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22、八字命格

22、八字命格

  我说我就是沿着回家的路回来的,大概是我没怎么明白奶奶的意思,好像她和我说的,和我自己想的完全不在一个调上。

  奶奶听我这样说也就没再多问,叮嘱我说以后不要自己一个人跑到赵老倌家去。

  我答应了,但他家那个小孩的影子依旧在心里挥之不去,于是问奶奶这该怎么解,奶奶听了表情有些不大自然,最后找了一个鸡蛋、一炷香和一些纸钱,让我在鸡蛋上哈了一口气,然后就拿着这些东西出去了。

  我跟着奶奶来到大门口,只见奶奶将鸡蛋放在地上,然后烧了纸钱,点了香插在鸡蛋旁边,我问奶奶这是在干什么,奶奶说怕我惹着祸祟回来,把它送出来。

  奶奶站起来,和我说快进去,别在外面干站着,我又问奶奶这事她打算怎么和父母亲说,奶奶说这事就不用刻意告诉他们了,他们知道了也只会干着急,等先生回来了和先生讨个主意,看有没有什么忌讳的。

  我于是整下午都赖在奶奶家里不敢回去,到了吃下午饭的时间,母亲送了饭菜过来,然后和我说吃了饭就回来,说是先生已经回来了,正找我呢。

  我不知道先生为什么回来就找我,他又不可能知道我去赵老倌家的事,奶奶听了也是狐疑,于是就说等吃完饭她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我们吃过饭回到新家,先生才见到我就说:“你先别进来。”

  那时候我刚好站在客厅门边上打算跨进来,被先生这么一说立刻就站住没再动了,然后先生点了一炷香给我让我拿着,我不明所以,接了香,然后就只见先生含了一口水就喷我身上,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做完之后先生让母亲接了我的香,让插到大门外去。

  他这才说可以了,我被喷了一脸水雾,但也不敢说什么,进来以后坐到了空着的沙发上,先生坐在我对面,他这才问我说白天干什么去了,怎么好像惹上了什么东西跟着。

  我不禁佩服先生,他连这个都看得出来,先生说做他们这行的,会有感觉,对面站一个人,有没有被东西跟着,就靠一种直觉,只要觉得不对劲了,就说明这人要出问题。

  刚刚他才看见我,就觉得我有些不对劲,说白了,就是一种瞬间的直觉,如果你真要找其中有什么诀窍,那很遗憾——没有。

  我只能如实地把事情说了,先生听了也是和奶奶一样的说辞,说赵老倌家邪乎,让我少去,免得再招惹出一些是非来,只是先生对于我说的那个小孩的事却未作评论,也没提,不知道是没注意还是什么的。

  然后他才说回来就找我的原因,原来早上王叔他媳妇来找先生去,是家里又出了事。

  据说一大早王叔他媳妇照常起来,来到院子里看到院子边上插着香,一共有三炷,三支成一炷,炷与炷之间隔着一样的距离,都烧了一般就熄了。

  王叔他媳妇觉得蹊跷,她自己根本就没点过香,于是就去问他两个儿子,哪知道一问两个儿子都说他们也没有点过,王叔他媳妇当时就慌了,她大概经历多了家里的怪事,于是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家里四四方方都看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赶来我家找先生去看看。

  先生去了之后也看了这些香,王叔他媳妇怕出事没敢动过,所以先生看的都是原样。先生说虽然是夜里,但是香不可能点到一半无缘无故就熄掉,我家也经常有夜里点香的习惯,第二天一早去看基本上香都是点完的,只剩下梗子。

  所以单单只看到香,先生就知道这事不对劲了,他为了确认,又问了王叔家的两个儿子,他两个儿子都说没点过,只是先生说他看到王叔他大儿子的时候,觉得他大儿子有些不对劲。

  先生在王叔家的时候见过他大儿子,他说这回再看见,似乎身上少了些灵气,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活人气,一般来说人看着会少活人气,无非是与死掉的东西接触久了,就像那些常年累月都守墓的人,你总会觉得他们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是一样的道理。

  于是先生就盘问了王叔他媳妇,这大儿子最近有什么奇怪的行为没有,王叔他媳妇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来,还是她二儿子说,好像他晚上会经常起来。

