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25、烧了半截的香

25、烧了半截的香

  奶奶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点了一半的一把香,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之后听奶奶说了她去那里的经过,我才知道,这些香竟然是她在那片田地里找到的,沿着一条田埂一直插的,在中间的位置,而且都只烧了一半。

  我说田埂上怎么会插着这样的香,可是我还没说完,就听见奶奶说这香是我们家里的。直到奶奶说了这句话,我才瞬间明白奶奶说这话的意思,她的一丝很明显,这是我拿出去的,因为除了我也不会有别人了。

  奶奶说她自己裹的香和别人的,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很显然是我拿了香到那里点上的。

  我听着有些瘆人,于是小声问说我好端端地到那里点香做什么。

  这我不知道,奶奶她们自然就更不知道了。

  于是这些香的存在,无疑证明了奶奶的推断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昨晚我一直都在村口的田地边上,而魂儿跑到了隔壁镇去。至于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些事,这就说不清了,因为之前丢魂的经历,我都想不起自己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我会跑到村口的田地上去?

  还有就是,九岁那年我觉得自己是跟着郑老秋在走的,可是这回我虽然遇见了郑老秋,之后却并没有再看见过他的身影,难道每一次他就是负责来勾魂的不成?

  说到郑老秋,父亲刚好又有话说了,他说有人去挖了郑老秋的坟。

  这是他今天去了王叔家才听王叔他媳妇说的。郑老秋那坟在的地方荒弃,也不会有人去,之所以知道他的坟被挖了,是因为大清早的他们村子里有个人就像疯了一样地在村子里大喊大叫,一路狂奔,身上浑身是土,据说他一路都在喊:“郑老秋不在坟里,他不在坟里……”

  说实话,大清早的村子里的人听了这话都有些不自在,因为郑老秋在他们村子里可是个禁忌,每家每户就连在提到的时候,都要忌讳着,更何况这人大清早的就在这里大呼小叫,还就是村里最忌讳的事儿。

  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好吃懒做的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尽做些无聊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跑郑老秋坟上去了,看样子怕是还挖了几铲子下去,把郑老秋的坟都给挖出来了。

  我听父亲说到这里,问了一句,郑老秋的坟都不在了,他又是怎么找到的。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上次我们去的时候都没找到,只是凭着先生的直觉,自认找了坟的位置,而这样一个小混混自然是不会有先生这样看风水地形的能力的,他又怎么就找得到了。

  父亲听了说,这才是让人生疑和害怕的地方,因为村里人都估计这小混混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否则自己怎么就跑那里去了,郑老秋坟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他好端端的去挖他的坟做什么,这不是嫌命长吗。

  于是这事一出,那还了得,当场村子里头的人就请了他们村里的阴阳先生,一起到郑老秋的坟上去了,他们去的快,回来的倒也快,据回来的人说,这小混混的确是挖到了郑老秋的坟,他们去的时候棺材都被打开了,就胡乱地散落在坟地边上,而棺材里头除了垫尸被,根本就没有郑老秋的尸身。

  去的那个阴阳先生也说不出个究竟,大伙在上头觉得瘆人,于是匆匆将棺材合了,扒了土重新埋了,等着阴阳先生给个法子,第二天再去料理。

  至于那个一路嚎叫的小混混,在从村头到村尾跑了一遍之后,他家的人终于把他给绑住了,后面怎么成也还不知道。

  我听了,缩着脖子说,会不会是和我昨晚的事有关,可是话说了一半,就不敢再继续说了,奶奶听了只说让我别乱说话,但是看他们的样子,怕都是这样想的。

  奶奶说幸亏我八字硬,要是别人遇上这些事一直折腾,人只怕早就撑不住了,我还能好好的,真的是祖上保佑。

  天黑了之后奶奶就回去了,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父母看好了我,不要再出昨晚的岔子了,父母亲昨晚自己也经历过,自然也是怕了,所以整晚都在我旁边陪着我,一步都不离。

  我于是问了父亲说王叔家的这事到底怎么一个解法,父亲叹了一口气说,他家大儿子古怪,父亲在他们家呆着都觉得诡异,好像总有什么东西在他家看着这些人一样。我问那先生怎么说,父亲说先生问了他家大儿子,他家大儿子说他没有点过香,而且先生看了之后说他家大儿子似乎除了人情绪有些反常,并没有很特别的那种奇怪。

  我问父亲说这又是什么意思,父亲说先生的言下之意是在说,他家大儿子似乎是正常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么院子里那些烧了一半的香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是烧了一半,奶奶在村口田地里发现的也是烧了一半,真有那么凑巧,我们八字一样,遇见的事也是一样?

