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13、赵老倌家的那些鬼事

13、赵老倌家的那些鬼事

  先生听了说既然找到了亡魂的真主,就好办很多了。

  所以他们初步的猜测是,当时我太小,小孩子本来就容易招惹这些脏东西,奶奶叫魂的时候亡魂没有回到尸体上,而是一直跟着我,一直到我九岁时候丢了魂,所以才附在了我身上,和王叔的亡魂抢身体。

  这也才引出了后来发生的这一系列事。

  到此先生还特地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我还记不记得当时为什么会忽然喜欢那个纸人,是不是看见纸人上有什么,又或者是有人抱着纸人让我过去拿之类的。

  先生的话让我打了个冷战,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是在问我有没有看见赵老倌他儿子的亡魂。

  这件事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更何况当时我还那么小,根本分辨不出倒底哪个是人哪个是亡魂,即便真是赵老倌他儿子的亡魂将纸人递给我,我也不会想到这一层。

  于是面对先生的这个问题,我只能摇了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记得。”

  事情既然已经找到症结在哪里,于是赵老倌家这边是少不得要去祭拜的,只是似乎赵老倌家也不对劲。

  赵老倌一共有四个子女,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二儿子在我四岁的时候从高处摔下来死了。但是另外三个子女也都没活过四十。

  他大儿子在村外养鱼,有一天他媳妇去给他送饭,发现尸体泡在鱼塘里,人都泡肿了,而且他大儿子不喝酒无不良嗜好,也没什么仇人,并且是个通水性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淹死在鱼塘里了。

  大女儿嫁到了外面,但也是有一天忽然就喝农药死了,连她老公都不知道,唯一能说的出来的就是半夜她忽然起来了,当时她三岁的儿子还问她说妈妈你去哪里,但是她都没搭理,就出去了,她老公当时也醒了,以为妻子上厕所,还安慰儿子好好睡。

  可是这人一出去就是半个多小时,这时候丈夫不放心才出去找,谁知道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在耳房里听到有动静,进去一看他媳妇口吐白沫,整个人都在抖,当即他就把她往医院送,但是还没到医院人就死了。

  赵老倌他小女儿死得就更离谱,据说是在院子里好好走着,摔了一跤就死了。

  这些事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赵老倌家的确可怜,一共养了四个孩子,谁知道都死了。

  据说赵老倌媳妇哭瞎了眼睛,已经彻底瞎了,而赵老倌疯疯癫癫的,每天四处游荡,尽捡一些死掉的东西带回家去,什么死鸡,死猪,死耗子等等,问他捡了干什么,他就笑嘻嘻地说捡了回去吃。

  久而久之,全村人就对他很是嫌弃,兴许早先还可怜他,但是渐渐地也就变成了厌恶。

  听到这里,先生说:“这事还真不是巧合,他家有请人看看是问题出在哪里吗?”

  奶奶说,在他家二儿子摔死之后,找先生算过,帮他家看的先生说是他家二儿子惹了冤死鬼,其他的就没说出什么了,后来赵老倌叫也去送了这个冤死鬼,哪知道全家人还是遭遇了不测,没有一个子女幸免。

  先生听了忽然说:“胡扯!”

  听先生这么说,父亲问他:“先生觉得不对?”

  张先生才说:“凡家里遇到有人横死,首先必定是家宅祖坟不和,其次才是人神鬼头,帮看的这人不看家宅祖坟,就说冤魂索命,实在是误人害己。”

  父亲听了说:“先生看得的确准,帮看的那个先生后来果真也死了,据说是喝酒喝多了从屋檐下跌到了院子里,因为跌了头,当场就死了。”

  先生叹一口气说:“果然是害了自己。”

  父亲问先生:“那么先生以为赵老倌家的灾祸在哪里?”

  先生说:“没看到他家,没见过他家的人,我暂时还说不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事多半出在家宅祖坟。”

  本来以为找到了生主事情会容易一些,哪知道赵老倌家又是这种情形,这是不是在说,他儿子亡魂缠着我,里面也是有原因的?

  第二天先生、父亲和我去了赵老倌家,他家离村口的河很近,离了昨晚我走过的桥也就四五百米。

  赵老倌家已经很破败了,大约是常年只有两个老人住在里面,至于他大儿子媳妇和孩子,本来是留在这个家里的,但是后来他家接连的死人,最后忽然就带着孩子走了,于是整个家就剩下了赵老倌夫妻俩。

  我们去的时候,赵老倌不在,但是家里堆了很多他捡回来的死尸,而赵老倌他媳妇则在屋檐下坐着。

  因为这些死物的关系,进入到他家一股臭味就扑鼻而来,让人不愿再踏入一步,但是为了弄清楚情况,我们还是忍着臭味,来到了屋檐下。

  赵老倌他老婆不但眼睛瞎了,耳朵也背了,我们来到跟前也没什么反应,最后还是父亲大声地打了招呼,她这才知道家里来人了。

  只是听她开口,她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迷糊,虽然耳聋眼瞎,可却是个明白人。她说家里很久没来人了,问我们是来干什么。

  父亲不能直接说他儿子亡魂跟着我的事,只说是过来看看,老太太当然不信,她说这家里旁人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有人来。

  她这话说得清楚而且一针见血,反倒是父亲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她也不等父亲接口,说道:“你是为了你家小子的事吧,昨天晚上在外面闹腾的就是你家吧。”

  父亲惊讶地看了看先生,先生没什么表情,一直在打量他们家,以及那一堆死物。

  父亲讪笑说道:“你耳朵背,怎么都听得到。”

  老太太说:“我哪里听得见,都是老头子告诉我的,他耳朵尖,像我又瞎又聋,只不过等死罢了。”

  我们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带先生过来看看他们家,顺便问问帮他家二儿子的事,老太太听父亲提起他二儿子,立刻警觉了起来,问我们问一个死人做什么。

  既然她都已经知道做完的事了,于是也没再瞒下去,但是说的时候省去了她二儿子亡魂缠人的这一截,只是说当年我可能因为年纪小,在他儿子的葬礼上冲撞了什么东西,所以想去她二儿子坟上拜一拜。

  她倒也没说什么,只说我们愿意去拜就去吧,他家老两口好多年都没去了,老头子疯疯癫癫的根本说不着,而她就更去不了了。

  于是父亲问了她二儿子坟地具体的地址,又说了些别的话,这才走了。

  在路上也不好讨论这些,于是回到了家里,父亲才问先生看出来一些什么没有。

  先生一路上都皱着眉,一直默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先生说:“他家的事,果真出在住宅上,他家四个子女算是枉死了,要是早些能看出来,或许还能活命。”

  接着先生似乎是为了应征自己的一些猜测,于是问了奶奶一些事,大致上也就是桥的另一头是从什么时候成为下葬必经的招魂处的,还有知不知道赵老倌家的房子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

  两个问题就算奶奶也是无从回答,她唯一能给出的答案就是从她嫁到这个村子开始,桥头就已经是招魂处了,也从没有人问过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的。还有就是赵老倌家的房子,奶奶说这房子据说是赵老倌他父亲那一辈的时候盖起来的了,真要去追究是什么时候建的,还真不知道。

  得了奶奶这样的回复,先生似乎已经满意了,然后他才说:“那就是了,赵老倌的房子犯了阴邪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