候外公拄着拐杖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北啊,你就去送送你三舅吧,我这把老骨头也走不动了,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下去陪他了,可惜这逆子没能给家里留后,我死后都没有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啊,咳咳咳......”。

  外公说着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下子都咳得喘不过气了。

  我连忙拍了拍外公的后背,“外公,您回去歇着吧,注意身体,我去送三舅就行了,估计他也不想您一把年纪了还为他奔波”。

  我说着就将外公扶着回了房间,等我出来的时候,棺材已经开始出殡了,由于三舅没有子女,所以我只能充当一把孝子了。

  我穿着白色的孝衫走在最前面,一边拿着香火,一边往身后撒纸钱,照我们这里说的就是引路,将死者的亡魂引到下葬的地方。

  等将三舅彻底下葬完毕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里是山区,一到晚上基本就黑的啥也看不见,我们打着手电回到三舅家的时候,家门口已经挂起了白色的灯笼,在黑夜的衬托下惨白惨白的,看着有点渗人。

  不过这也是我们这里的一个行程,死了人必须要挂的,预示着这家刚死了人,而且门上也是要贴白色对子的。

  吃过晚饭后,村里人也都陆续回去了,这下家里一下子就变得冷冷清清的了,我妈,还有外婆、外公他们坐在炕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不时就有人开始抹眼泪,我待了一会也不知道该说啥,只好回到以前三舅的屋子去睡觉了。

  这屋子里面的摆设基本跟我小时候来的时候也差不多,到处都贴着符咒,而且里面阴森森的,感觉很不舒服,加上三舅刚去世,我还真有点闹心,不过这毕竟是我三舅的屋子,就算他死了我也是他外甥不是,想到这里我也不怎么害怕了。

  桌子上供着一个牛头人身的雕像,全身黑糊糊的,我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不过我还是上了柱香,毕竟小时候来这间屋子三舅总会让我这么做,我也习惯了。

  等我上完香转身准备上炕的时候,忽然发现炕头上坐着一个人,这一下差点把我吓了个半死。

  这人一看就是三舅,虽然比起八年前老了不少,甚至连鬓角都添上了几丝白发,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跟今天下午见到的尸体一模一样。

  这时候我脑袋真有些转不过来了,三舅明明去世了,而且今天刚下葬,还是我亲眼看着下葬的,这会怎么就跑炕头上来了?

  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连忙拼命的摇了摇头,谁知三舅还是坐在炕头上,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这一下我真的是头皮都麻了,虽然说眼前这位就是我三舅,但他明明死去了,现在却又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无法接受,总之感觉真的是荒谬到了极限。

  “小北啊,八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有没有找媳妇啊”?

  我还没从眼前这种诡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三舅忽然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下我直接就懵了,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三舅,你......你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不是......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废话”。

  三舅看我的样子不由笑骂一声,“我当然是活得,不然怎么跟你说话,至于是人是鬼,你自己猜吧”?

  这会我脑袋开始抽了,这确实是我三舅,还是那样为老不尊,而且在我面前丝毫没有长辈的样子。

  “来,三......三舅,您抽烟”?

  我说着连忙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三舅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烟,随即“嘿嘿”一笑,“你小子学聪明了,想这样来试探我,不过我就是不接”。

  三舅说着迈过头去,一副耍无赖的样子。

  “姜还是老的辣”。

  我在心中感叹一句,不过这会我也不怎么害怕了,就开始问三舅。

  “三舅,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还没有去投胎,是不是没娶媳的缘故啊?要不明天我去打听一下,谁家有死了的女的,我去给你买一个,然后咱给你来个阴婚,也好让你了了心愿去投胎,你看这样行不行”?

  “你个小兔崽子”。

  我一说完三舅就敲了我一记爆粟,不过奇怪的是,我没有感觉到疼痛,但额头上却传来那种冷冰冰的感觉,仿佛被阴风拂过一般,搞得我直接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