  我看父亲的样子,对于这件事起先似乎是不大想多说,但后来被我已在追问,终于说了事情的原委,我不知道父亲在顾忌什么,大约是怕我知道太多这样的事不好,因为像这样的事别人唯恐避之不及,哪有还凑着去的道理,更何况这种事说多了,自己身上也会发生不好的状况,还别说我们现在的状况就已经够糟糕的了。

  先生说王叔他大儿子之所以看着反常,并不是因为招惹了脏东西,而是被吓的,后来被先生再三追问,他私下里才将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听了他说的,连先生都吓了一跳。

  他说他半夜起来并不是起来小解,院子里的那些香也不是他点的,点香的人,是他的弟弟。听到这里的时候,连我的觉得不可思议,父亲见我惊讶,顿了顿继续给我讲事情的原委。

  他大儿子说,有一天晚上他老听见楼上有来回走路的声音,那声音听着似乎是有人从楼上走到了楼下,又从楼下走到了楼上,声音很沉闷而且缓慢,听着很让人不安,他听了一阵,在想是不是他弟弟怎么了,于是就起来看看。

  哪知道才起来打开门,就看见他弟弟站在楼梯边上,一动不动的,吓了他一跳,但他还是问弟弟说他在那里站着干什么,他弟弟回答他说起来解手,然后就上楼去了。

  他大儿子觉得奇怪,解手怎么会有这样的走路声,于是就留了一个心眼,回到屋子里以后就猫在了窗户底下,然后过了一小会儿,他果真又听见“咚,咚,咚”的下楼声。

  他于是将头探出来一截往外看,只见他弟弟缓慢地走下来,然后去到院子里,接着蹲在院子边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再接着他就看见有火光,这时候他才看清他弟弟手里拿着一把香,这火光就是在点香。

  香点着了之后,他就将它们插在了院子边上,就是后来王叔他媳妇看见的那个样子。

  他大儿子自始至终都看着,大气也不敢出,等他弟弟将香插好之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院子边上很久,然后才又缓慢地上楼去了,用他大儿子的话来形容,他走路走的很慢,就像梦游一样。

  他大儿子等弟弟彻底上楼没动静了,这才悄声地打开门来院子边上看,他自然是什么头绪也没看出来,他看了一阵也没看出什么究竟来,就打算回屋里去,因为那样大半夜的又是这样情景,即便他一个大小伙子也有些害怕。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忽然看见楼上,他弟弟就站在窗子边上看着他,他冷不防看到魂都快吓飞了,据他说,当时他似乎看见他弟弟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但当时毕竟黑暗,他也不确定有没有看清,只是总觉得他弟弟背后就是站着一个人,而且他弟弟当时还说话了,他说要是他敢把看到的说给别人,就小心自己的命。

  听到这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他弟弟在说话。

  先生也正是听了王叔他大儿子的这番话,才决定留在王叔家看个究竟,再者也是怕他家大儿子真的遭遇什么不测,起码他在那里,也能看看事情倒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听父亲说完,我自己都觉得脊背一阵发凉,原本我还以为真是他大儿子有问题,想不到竟然是他小儿子中了邪。我问父亲说,那先生有没有说他小儿子在院子里点香是个什么道理,为什么香只烧了一半就熄了。

  父亲说先生没说,但是踏勘先生的样子,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但是没说。我想也是,先生懂这些,没完全看出来之前知道说了会引起王叔他媳妇惊慌,于是便没有再问了。我问父亲先生为啥要叫着他一起去,父亲这才告诉我说,先生之所以要他去,并不是让父亲去做帮手之类的,而是让他去看王叔家有什么不妥的。

  我说父亲他自己又不会这些,他怎么看得出来,父亲也是一头雾水,他说先生就这样让他做,他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而且先生还特地叮嘱说不要把这事告诉奶奶,我问说为什么,有什么好瞒着的,父亲说他也不知道,问先生先生也不说,就让他去看王叔家宅子的格局,他一个门外汉看什么格局,于是胡乱看了一通,什么也没说出来,先生最后没法,也只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