  他家的两个儿子是分开住的,大儿子住在下面,二儿子住在楼上。他二儿子说他晚上经常会被吵醒,好像都是下面开门的声音,有时候一晚会有三四次,听声音就是他哥哥住的那边传来的,他还说有次他起来看了,见他哥哥站在院子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也问过,但是他哥哥回答的都很清楚,叫他回去睡,他起来起夜。

  先生问王叔他二儿子说,他有没有看清他哥哥站在院子里干什么,二儿子说没看清,就只见他站着,似乎就是在小解。

  先生问大儿子,大儿子也说自己是起来解手,而且还被问的一头雾水。后来先生无法,只能问王叔他媳妇要了她大儿子的生辰八字,然后就觉得无比震惊,因为不看不知道,王叔他大儿子的生辰八字,和我竟然是一样的。

  然后先生说,据说王叔是四十多了才得了孩子,但这个孩子却不是他大儿子,而是小儿子,他大儿子是要来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可能不会生育了,所以就领养了一个,哪知道几年后,王叔他媳妇就怀孕了。

  先生问这个孩子是从哪里要来的,他媳妇说是离得比较远的一个山村里,那个地方的名字,我没有听过,先生一语带过,也没深究。

  于是先生让王叔他媳妇先别动这些香,烧了一些纸钱送出去,然后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找我,打算再核对下我的生辰八字有没有错。

  事实证明,的确是一样的,这事我自己更是惊讶的不得了,这世上竟有这样巧的事。

  一般来说,生辰八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命运自然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但因为后天的生长,特别是家宅和祖上墓葬的风水影响,会让命格本应该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衍生出两种完全不同的命格来,所以,即便我俩的生辰八字,但却不会是一样的命。

  虽然命不一样,但有些时候,却会有一样的祸端,这才是先生最担心的,他说既然王叔他大儿子开始有这种迹象,那我这边就要小心着些了。

  对于之前的那些,我不大懂,先生最后这句话的意思却是听了明明白白,他说我可能会出现一样的事,也可能不会,就看我们两家的风水对人的影响,是否已经让命格彻底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了。

  父母亲听了先生的话倒是特别地紧张,好似马上我真的就要出事一样,所以之前先生听我说去了赵老倌家,才会有那样的叮嘱,我看了看奶奶,心上只是隐隐觉得先生说的这些,似乎已经在发生了。但碍于当时的情景,我没敢说出口,倒是奶奶,她可能已经觉察到了什么。

  先生说明天他还要继续去王叔家帮他家看,让我在家里小心一些,他特地赶回来,就是告诉我们这事。我不禁想这个先生与其他的先生真的很不一样,一点架子没有不说,还如此尽职尽责,如果说他只是单纯为了钱,我觉得不是。

  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所谓缘分。

  这一晚,全家都弄了特紧张,连奶奶也说要真不行就到老家去住,现在老家请了经图回来,总比新家安全。

  倒是先生也没说什么,父母亲已经没了什么主意,听奶奶这样说,先生又没有异议,于是就同意了。

  趁着天没黑,我就和奶奶去了老家,在路上的时候我问奶奶说,为什么先生听了赵老倌他家孙子的事却没什么反应,难道他没听出来我要描述的意思还是怎么的。

  奶奶说先生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没听出来,他不说应该有他的原因。被奶奶这么一说,我更加不解起来,难道先生觉得这事无关紧要,所以没提?

  我自己也想不出一个究竟来,索性就不去想了,到了老家,奶奶叮嘱我说院子里不干净,要我天黑了就不要到院子里来,老老实实地呆在堂屋里看电视。

  我都应了,奶奶的意思无非是担心那口井,呆在堂屋里有经图镇着,那些脏东西是不敢进来的。

  于是我看电视,奶奶折纸钱,倒也没什么不妥,然后我就听见奶奶忽然叹了一口气,我觉得奇怪,于是问奶奶好端端地干嘛叹气。

  奶奶索性就不折纸钱了,只是坐在桌子旁,也没看向我,只是闷声说道:“就是想起你小叔了。”

  奶奶甚少提起小叔,即便提起也只是说一句——如果你小叔还在的话,后面就没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