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1、双鬼叫魂

31、双鬼叫魂

  我一直到了下午才回去,才回到家里就觉得气氛不对劲,母亲都阴沉着脸不说话,父亲和先生也不在,我问这是怎么了,母亲才告诉我说下午他们听到人说,赵老倌掉河里淹死了。

  我也是一惊,问说好端端的怎么就淹死了呢,母亲说据说他是下水去捞什么东西,然后就淹死了。这两天正是河里水流大的时候,其实淹死人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我只是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死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我问说那先生是不是去他家了,母亲说是,先生和父亲听说赵老倌淹死了,就说去看看。

  其实我也想去的,但是估摸着父母也不会同意,于是就没说出来,而且那一带总是邪乎,奶奶和先生也叮嘱我少去赵老倌家那一边。

  我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可脑袋里总想着赵老倌淹死的事,又想到赵老太的不寻常,越觉得这事古怪,甚至觉得赵老倌一家都超乎寻常地怪。

  最后先生回来了,我问他怎么样了,先生说淹死的,好像是看见水里漂着着个死物,要下去捞,结果捞着的时候脚下被什么绊了跌河里,他又不会水,就淹死了,尸体被冲到了五百米外的地方,飘在河边上才被人打捞了起来。

  先生说他们家根本就没能力葬他了,村支书之类的人去了他家,赵老太拿了一笔钱出来,说让村里的人帮着把他葬了,火化了也好,不要让他抛尸荒野。

  村支书听赵老太说得可怜,也没收她的钱,最后还是赵老太死活要塞过来,他们才接了。赵老太说她一个瞎眼老太太,耳朵又背,留着这些钱也没用,就给她老伴儿一个好的去处吧。

  其实我觉得赵老倌一家的确够惨的,如果先不论这个“赵老太”倒底是什么人,他们家到现在可以说已经是死绝了。

  我问说村里人打算给他家一个怎么说法,是火化了还是好好修坟葬了,父亲说他们回来的时候村里还没讨论出个结果来,但是听回来的意思,赵老太坚持说要火化,不麻烦村里人,大概村里头会按照赵老太的意思,把骨灰带给她回来。

  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句,还是火化了好。

  听我这么说,父亲问说我怎么会这么说。我说要是像他儿子那样埋了出来闹人,还真不如火化了安静,也可以化解了家里的煞气。

  先生却摇摇头说,如果真有煞气,就算是火化了亡魂也不会散,煞气还是会跟着亡魂回来,所以都是一样的。

  我看向先生,问说赵老倌的亡魂也要回来?先生说他只是猜测,但是他身上带着煞气,估计不会那么容易解决,因为煞气需要有一个去处,如果没有,那么就会被引着再回来。

  我觉得按照先生的说法接下来还要发生不好的事,而受他家牵连最大的,无疑就是我了。

  然后我又问说,赵老倌的死,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动了他家坟地的缘故,说到这点,所有人就都默不作声了,大约他们也在疑虑这点,于是接下去的我就不敢再说下去了。

  这事奶奶还不知道,不知道她知道了之后又是什么反应。

  这晚上我很早就睡了,大约是的确困,白天又累的缘故。我觉得睡得迷迷糊糊的,似乎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这声音听着像奶奶的声音,又像是母亲的声音,我只觉得整个人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就听见这声音在喊我说:“石头,给我开门来。”

  但这声音却不是从房门外传来的,而是从窗外传过来的,我记得我还回了一句说:“门没锁,你一推就进来了。”

  这声音一直这样喊了三声,然后我忽然就惊醒过来了,然后我看见窗子外面趴着一个人,但是因为太黑,我只看到了一个人影,似乎正趴在窗子上往里面看。

  我顿时惊觉过来,我住在二楼,这窗子是开在墙上的,也就是说,窗子外面就是外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站的地方,更不可能有人站在外面朝里看。

  想到这点,我头皮顿时就麻了,然后不顾一切地拉开了灯,几乎是冲到了窗边,打开窗子只见外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是我的心却并没有就此平静下来,反而跳得更加剧烈了,我赶紧关了窗户,我不觉得刚刚是我的幻觉,我的确看到一个人趴在窗子边上,我看到了人的轮廓。

