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14、阴邪煞

14、阴邪煞

  我们不懂住宅风水,于是问先生什么是阴邪煞,先生说阴邪煞容易产生阴邪之气,家宅人员容易生病、发生意外,像赵老倌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四个子女俱亡,老头疯癫,老太太瞎眼耳聋就是阴邪煞最明显的体现。

  阴邪煞之所以会出现,主要是住宅周围毗邻阴气极重的地方所致,赵老倌家自然就是因为毗邻桥头的招魂处。

  其实他们家也不算近,但是只因为他们家前面几乎再没有人家隔着,而他们家也没有围墙大门之类的东西,整座屋子正对着的方位,又刚好是桥头招魂处,虽然距离远,但是与招魂处遥遥相望,自然而然就成了阴邪煞。

  先生还说,似乎是有人故意要害这一家人,去他家的时候,先生留意到在他们家的正门上还挂着一面镜子。镜子在风水上本来就是阴邪的东西,特别是每天面对斜着的镜子,天长日久自然而然就会发生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先生估算了方位,招魂处和镜子刚好错开了一些,也就犯了这个禁忌,两种煞气双管齐下,赵老倌家不出事都难。

  我听了只觉得脑后一阵阵地冷气腾起,我插嘴说:“赵老倌他父亲不知道这些吗?”

  先生说:“要不就是他家大意,但是一般建房都会找地师来看,如果地师看了,就只能说要不是地师滥竽充数,要不就是地师和他们家有仇,巴不得他们家全家死绝。”

  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父亲担心的自然是我和他家二儿子亡魂的事,先生说因为阴邪煞意外死亡的人本来就有怨气在体内,人死后这些怨气就会变成煞聚集在亡魂里,这件事到了这里,并没有我们起初想的这么简单。

  我看先生的表情,似乎自始至终都在想着一件事情,但是似乎又想不出一个正解来,我也不敢太确定,于是就多嘴问了一句,说是先生是不是还有什么想不透的事情。

  先生倒也没有隐瞒,他说他觉得赵老倌捡回去的那些死物有问题。

  听见先生说那些死物,我想起当天的情景,禁不住一阵恶心,说道:“他们家不会真的拿来吃吧。”

  父亲听了说:“疯人说的疯话,不用太当真。”

  先生说:“那些东西的确被吃过,但不确定是不是赵老倌吃的,只是听他媳妇说话,似乎赵老倌不像特别疯的人,顶多也就是有时候迷糊一下,否则他怎么能和老太太说昨晚的事。”

  先生说的理,我们自然没想到这一层,于是纷纷猜测,如果真不是赵老倌夫妇俩吃的,那又会是谁?

  我们自然不可能到赵老倌家去做调查,于是到了这里也只好就此作罢,先生选了日子,然后到赵老倌他二儿子坟上祭拜,想着两个亡魂先安抚了一个,也就不会有这些个奇怪事再发生,之后再找找自己的生魂,看倒底是哪里去了,还找不找的回来,先生说最坏的打算,就只能是他们二者之一的亡魂在我身体里一辈子,他说,相比之下,还是王叔的亡魂更好一些。

  毕竟赵老倌他二儿子的亡魂带了煞气,对我终究不会太好,如果弄不好,还会把他们家的阴邪煞带到我们家里来。

  大约是赵老倌知道了我们去过他家的事,傍晚的时候他竟然跑到我们家来了,赵老倌虽然疯疯癫癫的,但诚如先生所说,只怕他的疯癫真的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一点也不邋遢,与他去捡死物以及家来那臭气冲天的景象根本就不像。

  他来我们家倒也不是来闹的,当然刚看到的时候父亲和母亲还是吃了一惊,但碍于情面,还是邀他进来,他就真的进来了,只是进来到院子里以后就不再进屋子里,并不是父母亲不愿请他进来,而是他不愿,他一直重复着他就在院子里站站就好了。

  我好奇站在二楼看了看他,他立刻就看到我了,我记得当时他朝我喊了一句:“二栓子,你没死啊。”

  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以为他说的是疯话,就没理他,因为接着他就自己嘻嘻笑了起来,似乎又开始发疯,然后就从大门出去了,边走边嘻嘻笑着说:“没死啊,没死啊。”

  可是父亲和母亲却看着我,他们的神情带着浓重的恐惧,显然是被赵老倌这句话吓了一跳,他们说二栓子是赵老倌二儿子的小名。

  我安慰他们说或许是赵老倌认错人了,父母便没说话了,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因为我这句话而如释重负。

  后来赵老倌也没再来过,这几天也都相安无事,然道就是去赵老倌他二儿子坟上祭拜。

  祭拜的话只是先去看看他的坟地之类的,像是去认个地,至于祭祀安魂的事,是要等去看了坟地再作商议的。

  他二儿子的坟也倒号找,虽然葬在山上,但却并不在大山里,也不偏僻,很容易就到了,只是到的时候,那里却不是一座坟,而是两座坟一起。

  并排有两座坟,一座的墓碑上刻着赵老倌二儿子的名字,但是旁边的墓碑却是空白的,两座坟一样新旧,看样子是一起建的,只是因为旁边的坟是空白碑,更像是一座空坟。

  其实看到的时候,我有些不解,因为按照我们村的习俗,一家人的坟应该是在一起的,如果坟地够宽,还会和祖坟在一起,但这里就只有这两座坟,就算赵老倌一个女儿嫁出去不算,那还有他大儿子合小女儿的,他们的坟却不在这里。

  算起来他二儿子死了也有十四年了,也就是说旁边的这座坟也在了十四年,是空了十四年,还是只是忘了给墓碑刻字?

  一时间这就成了我们看坟最大的疑惑,最后我们也猜不出一个究竟来,于是将带来的供品和纸钱都烧了,算是来祭拜过,为了祛除煞气,先生特地叮嘱带了一挂炮来,等祭祀完就鸣放。

  父亲将鞭炮引燃,在坟边空旷的位置炸了,然而这炮才炸完,忽然见到似乎是那日在家里出现过的大老鼠,呼啦啦就从旁边的空坟里钻了出来,然后一溜烟就窜进了草丛里。

  它的出现吓了我们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见有老鼠跑出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听我说似乎是在家里见过的,大家都开始疑神疑鬼了起来,然后先生说在空坟周围找找,看这老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我们于是围着空坟找了一圈,最后在坟尾一步外的地方找到一个洞,隐藏在草丛里,大约有人头大的一个,里面黑洞洞的。

  先生看了看,父亲问说要不要将它堵了,先生说先不要动,现不说坟里葬不葬着人,坟上的事会体现在家宅人员中,胡乱弄会让赵老倌家更加不安。

  我们找到了老鼠洞,却也没有将它怎么样,只是猜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在里面,而且到了现在,似乎有一些不解的事已经开始明白,无论是王叔那边还是赵老倌家这边,都与老鼠有关。

  而且王叔的坟里也出现过老鼠,我说我们家的事会不会是老鼠作祟。

  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本是随便说的,但是先生却严肃地说:“这事恐怕还真出现老鼠身上。”

  先生说有些事回去还得好好理理,很多事只有奶奶知道,我父亲也不清楚,所以还得问奶奶,而今天奶奶并没有和我们一起来。

  还有就是先生说,赵老倌家还要去,这些事得问明白了,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