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21、大白天见鬼

21、大白天见鬼

  赵老太没听清我在说什么,我于是大声地又重复了一遍,赵老太才说:“对,就是隔壁镇的那个郑老秋。”

  我继续问说他既然是隔壁镇的,那她怎么会知道他。

  赵老太说这郑老秋啊,起先是我们村的人,他家就住在桥的另一边,但是他从小可怜,才一岁的时候母亲得了怪病,过了一年就死了,他父亲靠捡垃圾为生,所以从小郑老秋也跟着他父亲捡垃圾,村里的人都很嫌弃他们。

  有一次郑老秋和他父亲沿着河边捡垃圾,他父亲看见河里飘着一个轮胎,于是就下水去捞,哪知道因为河水急,他没站稳身子,被冲进了水里,郑老秋他父亲本来就是不会游泳的,这一进水就没再直起来,刚好那一久又是河水大涨的时候,他就这样活生生被水给冲走了,是生是死也不知道,据说最后连尸首也没找到。

  当然村里人都嫌弃他父子俩,也不会用心去帮着找,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那时候郑老秋才七岁,估计他看见父亲被水冲走吓到了,自那之后就变得痴痴傻傻的,见人除了只会傻嘻嘻地笑之外,就什么也不会,很快他就成了村里公认的傻子。

  至于他家,因为本来就搭建的简单,有一年下暴雨就塌了,而且自从郑老秋疯了之后,他也不在家里住,都是在祠堂那里过夜睡觉,久而久之,他们家就荒废了,后来房子塌了,村里就把这块地收了,弄成了村里的公用田。

  不过村里的人倒也没打他家的心思,包种田地的人家不用交租,就负责管郑老秋的伙食,村里的意思是虽然他是个傻子,但毕竟是个可怜人,不让他饿着就是了。

  郑老秋这样傻乎乎的一直到了三十来岁,忽然有一天村里人在祠堂边上就看不见他了,而且一连个把月都不见,村里人还猜测着他是不是遇到了不测,死在哪里了。

  郑老秋不见了,村里人也没留意,其实应该说也不关心,直到有一天一个人去隔壁镇见到了他,起初这人根本认不出来,因为郑老秋似乎不傻了,说话做事都正常了,回来之后他和村里人一说,人们都以为天方夜谭,也有的人说是他祖上积德,总算没有让他这样痴傻一辈子。

  后来郑老秋就在隔壁镇住了下来,至于做些什么,就像前面说的,无非就是帮村里看看田地,后来就出了那趟子事。

  说到这里,赵老太摸着她孙子的头,连连感叹道:“我只是希望这孩子不要像老秋那样就好。”

  这孩子倒也乖,在一旁静静听着,也不捣乱,然后赵老太对他说:“去,去楼上玩去。”

  然后他才一溜烟跑了,边跑边打量了我几眼,大概是见到陌生人觉得很新奇。

  既然知道了郑老秋也是我们村子的人,之前那个猜测就更加真切起来,难道这些事都出在赵老倌家?

  我于是又打量了一遍他们家,接着就看见了先生说的堂屋上挂着的那面招煞的镜子。

  出于好奇,我问赵老太他家为什么要在堂屋前挂一面镜子,赵老太说这面镜子为什么要挂在那里她也不清楚,因为自从她嫁进这个家,这面镜子就已经挂在上面了,大概是这房子建起来的时候就挂在上面的了。

  我又问这房子建了多长时间了,赵老太说大概是她公公的祖上建起来的,至于到底是哪一辈,就连赵老倌也说不清楚。

  这的确是一幢老房子,看样子也看得出来有一些年头了。见这些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就有了离开的念头,我觉得来之前有很多想知道想问的,可是来到他家之后却觉得根本无从问起,也无从找寻。

  我和赵老太告辞,赵老太大概也知道我为什么来,临走的时候她说我父亲和先生来过两次,她也大致知道为个什么,她说这桥边冤魂多,出现像我那晚那样的事是常有的,让我不用担心。

  我谢了她,至于内里的事情也没必要解释清楚,于是就走了。

  从赵老倌家出来,在我要回去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桥上去看看,那天是晚上,我也没留意周遭是个什么样的情景,虽然平时也会经过这里,但都没有仔细留意过,现在到了旁边,就想过去仔细看看。

