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24、诡异的地方

24、诡异的地方

  后来我们一伙人也找不出什么对策来,只能就这样先暂时不了了之,我总觉得从我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怪怪的,这种怪很难描述,似乎觉得自己不是以前那个人了,又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可就是记不起来。

  特别是到了晚上,一晚上的睡睡醒醒,每次入睡都感觉自己即将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暗中感觉就好像要死掉一样,而且在这个时候,总会听到耳边似乎有人在和我说话,可是又听不清倒底在说什么。

  到了后来只要一醒来,就感觉很怕再睡过去,但是眼睛却根本不听使唤,很快就再也睁不开,我想睁开,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好像在那个时候,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这样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这种现象才消失了,我才终于得以好好地睡过去,所以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是汗,而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母亲说她来喊过我,我回答她说我很累,不吃早饭了。这些我自己并不记得,大约那时候正是整个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吧,后来母亲来房间里看过我几次,见我都睡着,也就没再喊我,等我睡起来了,才招呼我吃饭,家里这时候只剩下了我和母亲,先生和父亲去王叔家,我问母亲父亲为什么也去了,母亲说是先生让他去的,也没说为什么。

  我吃了饭,又开始犯困,于是就和母亲说我再去睡一会儿,正好这时候奶奶过来了,大约是早上她就来过了,听见我又要去睡觉,她说才刚起来怎么又睡,我觉得眼皮又有些睁不开,就说实在是困,可能是晚上的确没睡好,奶奶喊住我说,让我先别去睡,先到客厅里坐着靠一会儿。

  我于是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哪知道才靠下去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次又是一模一样的情景,我不断地听见耳边有人在说话,但是却分辨不清是谁在说话,是男的还是女的,在说什么。

  还是到后来,我感到忽然有人猛地拉了我一把,我就这样被惊醒了过来,而且我的身子半个悬在沙发外,很显然是有人拉了我。

  可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客厅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客厅的门是关着的,我还能听见奶奶和母亲在外面的说话声。这一惊,顿时睡意全无,于是坐正了身子,只觉得全身都是汗,当然,还有慢慢在心底滋生的恐惧。

  我坐了一会儿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从客厅里出来,来到外面,才看见奶奶和母亲正在院子里烧纸钱,看样子已经烧了很多了。

  我不解,问她们说好端端地烧这么多纸钱干什么。奶奶也没回答我,只是问我说睡醒了,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之类的,我回答说睡了一会儿不觉得困了。

  我本以为自己睡了很长时间,可是一看时间才发现只不过十来分钟,怪不得奶奶会这样问。

  我于是就在屋檐下坐下来,看着她们烧纸钱,脑袋里却全是刚刚惊醒时候的情景,那种既像是幻觉又像是真实的场景,让我有些脊背发冷。

  我坐着的时候,母亲来到我旁边坐着,我才反应过来她们已经烧完了,母亲问我在发呆想什么,这么入神,我自然不敢说刚刚睡觉的那事,于是就说是昨晚的事。

  听见是昨晚的事,母亲便没有再说什么了,奶奶也来到旁边坐下,却没说话,很久才问我说,昨晚我遇见了一个人,看清那人的长相没有。

  当时天黑,他又拿着手电筒,光刺眼,我是迎光看向他,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于是说不知道,但是感觉应该四五十岁的样子了。奶奶说隔壁镇也不是不认识她,但是我甚少去那边,认识我就很奇怪了。

  我听奶奶这样说,已经知道奶奶想说什么了,于是问奶奶说是不是觉得这个人蹊跷。

  奶奶说她也就觉得奇怪,不过万一真是巧合也说不定。我说奶奶可能是多想了,要不是没有那个人,我说不准都回不来。

  奶奶听了却没说话,很久才说出一句来:“我就怕是鬼指路。”

  奶奶这话一出,把母亲倒是吓了一跳,她顿时就惊呼出声了,奶奶见母亲反应这么强烈,于是安慰她说让她不要惊慌,她也就是猜测,因为奶奶也听得出来,我昨晚去过的那地方,就是郑老秋出事的地方。

