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16、奶奶出门

16、奶奶出门

  后来我就醒了,因为我最后看见有一只老鼠忽然从纸人里钻了出来,我往后跌倒,可是身子却没有落地,而是一直坠,一直坠,接着就惊醒了。

  醒来之后发现只是一个梦,这才舒了一口气。

  大约是半夜没睡好,所以早上贪睡了一些,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在,而先生和父亲则取了赵老倌家。

  我无所事事,就在客厅里看电视,但是却一点也看不进去,老是想着晚上做的那个梦,只是除了这个梦里的场景,关于下葬的场景我还是一点记忆也没有。

  我没敢和母亲说这个梦,而且自小奶奶就告诉我梦是不宜早上说的。母亲见我这么晚才起来,多问了我两句,我只告诉她晚上没睡好,早上就睡过去了。

  大约是因为我从不贪睡,今天例外睡到现在,再加上我身上出了这事,母亲难免不警醒一些。

  但是接着母亲的话让我有些瞠目结舌,她说她不知道我还睡着,我在寻常起床的时间已经起来了,而且还去了奶奶家。

  我说不可能,我一直都睡着根本就没起来过,怎么还会到奶奶家里去。

  母亲听了脸色也就忽然变了,我们似乎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劲,母亲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睡在床上的,而我就压根不知道自己起来过。

  母亲紧张起来,问我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好,我说没有,只是觉得心上忽然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本来以为自己身上的这些诡异景象,已经稍稍收敛一些了,可哪知道忽然就又出现了。

  母亲见我没什么不对劲,又不放心留我一个人在家,加上奶奶最近似乎不大愿意到我们家来,于是母亲说让我和她去找奶奶看看。

  母亲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我既然记不得这茬事,是不是又丢魂了,还有就是去奶奶哪里也好和奶奶证实我早上倒底过去干什么。

  可是去到奶奶家的时候,大门却关着,叫了一阵也没人理,幸好我带了奶奶家的钥匙,于是把门打开了,进到院子里只见屋门都锁着,奶奶不在家。

  一般来说早上奶奶都不会出门,我和母亲也想不出奶奶会到哪里去,如果只是出去一趟不用把屋门都关起的,一般这样子,奶奶都是要出去很长时间的。

  我和母亲找不见奶奶,都有些疑惑,特别是母亲似乎显得有些凝重,其实大人都是这样的,巴不得所有灾祸都出在自己身上,只要子女有一点不舒服,都会着急得不得了。

  我见母亲这样,于是安慰她说或许奶奶只是出去串亲戚什么的了。毕竟父亲不是独子,奶奶还有姑姑们,偶尔去姑姑家转转于是有的。

  母亲听了也只能这样想,于是我们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父亲和先生还没有回来,加上时间也不早了,母亲开始做早饭,我也无心看电视,就坐在院子里。

  哪知道母亲才去了厨房没多久,忽然就惊叫一声,然后就是乒呤乓啷的声音,我立刻起身往厨房来,可是还没走几步,母亲的生硬就从厨房里传来:“石头,你不要进来,是老鼠。”

  母亲素来知道我怕老鼠,果真,母亲话音还没落,我就看见那日出现过的大老鼠就窜到了院子里,然后就窜到了墙头,然后就不见了。

  母亲拿着火钳从厨房里追出来,也是惊魂未定,我问:“它从哪里钻出来的。”

  母亲说她打开灶门打算生火,哪知道才打开就看见它在里头趴着,着实吓了她一跳,然后母亲顺手拿起了火钳,它趁着这间隙钻了出来,可还是挨了母亲一记打,只是它身子大经打,这一下也并没有打到要命处,所以才让它逃了。

  母亲说幸好我不在厨房里,我说其实我也没有想象的那样害怕。

  母亲听见我这样说,才说道:“在我面前还逞什么强,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害怕什么,不怕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其实我压根就找不到自己害怕老鼠的根由,好像从出生开始就怕这东西,听见母亲这样说只能讪笑说:“我好像天生就怕这东西。”

  母亲听了笑起来说:“谁会是天生就怕的,小时候你可不怕咧,要不是……”

  母亲光顾着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住了嘴,好像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于是就问:“要不是什么?”

  母亲立刻收起了笑容:“没什么,你坐着吧,我去做饭,你爸和先生快回来了应该。”

  见母亲言辞闪烁,我知道关于老鼠的这茬子事,他们都知道为什么我怕,可就是我自己不知道。

  后来父亲和先生回来了,母亲把老鼠这事说了,先生皱眉说我们家的房子并不犯煞,方向这些也没问题,按理说是不会有这些事的,最后先生还是说,人宅不宁,一般都和祖坟有关,我们一直从郑老秋、王叔和赵老倌家找问题,却没有从自家身上找,或许这些事的根源是出在自家也说不准,只要这边解决了,其余的也就自己散了。

  先生还说,我们家既然犯老鼠,他估计家里不止一只,可能会有一个鼠窝,因为一般都有这样的说法——独鼠不在家,家里不是有一般大的,就是有小老鼠。

  被先生这么一说,我只觉得毛骨悚然,家里有一只也就罢了,有一窝的话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于是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全家开始找鼠窝。

  只是先生说即使找到了,赶走了它们也只是暂时的,只要源头的问题没处理掉,就还会有新的来,所以眼下只能先找,赶出去,暂时不要出事,再找倒底是哪里引起的。

  只是全家人忙活了一天,也没找到任何东西,别说是老鼠,就连一个鼠洞也没有,说起鼠洞,我说它们要打鼠洞也不一定打在家里,打在外面呢?

  因为上次在赵老倌他二儿子坟边的时候,那个老鼠洞就在坟边的位置。

  于是我们顺着房子周边找了一圈,最后果真在一个死角、基本上没人去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洞,因为那地方很少有人去,长了很多杂草,这个鼠洞就打在地基边上,恰好被杂草盖住,如果不是刻意找根本找不到,更何况这种一个死角,谁会没事跑进来。

  发现了鼠洞,于是父亲找了石头来当即就将它堵了。

  也不知道这样管不管用,忙活了一天,也不算白忙活。然后全家人才像松了一口气,接着才又说起了早上的事,第一是我,第二自然就是奶奶出门的事。

  于是母亲让父亲去看看奶奶回来没有,如果回来了,顺便问问我早上都过去干什么。

  至于我的事,自然要问先生,先生听了之后说,要么是梦游,要么是失魂了。

  母亲说我从来都没有梦游的情况,所以就只能是失魂了,可是母亲说失魂了不是应该看上去呆滞犯傻的吗,可当时我不但说话清晰,而且也丝毫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先生于是就不说话了,然后说还是等父亲得了奶奶的答复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父亲就回来了,他说奶奶还没有回来,我们都很惊讶,母亲问父亲说奶奶回去哪里,父亲也是一头雾水,他说奶奶很少出门,就连几个姑姑家也很少去,甚少会有出去将近一天的情景。

  父亲也不得要领,只能说奶奶可能自己想通了,想出去转转呢,但这个说辞怎么听都怪怪的,似乎不大靠谱的样子。

  大约到了快天黑的时候,奶奶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