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4、纸人

34、纸人

  后面我自然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就陪着奶奶折纸钱。事件很快过了凌晨十二点,到了这个点上,奶奶才开始准备起来。

  奶奶说等一点了再出去,只是这回奶奶并没有在家烧纸人,我也没见她要带纸人出去,就好奇问了,但是奶奶却对我做了噤声的手势,意思是让我少说话,而且不要说与今晚烧纸钱有关的事情。

  我知道奶奶忌讳的的东西多,于是就不再问了,只是看着奶奶准备着这些东西。临出门的时候,奶奶点了三炷香给我,让我对着经图拜一拜,我照着做了,将香插在了香炉上,然后这才跟着奶奶出门。

  奶奶说出去之后不要东张西望,然后给了我一叠纸钱,叮嘱我说,每到一个十字路口,就撒一些,但注意不要撒的太多。又叮嘱我说万一听见有人喊我,也不要应,更不要随便四处张望。

  我都一一应了,然后就跟着奶奶出去,每到一个十字路口,我就撒一些纸钱,这种感觉,就好像外出祭祀死人一样,奶奶说了出了门就不要讲话,我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却不敢开口讲话,生怕犯了什么忌讳。

  这样一个路口一个路口地走过去了,倒也没什么异常的,只是快到祠堂那里的时候,远远地就传来一阵哭声,不单单是我听见了,就连奶奶也听见了,而且乍一听见这声音的时候,我竟然想起昨晚在河里将我惊醒的那个哭声来,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等走的近一些了,才看见祠堂边上坐着一个人,哭声正是他发出来的,奶奶停了停,似乎也感到有些意外,但还是上前去了。

  这样的外出奶奶并没有带任何手电筒之类的东西,但是奶奶还是认出了这个人,她不是别人,正是赵老太。

  赵老太住在桥头河边处,祠堂这边完全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她竟然跑到这里来哭,不禁让人觉得奇怪。

  她又聋又瞎,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人来到身边,一点反应也没有,奶奶也没有喊她,而是绕过了她,来到了祠堂的边上,就像是完全忽视了赵老太的存在一样,就放下篮子将纸钱拿出来。

  我来到奶奶旁边蹲下,见奶奶也无视赵老太的存在,于是我也不去管她,帮着奶奶拿出香来,奶奶先点了香,拿了给我三炷,示意我先朝着祠堂拜一拜,我照着做了,然后把香插在了祠堂的神龛边上,奶奶这才开始点纸钱。

  当纸钱烧起来的时候,我听见赵老太的哭声变了变,似乎是感觉到了身边的异常,哭声啜泣了几下,忽然就没有了,然后我才听见她把头转朝了我们,问道:“是谁在那里?”

  奶奶烧着纸钱,头也不抬地回答说:“老姐姐,你来哭你的,我来烧我的,各做各的吧。”

  奶奶的声音并不大,我正在心里说赵老太耳朵背,她是听不见的,果真赵老太什么也没听见,但奶奶也没有要说第二遍的意思,她也没再搭理赵老太,自己双手合十就对着烧着的纸钱念叨了起来。

  至于奶奶在念叨什么,我听不清,只知道是一些类似经文的东西。

  大约赵老太长久没有听见回应,也明白了一些,就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哭,就那样坐着,从我这里看过去,刚好看到她的侧面,这模样,越看越像那晚我跟着奶奶出来,在路边看到的那个坐着一动不动的人,但是不是她,我不敢确定,因为我总觉得这两个身影,似乎是有些不同的。

  奶奶念叨了很长时间,直到纸钱都要烧尽了,这才停下来,然后将剩余的纸钱丢进去烧了,这回她开始用我听得懂的华语念叨,大致意思是那些已经故去的亡魂,既然死了就安心去该去的地方,不要再缠着我了,烧的这些纸钱是给他们用的,每天都会给他们烧之类的。

  在奶奶念叨这些的时候,赵老太忽然站了起来,拄着手上的拄棍就起来了,然后用棍子探着路就这样回去了。

  我看了一阵,想说什么,但又忌讳不能说话,于是就忍了,赵老太起身离开的时候,奶奶也看了一眼,也没有什么别的动静,一心烧着纸钱。

  带来的一篮子纸钱烧完之后,奶奶小声和我说该回去了,我于是跟着奶奶原路返回去,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也没再遇见赵老太,虽然她走得慢,但我们却没有追上她,直到回到了老家,我才终于问奶奶说,赵老太哭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奶奶却说,她不来这里,还能去哪里。