  我走到桥上,顺着桥走过去,因为是白天,已经没有了晚上的那种阴森感,觉得也没什么不寻常的,来到招魂处边上,因为最近村子里也没死人,所以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千烧得炭灰还存留着一些,再者就是河边上种着的密密麻麻的桑树。

  我觉得没发现什么,也没意思,于是就回去。

  回到家里之后母亲已经去奶奶那里找过我一趟了,正着急,见我回来立刻就关心地凑上来问我去哪了,我说出去随便走了走,母亲上上下下观察了一遍,见没有异常才放下心来,嘴上说以后我出去要告诉她一声,要不还以为……

  后面的话母亲就说不下去了,我知道母亲要说什么,于是安慰她说我就是出去走走,没做什么,也没发生什么,母亲这才安心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奶奶也过来了,大致的意思是过来看看我回来没有,她也放心不下,见我好好地在屋子里,也就放心了,说了我几句就回去了。

  至于去了赵老倌家的事,我自然是不敢和他们说的。我见父亲不在家,于是问母亲他去哪里了,母亲说父亲出去了,也没说去哪里。

  我就没再追问下去了,于是又说起了王叔家的事,至于他家又出了什么事,王叔他媳妇也没说,就说要先生去看,去看什么总是遮遮掩掩的没说,先生也问了,王叔他媳妇总说先生去看了就明白了。

  我说这事恐怕不小,母亲没说什么,说等先生回来了再问问看。

  接着我又把话题扯到了赵老倌家,问母亲知不知道赵老倌大儿子死后,他媳妇和孩子去了哪里,母亲说也不清楚,我试探着问是不是重新嫁了人了,母亲听了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训斥说:“小孩子不要乱讲。”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知道母亲是在忌讳什么。

  过了一会儿母亲才说,谈论死人的时候要忌讳着些,否则会招祸端的。然后母亲才告诉我说据说他媳妇和孩子不久之后就出车祸死了。

  我听着母亲的说辞有些怪,问母亲说母子俩都撞死了?

  母亲回答说是的,母子俩都撞死了,据说孩子本来没有死,因为他媳妇护住了他,所以他媳妇是当场就撞死了,孩子当时还有口气,但拉到医院不久也就死掉了。

  听到这里,我猛地打了个冷战,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脊背腾地就窜到了后脑勺,大约母亲见我呆着不说话,问我说:“你这是怎么了?”

  我反应过来,不敢把实话说出来,只是说:“觉得一时间接受不了,他们家也太惨了。”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个小孩看我的眼神,或许是知道了内里,我忽然觉得他天真无邪的眼神更加可怕起来。

  我觉得害怕,但又不敢跟母亲说,于是就借口说去奶奶家看看奶奶,母亲也没什么意见,就随便我去了。

  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件事,越想越害怕,同时心里也存了个疑影,会不会是我弄误会了?

  总之这事让我一阵阵心惊,到了奶奶家刚好奶奶在门外烧纸钱,见到我她吓了一跳,立刻就停了手上的动作,问我说:“石头,你没事吧?”

  我闷声说:“没事。”

  奶奶见我不对劲,说:“没事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出什么事了?”

  我来找奶奶就是打算和奶奶说这个事的,我于是和奶奶说我们进去说,奶奶大概见我脸色很不对劲,将纸钱草草烧了就和我进到屋里来,然后关切地问我倒底是怎么了。

  我一五一十地把这事和奶奶说了,最后问奶奶说会不会是赵老太别的孙子什么的。奶奶听了一脸的凝重,然后急道:“石头啊,好端端的你跑到他们家去干什么啊!”

  听奶奶的话音,似乎我害怕的事是真的了,我说就算我身上出了这档子事,也没真见过那东西倒底长啥样,现在去一趟赵老倌家就看见了,还是大白天撞鬼。

  哪知奶奶听了说:“你的确就是大白天撞鬼,好端端的跑到那个是非地去干什么。”

  我问奶奶说她也觉得我真的看见了鬼魂?

  奶奶才说我就是大白天撞鬼,我估计都没去到真的赵老倌家,被什么东西给勾着过了桥,见到了那边的东西了。

  奶奶的说辞更让我脊背冒冷汗,我觉得晕乎乎的没听清,奶奶这才说:“那天夜里被勾了去没去成,现在大白天竟然被勾了去,石头,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一愣:“怎么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