  奶奶既然说了,也就不再遮着掩着,问我说当时我有没有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我嘀咕说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边嘀咕着边回想着那晚见到这个人的场景,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更何况当时我忽然出现在那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本身自己就有些慌乱,更是无法留意这些细节了。

  我想了一会儿说没有,奶奶听了说没有那就是最好的了。

  正说着话,然后就有人来敲门,母亲去开门,却是老成,只见他带着东西,他说去了奶奶家奶奶不在,于是就来新家找,果然在这里。

  不用说老成这是谢奶奶来了,我们家和老成家也算熟,一般邻里隔壁奶奶都是无偿帮的,但这些人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都会送一些东西来。

  而在老成进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想起了一点什么来。

  这时候奶奶和母亲都起身招呼老成去了,只剩下我一脸错愕地呆在原地。老成坐了一会儿也就走了,我听了一些他们的谈话,原来是快要黄昏的时候他儿子在河边的桑树林里玩,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哭了,可是越哭越不对劲,而且马上就变成了傻笑,一会哭一会笑,叫也没反应,于是这才找奶奶来了。

  奶奶去叫了之后也就好了,等他好了,问他怎么忽然就哭起来了,他说他在桑树里见到一个人,问他是什么人,他说不知道。后来老成他们也去桑树林里找了,什么也没找到。

  小孩子容易丢魂,这也是常有的事,我也没放在心上。等老成走了,我才和奶奶说,当然说的时候自己也不是很肯定,我和奶奶说,当时我好像没有影子。

  我不怎么记得了,所以有些不确定,但是脑袋里的确有个这样的景象,如果刚刚不是看见老成和母亲在太阳底下的影子,我自己也忽略这事了。

  奶奶听见说我没有影子,立刻脸色就变了,她问我说那么那人注意到没有,我说没注意到吧,要是注意到了还不被吓跑了。

  于是奶奶又问我当时我们离得有多远,我想了想说,最近的时候大概也有一丈左右吧。奶奶为了确定,又问了一遍我说,我确定当时我没有影子?

  这个我答不上来,因为当时是他拿着手电筒,我的影子是在身后,我觉得没有,是因为当时他给我指路的时候我转头的时候扫到了,当时压根就没有想到影子这一层,现在忽然想起了,才觉得不对劲。

  母亲说没有影子那是多么奇怪的现象,他就站在我面前,又不是一个瞎子,会看不出我没有影子。而且母亲说,她自己也走过夜路,用手电筒照出的影子是很长的,很难忽略掉。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再次开始心惊起来,因为我听奶奶说过,鬼魂才会没有影子,可是我明明是个人。

  为了证实我特地站到了太阳底下,明晃晃的影子的确就在身后。

  奶奶说只有两种情况,第一,要么是那个人真没留意;第二,就是他看到了,也知道当时是什么一个情况,而他就是故意来给我指路的。

  我问奶奶说那怎么解释我身上没有影子的事,奶奶说最有可能的是当时我的魂丢了,魂不在人身上。

  奶奶说很可能我人走到了那里,但是遇见了什么,然后人在了一处,而魂丢了到了另一处。

  说了这些之后,奶奶详细地问了我回来的路线,我将遇见这个人到回到家里的详细经过都说了一遍,只是在说到进到村子里的时候却有些模糊起来,我似乎有些记不起自己是怎么从村口回到村子里的,无论我如何回想,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进到村子的。

  奶奶听了问我说,是村口那片田地那里是不是?我说我不记得我走过那里,但是从我回来的路线,那里是必经之路。

  奶奶说问题可能就出在那里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还不好说,她让母亲和我好好呆在家里,她到哪里去看看。

  奶奶这一去就去了一个下午,等她回来的时候,父亲都已经回来了,只是先生却没有一起,父亲说先生住在王叔家了,我觉得王叔家的事似乎有些不大对头了,否则先生不用住在他家。

  果真,父亲说王叔家这回的这件事,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这样简单。

  我们还正说着这档子事,奶奶就回来了,而父亲回来也没有遇见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