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三章天谴还是诅咒

第三章天谴还是诅咒

  不一会时间,三舅将我带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我走进去一看,里面床,被子,锅碗瓢盆什么的一应俱全,显然就是一个家的样子。

  这下我可算是明白了,三舅这是要在这里常住了。

  “原来你早有预谋”。

  我指着三舅就开始说叨了,“你说你不想娶媳妇也就算了,现在又玩假死,来一个金蝉脱壳,你是不想管我外公外婆了是吧?他们白养你了是吧......”?

  “得得得”。

  三舅看我说叨个没完没了,连忙打住了我的话题,瞪着眼睛道:“你懂什么?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好吧,要不然我干嘛冒这个险,万一你不来我不就死翘翘了吗?而且还是将自己活埋,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啊”?

  “那你倒是说嘛”。

  我摊了摊双手问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装死?还有你这一下子就死了好几天,又是怎么活过来的”?

  “这个说来就有点话长了”。

  三舅从床头摸出烟递给我一支,自己也抽出一支点上,抽了一口才慢悠悠的道:“我会占卜算卦你是知道的,前一段时间我算出自己不久之后将要遭逢一次大劫难,无奈之下我只好布置了这一切,用假死来蒙蔽天机,躲过这一劫难。

  至于死去好几天又活过来这事,乃是一种秘法,可以让自己陷入假死的状态,而且外人绝对看不出半点端倪,因为秘法使用的那几天内,施法之人确实是死的,直到时间过了,施法之人才可以去还魂。

  不过这种秘法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一个不好,你就会魂魄永远离体,无法再归位,那时候也就等于真正的死亡了,所以这种秘法一般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轻易使用的”。

  听三舅说完,我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曲折,不过三舅所说的秘法,确实让我有点不太相信,毕竟这都他娘的21世纪了。

  可这件事的全过程基本都是我亲眼所见的,现在我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非要一个人住在这里”?

  我又问了三舅一个我怎么也搞不懂的问题。

  “这个也是有原因的”。

  三舅沉吟了一会道:“我所谓的这个劫难,其中还有一点,那就是有什么人或者有什么东西想致我于死地,所以我现在必须制造一种假象,那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死了,也让它知道我已经死了,而且我活过来的事万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样我就可以在暗中调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找出劫难的本源,到时候再想办法化解”。

  “我粗......”。

  听完这个我直接就番起了白眼,“那就是说你的劫难还没有化解?你现在仍然处于危险的状态”?

  “是的”。

  三舅点点头道:“所以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家里人,只要你心里清楚就行了,等解决了一切,我自然会露面的”。

  “好吧”。

  我无奈的点点头,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三舅都这样大费周章了,显然情况很复杂,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事情。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么”?

  我说着转头看了一眼三舅,虽然我可能什么忙都帮不上。

  “你”?

  三舅摇头叹息一阵道:“你还是想想怎么帮你自己吧,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就行了”。

  “帮我自己”?

  一听这话我还真有些懵了,“我这好端端的,干嘛要帮我自己”?

  “小北,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你的命相我早就看过了,乃是短命之相,估计最多也活不过二十九岁”。

  三舅这话说的时候也不像开玩笑,而且那种表情,看起来很沉重的样子。

  这时候我也知道三舅说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但一时之间我真的是没法接受,也不愿让自己去相信这就是事实。

  沉默了一会,我还是有点无法相信,只好再次问三舅道:“三舅,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也希望我是在开玩笑”。

  三舅抹了一把脸问我道:“你可知道你爷爷是多大岁数死去的”?

  “四十九岁”。

  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爷爷,因为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就已经去世了,而我爷爷去世时的年龄,也是我奶奶告诉我的。

  “那你老爸呢”?

  三舅又问了我一句。

  “三十九岁”。

  我说着用手狠狠的搓了搓脸,其实我已经知道三舅想说什么了,这好像就是一个规律,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我压根就没当回事,不过现在三舅说出来,我也不得不重视了。

  “这就对了”。

  三舅长出一口气道:“你们家的男人都在以一代人减少十年寿命的方式延续着,也就是说到了你这一代,或者最多下一代,你们家就会断子绝孙,这件事我很早以前就研究过了,但最后也得不出任何结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情况,如果你们家不是遭了天谴,那就一定是被很厉害的人给下了诅咒了”。

  听到这里我就只能叹气了,毕竟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明白,至于我最多只能活到二十九岁这事,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活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吧,想多了其实也没用。

  “小北啊”。

  三舅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也不要泄气,等我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就开始着手彻底研究你的命数,还有你们家的气数,到时候就算拼了老命,我也会给你找一条活路的”。

  “就怕你拼了老命也找不到啊”。

  我无精打采的回了三舅一句,其实我也不想三舅插手这些事了,毕竟没把握,三舅甚至有可能把自己都搭进去,这绝对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而且我也想好了,二十九岁以前是不结婚了,如果这个规律真的是个死局,那我也没必要留下后代了。

  既然上天要我们这一家灭绝,其实多留一代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过是徒增伤感而已,还不如就在我这里终结,让我做那个不孝子算了。

  “还有”。

  三舅再次点起一支烟道:“我看你脸色这么差,而且眼神涣散,明显的精气神不足,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

  “梦”?

  我沉思了一下道:“这些年经常梦到我老爸,而且在梦里每次他好像都挺陌生的,甚至不认识我一样”。

  “这样啊”。

  三舅沉吟了一下,皱着眉头道:“我估摸着可能是你们家的祖坟出了什么状况,天快亮了,你先回去吧,完了你跟我去一趟你们家的祖坟,到时候我再看看情况”。

  “好吧”。

  我点点头,又问三舅,“你不是让我现在就回去吧?这黑灯瞎火的,走路上渗得慌,我明天再回去好了”。

  “不行”。

  三舅摇摇头道:“你回去晚了会被家里人发现的,到时候问起来也不好交代,再说了,这件事暂时是必须要保密的”。

  “我粗”。

  我一听这扯淡的理由,直接蛋碎了一地,“这么黑走回去我会害怕的,我小时候就怕走夜路,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继续跟三舅墨迹着,因为在山区走夜路这事,我真的是没那个胆量,每走一回感觉跟去趟阎王殿也差不到哪去。

  “我这里有个护身符你带上,到时候只管走你的路就是,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敢招惹你”。

  三舅说着递给我一枚铜钱,上面还拴着个红色的绳子。

  我接过来看了看,感觉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直接就是一枚普通的铜钱而已,怎么感觉都有点拿报纸上坟,糊弄鬼的味道。

  “这什么玩意”?

  我接过来不由得问了三舅一句。

  “护身符”。

  三舅说着对我神秘一笑道:“可别小看它,这枚铜钱乃是在庙里受过香火,而且被神明加持过的,可以算得上是开过光的宝器,你带上它,别说是普通的孤魂野鬼,就是冤魂厉鬼见了你都要退避三舍”。

  “那就暂且信你一回”。

  我说着戴上铜钱就出了山洞,毕竟三舅这么说了,不管是真是假,也算是给我吃了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