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五章有人动了手脚

第五章有人动了手脚

  “小北,快用铜钱剑刺他”。

  三舅的声音将我惊醒了过来,这时候父亲已经扑到了我眼前,我举着铜钱剑却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不管他变成了什么,终归是我老爸。

  我虽然没有用铜钱剑去刺我老爸,但举在面前也使得老爸不敢扑上前来了,可以看得出,他很畏惧这把铜钱剑。

  这下我不由有点庆幸,最起码我暂时不会死在老爸手里,不过下一瞬间,我的想法就彻底破灭了。

  老爸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肩,锋利的指甲全都刺进了我的肉里,同时甚至直接将我举上了半空。

  我疼的脸色都开始扭曲,情急之下连忙用铜钱剑劈在了老爸的额头上。

  这下铜钱剑忽然通体亮起了青光,老爸直接被弹飞了出去,同时我也摔在了地上。

  “小北......”。

  三舅连忙扑上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其实这会肩膀疼得我感觉都快要脱离我的身体了。

  这时候老爸已经再次扑了过来,三舅顾不上管我,从怀里摸出一根绳子就迎了上去。

  等到老爸快要扑到三舅身上的时候,三舅忽然一个空翻越过了老爸的头顶,同时手里的绳子拦在了老爸的胸前,三舅抓着绳子两头猛然几个翻转,这下老爸直接就被捆了个结实。

  同时绳子冒起了火光,烧的老爸的尸体直冒青烟,我也不知道这绳子是什么法宝,总之老爸挣了半天也没挣断。

  三舅拖着老爸的尸体就向棺材里拽去,可老爸这劲太大,三舅拽了好几下都拽不动。

  “小北,快用铜钱剑劈他”。

  三舅再次大喊了起来,我顾不上肩膀上传来的疼痛,直接冲上去对着老爸就是一剑劈了过去。

  铜钱剑上再次亮起那种蒙蒙的青光,直接就将老爸弹飞了出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老爸的尸体已经掉进了棺材。

  不过奇怪的是,三舅竟然不见了,我打着圈找了半天,依旧不见三舅的身影,这下我可真是急了,这种地方要是三舅不见了,我估计直接会被吓死。

  “三舅,你在哪里?三舅......”。

  我忍不住开始大声喊叫,这时候我似乎听到棺材里有动静,我连忙上前去看了一下。

  老爸身上依旧被那条绳索束缚着,在棺材里剧烈地挣扎着,不过就是怎么也出不来,因为有一双手抱着老爸的身体,不让他出来。

  这下我真是惊骇到了极限,三舅也在棺材里,而且还在老爸的尸体下面。

  “小北,快用铜钱剑刺他”。

  三舅在棺材里再次开始大叫,而且听着很是焦急的样子。

  我不知道三舅现在什么情况,不过听这声音显然是处境不妙,这下真的是让我无比焦急,但又很是纠结。

  我举着铜钱剑半天都刺不下去,毕竟这是我父亲,可我要是不刺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要了三舅的命,毕竟父亲现在变成了丧尸,他不可能认识我这个儿子。

  “小北,快刺啊......”。

  三舅再次大叫出声,同时老爸竟然崩断了身上的绳子,眼看就要爬出来了。

  我知道这时候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就会彻底葬送了我和三舅的性命,一咬牙,我闭着眼睛猛的就刺了下去。

  铜钱剑刺进了父亲的胸膛,剑身之上徒然青光大盛,只照耀的整个棺材里面都成了一片青蒙蒙的世界。

  同时老爸全身都冒起了白烟,并且发出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

  转眼之间,老爸的尸体就在我的注视下开始风化,最后彻底变成了一片尘埃,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了棺材之中。

  这一刻,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十年未见,父亲容颜依旧,但现在,我却亲手毁了他,我亲手将铜钱剑插进了他的胸膛,我亲手结束了他的一切......

  三舅拍着身上的灰尘从棺材里爬出来,看到我的样子也忍不住摇头叹息,“我知道你很舍不得你老爸,可你应该明白,你老爸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这个,只不过是借你老爸的尸体而产生的怪物,他跟你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三舅说着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应该是想要安慰我,谁知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拍到了我的伤口,疼得我不由惨叫出声。

  “坏了,你的伤势”。

  三舅忽然变了颜色,然后猛地一把撕碎了我肩膀处的衣服,我转头看去,只见肩膀上那个伤口四周的肉竟然已经开始变黑,显然是中了毒了。

  “小北,你忍着点”。

  三舅说着就拿出烧酒倒在了我的伤口上,疼得我差点跳了起来,不过三舅接下来一系列的动作,更是差点把我疼了个半死。

  对方直接拿出一把小刀开始割我伤口四周的那些黑肉,我疼得额头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可三舅依旧若无其事在那里割着,敢情不是自己的肉不知道疼痛。

  直到过去了大半个小时,三舅才将我伤口四周的黑肉全都清理掉了,我直接是浑身衣衫都湿透了,这种感觉跟受了一次极刑也差不到哪去。

  我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谁知三舅忽然拿出一把朱砂按在了我的伤口上,我当时就跳了起来,同时伤口上也开始冒青烟,感觉像烧红的铁板浇上一勺子水一样,甚至还传来那种“次啦啦”的声响。

  接下来三舅又拿出一道黄符贴在了我的伤口上,然后拿布条包扎了一下才算完事。

  这下我终于是松了口气,伤口也不怎么疼了。

  三舅将老爸的坟从新用土堆起来,然后我两就开始往回走,这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了。

  其实现在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三舅,但就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这一系列的事件其中信息量太大,以至于我甚至有点理不出头绪。

  “小北,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三舅看我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说了我一句。

  “三舅,那个黑猫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跑老爸的棺材里去了”?

  我想了想就问了这个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那个黑猫是后来被人放进去的”。

  三舅边走边说道:“而且还是被人施了法放进去的,对方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把你们家所有人都害死,这种恶毒的手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可我们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虽然这些事情我不懂,但我也知道不管什么人做什么事,他都会有动机,像这种直接让我们家断子绝孙的做法,除非跟我们家有深仇大恨,不然没有人会这样做的。

  “那可不一定”。

  三舅摇摇头道:“你没得罪过什么人,并不代表你老爸没得罪过,就算你老爸没得罪过,也不代表你爷爷没得罪过,总之不管怎么说,确实有人想将你们家置于死地而后快,我现在甚至可以肯定,你们家不是遭了天谴,而是被什么非同寻常的人物给下了诅咒,或者是施了秘法”。

  “我艹”。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爆了句粗口,然后问三舅,“那你的意思是这仇恨应该来源于我的祖上,而我只不过是被受牵连”?

  “目前来看,因该是这样吧”。

  三舅有些不确定的道:“不过凡事都存在变数,尤其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那更是千变万化,所以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

  “那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

  三舅沉吟了一下道:“等回去了我先教你学习驱鬼除邪这方面的秘法,不求你去帮人家驱鬼镇邪,到时候能够保护自身也就行了”。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总之其他的我也不想去深究了,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