  我听不懂奶奶的意思,我追问,奶奶又责备说小孩子不要多问,让我赶紧去睡觉,说有什么今晚都不要说,都是忌讳,等明儿再说,让我好好睡觉。

  我于是只能去到了床上,但是翻来覆去地都睡不着,我听着屋子外的动静,奶奶似乎并没有还要睡的样子,但是也不敢去问奶奶,想着想着,竟然也就睡着过去了。

  当我再次醒来,只听见有人在叫我。

  因为经历了被叫魂的经历,这次即便是重新醒过来,我也学乖了,不敢再妄自答应,而且醒来之后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为了确定这个声音的来源,果真,又一声传了过来,很清晰,听着似乎是奶奶的声音,等我听清楚了,才确定这声音是从堂屋里传来的。

  透过房门的缝隙,我似乎能看到堂屋里是有光的,虽然昏暗,但的确是有的,而且一闪一闪地,意味着堂屋里没开灯,而是点着蜡烛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在烧纸钱,因为我闻到了纸钱烧焦的味道。

  如果算上和着我醒来的那声叫唤,我醒来之后一共听到了四声叫唤,都是我的名字,而且都是奶奶的声音,并且这种叫唤的语气和奶奶叫魂时候的那种声音完全不同,但也不像是在喊我。

  我躺在床上,感到心跳有些加速,而且奶奶在叫了四声之后,外面安静了很长时间,如果不是看到透过缝隙跳动的火光,我还真以为刚刚是自己再一次见鬼了。

  我觉得大约这样安静了四五分钟之后,我忽然听到了哭声。

  是的,是哭声,而且是婴孩的哭声,虽然只有一声,但是把我的汗毛都哭得竖了起来,然后我就听见奶奶咳嗽了一声。

  直到这时候,我才确定刚刚叫唤我名字的,的确就是奶奶。

  既然是奶奶在堂屋里,我的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就减少了许多,于是我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躲在房门后头,透过门缝看向堂屋里。

  这次看见的情景,和我头次看见的几乎一模一样,奶奶背对着我,正在火盆上烧着纸钱,只是在沙发上,我看见坐着一个纸人,是的,就是坐着,它的脸苍白地就像一个死人一样,用大红纸贴上的腮红看上去格外刺眼,它的眼睛则看着正在烧纸钱的奶奶,看着就像一个布偶一样。

  和往常一样,它的身上还是穿着我的衣服,不知怎么的,看到这场景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都哆嗦了下,一股莫名的害怕就从心底腾了起来。

  然后我看了看奶奶在火盆里烧着的纸钱,里面的火光一闪一闪地,奶奶用香不停地拨动着,以让纸钱完全烧掉。

  这些都是些寻常纸钱,和奶奶平时烧的也没什么两样,我于是再将视线移到纸人身上,但是这回等我看过去的时候,我看见纸人的脸竟然已经转朝了我,我明明记得刚刚纸人是看着奶奶在烧纸钱的,可是现在它的脸直对着我,用黑纸贴上去的眼睛也正盯着门缝后的我。

  见到这情景,我被吓了一跳,只感觉头皮麻得顿时就要炸开,伴着一声被吓到的惊呼,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

  我的声音立刻惊动了奶奶,接着我听见脚步声朝我这边响起,然后奶奶拉开了门,而卧还坐在地上没有缓过神来。

  奶奶见我惊恐地坐在地上,问我这是怎么了,不是已经睡了吗,怎么会坐在地上。

  我觉得全身都在颤抖,看着奶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脑子都是那个盯着我、脸色苍白的纸人,我茫然地伸出手指,指着外面,也不知道地方有没有指对,用发抖的声音说:“那里,那个纸人……”

  我的举动吓坏了奶奶,奶奶立刻来扶起我,然后抱住我和蔼地问:“哪里,哪里的纸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受到惊吓,我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是抖得,要不是奶奶抱着我,我感觉都站不稳,我依旧指着沙发的位置说:“那里那个纸人,在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纸人。”

  可是等我顺着自己指着的地方看过去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我说的那个纸人。

  奶奶也顺着我指着的地方看过去,狐疑地看着我说:“石头,那里什么也没有,你是不是看花眼了,沙发上没有纸人,我也没有放纸人在沙发上。”

  可是我不管,只是重复着说:“就在沙发上,我看见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