  把窗子关上之后,我就没有再关灯,而且顿时睡意全无,大约紧张过后觉得口渴,就下楼去找水喝,这时候我我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了。

  我下来的时候,大约是惊动了父母亲,他们问我怎么了,我说下来找水喝,母亲还是起来了,大约是不放心我,我找了水喝了些,这时候才觉得平静了许多,然后就上楼去睡了。

  依旧是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似乎又听见有人在喊我,我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回了一句说:“干什么呀?”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是“哗啦呼啦”的河水声音,水已经淹过了大腿以下,凉飕飕的,河岸两边的桑树枝斑驳一片,黑洞洞地,就像一群张牙舞爪地怪物。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我于是急忙从水里退出来,试着去回忆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可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最近的记忆,似乎就是那一声模糊的就像是不存在的叫喊声。

  想到这里,我顿时意识到哪里不好,于是赶紧上岸回家,来到岸边的时候,猛地看见在桑树林边上似乎坐着一个人,黑漆漆的,我看了一眼,似乎的确是个人,于是就不敢再看了,更不敢像一些电影里放的还要过去看看它倒底是不是个人,是什么人之类的,我的念头是以光速离开这里,巴不得不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大半夜坐在这里一声不吭的,会是什么好人,就是个人,也是个不对头的人。

  我几乎是一路飞奔回家,快回到家的时候,忽然有人在后头喊我说:“石头,你这是去哪里了?”

  这声音听着像奶奶的声音,我于是回头去看,看见身后有个人影,不大看得清,我问:“奶奶,是你?”

  然后我就觉得又恍惚了起来,依稀记得我跟着这个人影在走,去哪里也不知道,就是跟着他走。最后我好像又听见了水流的声音,似乎又回到了河边上,然后这个人影领着我下去,我也跟着下去,一点点走进河里。

  我知道自己走到了河里头,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反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总之很平静,好像唯一知道的,就是跟着这个人影就对了。

  这回水没过了大腿,到腰,到胸,再到脖子,我还继续走进去,忽然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哭声从岸边传来,这声音就像当头一声棒喝,把我就敲醒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吃了一口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于是转身上来,其间我听见那哭声的尾音,大约是“你怎么就这样死了之类的”。

  我湿漉漉地回到岸边,那哭声就没有了,让人觉得就像是幻觉一样。

  我只觉得全身都有种无力感,但是这地方看着恐怖,我不敢再呆,加上明白过来刚刚是怎么回事,这回就只管走自己的路,路上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不敢再去应,所以当我敲开家里的门,父母亲见到我浑身湿漉漉的我的时候,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直到回到家里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想起刚刚的场景,还一阵阵后怕,要不是那哭声把我惊醒了,只怕现在我也做了淹死鬼了。

  我换了衣服,先生也起了来,然后父母亲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见任何动静,我除了下来喝水,根本就没有听见我下来,更别说打开门出去了。

  最后还是去了我房间,才证实我是从窗子上跳下去的,至于是怎么跳下去的,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了,大概这也是他们没有察觉到的原因吧。

  先生听了我的描述,自己疑惑说大半夜的有谁会在河边哭,想来想去,也只有赵老太了,我暗想,还真是她救了我一命。

  然后先生又问我看清楚叫我那个人没有,我说看不清,就是觉得那是奶奶的声音,先生说声音是会变的,要不然就不会起到叫魂的效果,先生的意思也很明确,我就是遇见了鬼叫魂,而且是连着被叫了两次。

  出去的时候被叫了一次,那一次大约是因为水凉,又或者是因为水声把我给弄醒了,所以我才没有继续下水;第二次则是在我回来的时候又被叫了一次,但这次明显比第一次要强,因为第一次我还能自己惊醒过来,可是这次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阻止不了,如果不是有外人喊醒是根本醒不过来的。

  先生说,我招惹了两个淹死的亡魂,如果都从赵老倌家看的话,就只有他家大儿子和赵老倌了,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淹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