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5、驱邪

35、驱邪

  奶奶这才觉得我不对劲了,然后扶着我往堂屋里走,她说:“你先不要闹,先坐下再说。”

  我来到堂屋里,那里满是烧纸钱的味道,奶奶让我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就去拿碗倒了一碗水,点了三炷香,将香在水上面绕了三圈,递给我说:“你先把这水喝了。”

  我听话地将水喝掉,也不知道水是怎么喝完的,然后我就看见奶奶捏着香朝着门外开始喊我的名字,她竟是在帮我叫魂。

  也是从那晚开始,我就再次不好了。

  那晚上奶奶帮我叫了魂也丝毫不起作用,大半夜的奶奶也不敢离开我半步,直到天亮了采取叫父母来,为了防止我不受控制地跑掉,奶奶把我锁在了房里头,这才放心出去了。

  我能清楚地记得父母他们来到了老家,也记得母亲和先生他们和我说话,问我怎么了,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他们,因为我好像对这些变得反应很慢,就像大脑不够用了一样。

  然后奶奶告诉先生他们说,说我一直在重复说在沙发上看到了纸人,可是沙发上根本没有纸人。先生说会不会是半夜出去烧纸钱惹到了什么东西回来,奶奶说不可能,她带我去烧纸钱就是帮我驱邪的,不可能会引来什么。

  那么这事就奇了,我反正是听见先生这样说的,先生说家里供着经图,门神什么的也都贴着,按理说那些东西即便缠着我,也进不来才是,而且先生也看不出屋子里有什么古怪,也看不到任何的煞气,那我看到的纸人又是怎么回事。

  特别先生听见说奶奶帮我叫魂之后依然没有反应,他也惊讶了,他说他看着我这症状,也是失魂的样子,他问奶奶那魂叫到了吗,奶奶说叫到了,但我却没有反应。

  因为奶奶说叫不到魂的话,香会熄掉的。

  所以先生说,唯一的解释只有一种,那就是魂儿是叫魂来了,但没叫到我身上来,而是躲在了屋子里的某个地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现象。

  可是为什么要躲起来,这就无法解释了。

  奶奶说以前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形,先生一时间也想不到解决的方法,顿时都只能看着我蹙眉。

  然后还是母亲问奶奶说,从她进门就没听说这个家里有谁是会搞这个的,她问奶奶说倒底奶奶叫魂的本事是怎么学来的,这总要有个师傅教她才对,如果的话,就去问问这个师傅吧。

  起先奶奶还犹豫,然后见我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才一咬牙说让他们等一会儿,她去请那个人来。

  而对于我来说,这种感觉很奇怪,我能感到他们在说话,能清晰地听到,但是自己想说却就感觉怎么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更有趣的是,我始终觉得眼前有一片影子一样的朦胧感,好像是隔着什么东西在看他们一样。

  奶奶出去之后,我能感到先生来扒开我的嘴巴看过我的舌头,也看了我的胸口,但就是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我就听见他和父母亲他们说这准是失了魂,并不是别的什么,先生说如果真的没法子,就只能做专门叫魂的法事了,而且做了法事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地就会好过来,也可能和现在一样,什么作用都不起。

  我就一直听见母亲在念叨说,怎么会这样呢,怎么无缘无故地就看见纸人了呢,这纸人又是个什么意思。

  我听着母亲的这些话语的时候,只感到似乎和着母亲的声音之外还有一个声音,好像也在说话,可是在说什么,却根本听不见,而且当你仔细去听的时候,感觉这个声音又像是不存在一样。

  如果要准确描述我现在的这个状态,有些像喝酒醉到一定程度的那种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面前的东西恍恍惚惚地,天地都有一种在旋转的感觉。

  更奇特的是,自己好像就要脱离这里飞起来一样。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到除了母亲他们,屋子里还有什么别的人,然后我的视线停留在了门后,那里似乎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但是不大看得清楚,像一片阴影,蜷缩在门后。

