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捉鬼记

返回首页阴阳师捉鬼记 > 第六章古书秘法

第六章古书秘法

  等我跟三舅回到他的山洞时,天都已经快亮了,三舅塞给我一本破烂的古书,我接过来看了一下,书很薄,感觉最多也就是几十页的样子,而且纸质都发黄了,也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书了。

  “这是一本古代阴阳大师的手札,上面记载了一种逆天的秘法,我钻研了大半辈子也只是看懂一些皮毛而你,你拿去好好研究吧,看看能不能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三舅说完就直接趴床上去睡觉了,我拿着古书愣了半天,怎么都感觉有些荒谬,“这他娘的又不是拍电影,随便拿一本书就是武功秘籍,然后转眼就变成顶天立地的大侠了”。

  不过现在三舅已经给我了,我也不能不要不是,就当它是武功秘籍好了,这样想着我就将古书塞进了怀里,然后也倒床上睡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三舅已经做好了饭,我起来吃了点,三舅就开始问我,“那本书你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还没看呢”。

  我心不在焉的回了三舅一句。

  “那你拿回去好好研究吧,这段时间就先不要来我这里了,我需要布一个阵法好好推演一下劫难的源头,只有搞定了这事才能好着手去研究你的事情”。

  三舅说着就下逐客令了,其实这山洞各种不舒服,我也不想多待,只是临走的时候问了三舅一句,“那我什么时候再来”。

  “三天后”。

  三舅的回答比我的提问简单多了,我不由得撇了撇嘴,然后就直接往家里走去,这次是直接回我家,来都这么好几天了,还没回家呢。

  其实现在家里也就我奶奶一个人,因为我妈还在三舅家陪我外公外婆呢,毕竟他们现在还在伤心阶段,需要我妈的陪伴。

  土砖垒起来的农家小院,三面瓦房,一面院墙,这就是我家,我在这里度过了十六个年头,这里也承载了我童年所有的记忆。

  八年了,我都整整八年没有回过家了,这些老房子已经显的更加破败了,不过屋子里面收拾得很干净,即使我这间八年都没有住过人的房子也一样干净,可以想象,母亲这些年肯定也经常进来打扫。

  看着屋子里如同八年前一样的摆设,我一时之间真的是感慨万千,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就涌上了我的心头,好像所有的过往都只发生在昨天,但我知道,这一切都过去八年了。

  躺在床上,我从怀里摸出那本残破的古书,封面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我看了半天我才勉强认出四个字,“阴阳大法”。

  虽然觉得这个不怎么靠谱,但最后我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翻开了这本残破的古书。

  “阴阳之气,万物之母,生于天地,包罗五行,可驱厉鬼,可破诸邪,天下万法,唯我阴阳......”。

  我看完之后觉得这上面记载的应该就是一种秘法的修炼口诀,其实这段口诀也就短短两页,后面大多数都是这本手札主人记载的心得,还有一些使用诀窍,手印,修炼的方法之类的,总之这第一遍我是看了个稀里糊涂。

  后来我又看了好几遍,发现这大概意思就是在心里默念这段口诀,然后五心朝天,手捏阴阳法印,整日用盘膝打坐的方法来修练。

  据这上面记载的,要是能够在体内修炼出阴阳二气,那就等于是入门了,到时候将阴阳二气分布于全身,就可以令诸邪退避,万法不侵。

  若是将阴阳大法练至大成之境,那更是可以成就阴阳法身,至于阴阳法身到底有什么作用,这上面也没有记载,总之我觉得有点玄。

  虽然我不怎么相信这些玩意,但现在,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还是盘膝坐在床上,照上面记载的方法修炼了起来,这时候我甚至在想,要是让其他人看见,估计百分之百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吧。

  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还真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入定的状态,而且一坐就是一晚上,等我再次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起身感觉了一下,也没什么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显然这玩意不靠谱,要不就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起到作用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晚上都会以这样的方式去打坐,虽然没有睡觉,但并不觉困倦,而且现在好像更容易进入心无杂念,无我无他的境界。

  这种境界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总之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四周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但又很真切的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甚至能感觉到四周的一切,不错,就是能感觉到,而不是看到,因为打坐的时候我是闭着眼睛的。

  三天后,我再次去了三舅住的山洞,当时三舅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出去。

  “三舅,你干啥去”?

  我进去就问了对方一句,因为三舅有行动,一般是没什么好事,不过我这好奇心太强,就是喜欢去看不好的事。

  “我出去办点事,你在这里等我”。

  三舅说着拎起一个黑色的布包,背着桃木剑就准备离开。

  “喂,你有没有搞错”?

  我一听当即就开始抗议,“你不是让我跟你学习一些驱鬼除邪的法术吗?现在你要办事,就算我跟去帮不上忙,好歹也能长长见识吧,在这里等你有啥意思”?

  三舅沉默了一会,好象有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

  “那你跟我走吧,不过到时候学机灵点,别呆头呆脑的,不然我都被你连累死了”。

  三舅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我心里虽然很不服,但这时候我也不跟他计较了,麻溜的跑出去就跟在了三舅身后。

  月黑风高,我跟三舅再次走在这样的羊肠小道上,三舅说我呆头呆脑,我更觉得他贼头贼脑,跟着他,我都见不得光了,每次出门都是大晚上的,怎么感觉都别扭的不行,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情况确实很刺激,尤其是对于我这种好奇心很强的人来说,那更是满怀期待。

  后来我跟三舅来到了一片大荒地里面,最后三舅找到一个坟头,就开始指挥我上前去挖掘,我心里自然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毕竟我他娘的是来看好戏的,又不是来下苦力的。

  不过后来在三舅的再三威胁之下,我也只好妥协了,你说这家伙也真够狠的,说我要是不挖,他就请鬼来整我,我就去了,他还是不是我舅舅?

  虽然满肚子怨言,但谁让我胆小呢,没办法,这会只能出苦力了。

  三舅坐在一旁悠然自得的抽着烟,而我却抡着锄头拼命地挖着坟墓,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你就在那舒服吧,等我把坑挖好了,就直接把你埋了,这次看谁还能把你从坟墓里掏出来”。

  这里的土感觉很硬,也不知道人埋进去多少年了,挖了没一会,我已经累的是汗流浃背了。

  “大外甥,你这身体可要好好锻炼啊,正当年轻气盛的时候,怎么看着这么虚啊”?

  三舅看我累成这样,还不忘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再虚也没你虚,最起码没爬进棺材”。

  我不甘示弱的讽刺着三舅,等我将里面的棺材彻底挖出来的时候,直接都已经累得虚脱了。

  不过这时候,我没来由的心里有点发毛,这棺材给人的感觉好像里面藏着一个庞然大物一般,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心悸,总之感觉就是非常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