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四章诈尸

第四章诈尸

  这时候时间正好处于黎明,应该是一晚上最为黑暗的时候了,虽然啥也看不见,但我倒感觉也不是很害怕了,走进村子的时候我都听见鸡叫了。

  等我回到三舅家的时候,我妈她们都还没有起来,我直接轻手轻脚的回到三舅的房间就睡了。

  本来长途跋涉就很累,加上昨晚一晚上没有睡觉,我这一觉直接睡的是天昏地暗,等再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下午了。

  我起来吃了饭,告诉我妈我要回家了,然后我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三舅住的山洞,毕竟三舅这个劫难还没过去呢,也由不得我不急。

  一下午的时间,我就在三舅住的山洞里待着,三舅耐着性子跟我讲了很多关于阴阳法术,驱鬼除邪之类的事情,其实小时候我也没少听他讲,什么咒语诀窍倒是记了不少,不过以前我对这些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状态,所以也没有认真去研究过。

  不过现在形势所迫,我也必须要认真学学了,毕竟三舅现在有劫难在身,一般情况没法露面,而且我自身这事情也邪乎的厉害,没点能耐就很难应付。

  磨蹭到天黑之后,我跟三舅收拾好东西,然后就直奔我们家祖坟所在之地。

  这路程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而且都是山路,加上大晚上的,磕磕绊绊的也不怎么好走。

  山区这种地方晚上几乎是没有行人的,这也是我和三舅为什么晚上去看祖坟的原因,毕竟三舅现在这情况,说不好听点是见不得光,要是遇到熟人,估计能把人家吓个半死。

  试想一下,你心目中认定已经死了的人,当他再次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肯定会认为见鬼了,要不是三舅是我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我见到他估计都会吓得不行。

  等我和三舅赶到我们家祖坟所在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总之它就是就是一片小树林,里面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

  我们这里的坟墓就是直接用土堆起一个土包,甚至连个墓碑都没有的,也只有自己人知道哪个坟墓是哪个人的,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三舅打着手电在几个土包之间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我老爸的坟前,沉吟了一会道:“这看样子应该是你老爸出状况了”。

  “什么叫我老爸出状况了”?

  我非常无语的看了三舅一眼,“人都死了十年了,还能出什么状况”?

  “那可不一定,人死了几十年没有腐化的我都见过”。

  “那都变成僵尸了”。

  我说着抽出一支烟递给三舅,然后又点了两支,一直放到了老爸的坟头上,一支自己叼在嘴里抽了起来。

  现在就这情况,想给老爸敬支烟也只能这样了,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抽的到,总之心意到了就行了。

  我跟三舅抽完烟就开始掘老爸的坟,想想我这当儿子的可真是不孝,老爸都死了十年了我还不让他安稳,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就是不孝也得掘开来看看了。

  老爸这坟可不比三舅的新坟,经过十年的沉淀,土全都积实力了,我跟三舅两个人轮流挖掘,挖了大半个小时再见到棺材,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都十年过去了,棺材竟然还好好的。

  看到这里三舅已经变了颜色,脸色沉重的看了我一眼道:“小北啊,情况有点不太妙,都十年了,你老爸这棺材还好好的,可别是诈尸了”。

  “你别吓我”。

  三舅这么一说我顿时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这棺材里葬的是我老爸,但要是诈尸了那他可不认识我这个儿子,而且这大晚上的,说这玩意真心让人渗得慌。

  “你先躲开点,我弄开来看看”。

  三舅说着从包里拿出白酒喝了两口,然后就开始撬棺材盖。

  我这会可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毕竟都十年没有见过我老爸了,你要说腐化的啥都没剩下那也就算了,可万一跟三舅说的那样诈尸了,那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趁着三舅撬棺材盖的功夫,我也从包里摸出白酒灌了两口,辛辣的味道通过口腔,沿着食道直接烧到了我胃里,心里都仿佛烧起了一团火一般,五脏六腑都是火辣辣的,这时我心神才稍稍安定了一点。

  不出一会,三舅就把棺材盖子给撬掉了,我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三舅已经叫了起来,“我的乖乖,这个他娘谁干的”?

  “怎么了”?

  我凑上前去看了一下,眼睛当即就直了,这都十年过去了,我老爸的尸体竟然还好好的,而且连衣服都好好的,一点都没变。

  这会我脑袋就开始抽了,我甚是在想,老爸会不会跟三舅一样活过来?

  我还没从眼前的震撼中回过神看来,三舅忽然从棺材里拎出一只死猫,而且还是黑色的。

  “哪来的这玩意”?

  我当即就是大惊,猫这东西属阴的,死人最忌讳的就是这玩意,尤其是这样的黑猫,那更是万万不敢让其沾到死人身上的,不然是要诈尸的。

  我们这里死了人,守夜主要就是为了防止猫跑到死人身上,这些忌讳的东西我是很清楚的,可这老爸死了都十年了,棺材里莫名其妙的多出一具黑猫的尸体,怎么感觉都透着一股诡异。

  “这坟墓后来有人动过”。

  三舅说着将黑猫的尸体扔了出去,不过下一瞬间,那黑猫惨叫一声,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下我跟三舅都变了颜色,显然这猫有古怪。

  “小北,抄家伙”。

  三舅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把铜钱剑给了我,然后自己掏出一个阴阳铃拿在左手,边摇晃边念着什么咒语。

  那黑猫当即就发出凄厉的惨叫,显得尤为刺耳,尤其这荒山野岭,加上大晚上的,听的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三舅咒语一念完,猛地伸手入怀,摸出一道纸符就扔了出去,却是正好贴到了黑猫的身上。

  我只看到黑猫身上冒起一团火光,然后下一瞬间就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尸体。

  这时候我总算松了口气,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老爸的尸体。下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皮都炸开了,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老爸的半点身影。

  “三舅,老爸不见了......”。

  我当即就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同时拿着铜钱剑四下打量,谁知我刚一转身,老爸直接就在我身后。

  “啊......”。

  我尖叫一声,猛然退出好几步,然后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这时候我感觉甚至要被吓尿了。

  老爸什么都没变,只是眼神有些呆滞,而且还长出了獠牙,明显是尸变了。

  这时候我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情绪,总之那种感觉非常复杂,也很难过,难过的我想哭。

  “小北,快退后......”。

  三舅已经大叫着跑了过来,同时手里拿着一道纸符,直向着老爸的额头贴去,不过纸符还没贴上去,老爸忽然一抬手,直接将三舅打飞了出去。

  这下我眼睛都瞪直了,这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啊?看似很随意的一下竟然把三舅打飞了出去。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刚刚滋生,然后瞬间就湮灭了,因为老爸已经向我扑了过来,那样子,看来是想要我的命啊。

  我一下子竟然吓得失去了反应,甚至都忘记了逃跑,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老爸向我扑了过来。

  骇人的獠牙,锋利的指甲,在月光的照映下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下一瞬间,也许它就会成为终结我生命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