  我仔细地盯着那东西,但是很快它就不见了,好像是看花了眼的错觉一样。

  我觉得这样过了很久很久,耳边一会儿有父母他们的声音,一会儿又变成了遥远的隔音一样,这种时断时续的感觉,就像自己一会儿正常一会儿失聪一样。

  然后奶奶回来了,和奶奶一起来的,是婶奶奶。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奶奶忽然会叫魂并不是自己莫名就会的,而是婶奶奶教的。

  奶奶应该在路上和婶奶奶说了我的情况,所以婶奶奶才进来就来到我跟前,问我听不听得见她说话,她说要是听得见就点点头,我感觉自己很慢地点了点头,但是倒底点没点,就只有婶奶奶他们才知道了。

  接着我听见婶奶奶说,我不光是失了魂那么简单,这是鬼遮身,有东西遮着我,让叫回来的魂儿不敢近身。

  奶奶说,可是这屋里供着经图,脏东西怎么进得来,婶奶奶才说如果这并不是什么脏东西呢。婶奶奶的话连奶奶也为之语塞,然后婶奶奶才说这东西在我身边应该已经很久了,只是我们都没发觉,她说她头次见到我,就觉得我不对劲了,那次她就看出一些来了。

  先生听婶奶奶这样说,就问说那么那次怎么不说出来。然后我就看见婶奶奶笑了笑,奶奶也不说话,或许这时候先生才意识到,这妯娌之间的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于是自己也不再说了。

  然后还是母亲开口问说:“婶婶,那现在怎么半?”

  婶奶奶说她只是个普通的老婆子,这些东西她不碰也不会,然后她叫先生出去下,接着先生就和她去了外面,说了些什么,屋子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过了一会儿先生才进来了,然后奶奶出去就没再进来,我估摸着应该是送婶奶奶回去了。

  先生进来之后,告诉父亲说去找一些杨柳来,要带枝条的,多一些,然后又让母亲去找一面镜子,要能够照出人半个身子那么大的,母亲说家里放着很多块,她这就去拿。

  于是父亲和母亲同时出去了,只剩下我和先生在,先生则对我说,他也不知道这个法子管不管用,只能先试试看了。

  之后就一直等着父亲和母亲回来。

  之后父亲带着很多杨柳枝回来了,母亲也拿了半身镜来,先生让父亲把一些杨柳枝插在大门外和堂屋门外,然后把剩下的摘一些叶子下来洗干净了,用一个盆泡在水里,他有用处。而母亲抬来的镜子,先生让母亲扶着,就放在我身前,尽量将我照进去。

  父亲将杨柳叶洗好之后,用清水泡在了盆里,先生让父亲用这水替我洗眼睛,但是先生特别强调父亲不要将这水沾到自己的眼睛上。父亲都一一照着做了,然后替我小心翼翼地洗了,洗好之后,先生点了三炷香,让我捏在手上,我捏住了,先生告诉我说过会如果在镜子里看见了除我以外的人,就在心里不断喊自己的名字,然后喊“魂回来”。

  先生的意思很明显,这是让我自己给自己招魂。

  先生叮嘱完,又叮嘱父亲不要让自己出现在镜子里,我看见他拿了一张符,混着纸钱在我身边烧了,然后他就退到了镜子后面,开始念一些我们听不懂的东西来。

  在符纸烧起来的时候,我感到镜子里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但是看不清,我自己的镜像倒是清清楚楚地映在里面,我盯着镜子眼睛也不敢眨,镜子里面的影像很久都没有变过,直到我看见自己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手。

  我看见一只手扶在我的肩膀上,我记着先生刚刚说的话,于是在心里默念着自己的名字,然后学着奶奶招魂的语气,叫一声喊一声魂回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看到镜子里的人影已经开始清晰了起来,虽然看着依旧模糊,但是已经能够可辨了,它就站在我身后,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

  我在心里默念着着招魂的话语,我看见扶在我肩膀上的手抬了起来,它的身子似乎在动,然后就开始变淡,又变成朦朦胧胧的一层,最后直到镜子里再也没有任何变化。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身子好像忽然不稳,好像被什么忽然拉了一把,就往后翻,在往后翻到的时候,我倒退了几步,算是稳住了身形,只是坐着的靠椅已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