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6、苏醒之后

36、苏醒之后

  然后我站直了身子,动了动,发现之前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我说:“我好像看见了什么。”

  可是我话音还没落,先生忽然停止了诵念,然后说:“石头你别说话。”

  然后就让母亲赶紧把镜子放平,母亲不敢怠慢,迅速将镜子放倒在地,与此同时,先生拿过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锤,就将它敲碎了。

  先生敲碎了镜子,让我不要乱动,然后让父亲用清水帮我洗眼睛,就在这段功夫里,我终于看见屋子里蜷缩着一个影子一样的东西,竟然是王叔。

  但是不等我惊讶出声,父亲已经用毛巾蘸了清水来帮我洗眼,边洗我边听见先生说:“石头,无论你刚刚看见什么都不要和任何人说,包括我们,要不是会惹来祸端的。”

  其实在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我刚刚打算说王叔的亡魂在屋子里,但是先生的话一出,到了嗓子眼的话语,只能生生地咽下了。

  之后的事,先生处理了砸碎的镜子,然后用香熏了我的眼睛,确保我不会再看见一些奇特的东西才作罢。

  这个法子,自然是婶奶奶教给先生的,而且这样弄过之后,我竟然就好了。

  我自己猜测的是,虽然不怎么敢确定,因为我不能说出来,先生他们也不能给我出主意,所以我猜测,那个我看见的身后的人影,大概就是我走失的生魂,而我在屋里看见的亡魂,多半就是以前附在我身上的王叔的亡魂。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从我这次恢复之后,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这第一件,就是我九岁那年走失的情景。

  那一次我只知道我被郑老秋引出去了,后面一直跟着他在走,直到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了一把,本来早先的记忆到了这里,就跳转到了我被母亲抱着,母亲在河边替我叫魂。

  可是却不是,我被拉了一把之后的确是被拖到了一个地方,但是却没有回去,郑老秋不见了,但是却没有回到生主的身上,而是到了另一个雾霭重重的地方,我看见有影子在朦胧中一闪而过,再接着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之后我看到了一间屋子,我走了进去,我不知道我在里面呆了多久,总之我就在里面,偶尔我会听到一些喊我的声音,但是很快就断绝了,我曾试着循着这声音去,但是都走不出去,我所在的屋子就像是迷宫一样,我根本绕不出去。

  这些记忆很清晰,就好像真实地发生过一样,与我的记忆融成了一体,可是当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母亲他们都说这完全就没有发生过。

  所以我觉得,这是我失魂后经历的场景,因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第二件事,是我再次失魂之后,也就是这一系列事情发生之前,我感到我在屋子里见到了自己,我试着去靠近自己,但是总有一个力量让我无法靠近,期间我看见有另一个人垫在我自己的身下,它看着我,像是在宣示主权一样不让我靠近,有几次我惹得它从我身上移开,可是我才碰到自己的身体,就感到自己被什么拉着到了一个地方去,满是雾霭朦胧的地方,那个躺着的自己已经完全不见了。

  这段记忆,就有些杂乱和模糊了,我努力拼凑才将它凑成现在描述的这个模样,但不知道倒底是不是这样,我觉得我似乎开始明白自己身上为什么会有手掌印了,那是我自己留下的。

  第三件事,是最近才发生的,那就是半夜我醒来发现窗外有人的这件事,因为我的记忆中,多了一个自己趴在窗子外面,看着屋子里面自己熟睡的场景,我将这个场景对上去,发现正是前不久我睡醒听见有人喊我,而发现窗外有人的情景。

  而且记忆中我记得自己也喊了自己的名字,我使劲地瞧着窗户,却无济于事,里面的人没有一丝反应。

  直到欧文看到有人来到了窗边,确切地说,只能说是一个影子,它就站在窗子里面,似乎在看着我,而床上的那个人,就那样躺着,动都不会动一下。

  这些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我想自己无缘无故地出现这样的片段,应该是自己的生魂所经历的场景,也唯独只有这个解释是最合理的。

  这三段记忆,都是我忽然记起来的,只是相比之下,我还记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四岁那年关于纸人的事,就是奶奶和我讲述的,我闹腾着要纸人的那一段,我也记了起来。

  只是当我把自己记忆的这段和奶奶他们说了之后,才让我发现前三段记忆和这段记忆比起来,似乎并不算什么。

  因为我的记忆明显多了一段,可是我对这段记忆却记忆犹新,但是当我和奶奶说的时候,奶奶斩钉截铁地说当时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当然这是我恢复过来好几天之后才和奶奶说的。

  奶奶和我讲的自然是没有错的,我吵闹着要纸人,哭闹不止,这个场景我甚至还梦到过,可是梦到过的场景,和我记忆里的却有太大的出入。

  而且我要纸人也不是因为纸人漂亮,我之所以想吵闹着要纸人,是因为当时桥头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他说我要是能拿纸人和他换,他可以给我三串,于是我才吵闹着要那个纸人,可是事实上是,我并没有成功,反而还被奶奶训斥,差点打了一顿。

  当我重新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奶奶说她也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卖冰糖葫芦的了,只是她说这是个什么人,竟然喜欢出殡的纸人。

  而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当时所有人的面庞都是清晰的,可唯独这个卖冰糖葫芦的面庞是模糊的,一点也想不起来。

  这段并不是多出来的记忆,多出来的是后面的,后面我没得到糖葫芦,哭闹了很久,后来好歹不哭了,奶奶带着我去了赵老倌家,我记得是进去了赵老倌家的屋子里。

  当时屋子里挂着很多白纸,还铺着做法事用的活松针,我记得我看见赵老倌年轻时候的相片单独挂在板壁上,旁边就是一个相框,相框里有很多九寸的相片,都是黑白照,有赵老太的,也有他两个儿子和儿媳妇的。

  然后我还看见了他家大儿子家的孩子,他还领着我去了他家楼上,我记得他家楼上很简陋,满是灰尘,只隔出了一间,似乎是给他家小儿子住的,因为整个家里,就只有他还没有成家。

  他家的这个孙子带着我去了那间屋子里,我看见里面的床铺什么的都已经空了,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孙子就告诉我说他叔叔死了,这些他用过的东西都要拿去烧掉。

  我们在里头也没什么可以玩的,于是就下来,只是在下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在楼道口那里站着一个人,但是一晃眼就不见了,我问他孙子看见没有,他说没有,我也就没较真,就和她下楼去了。

  可是当我把这些讲给奶奶听的时候,奶奶脸色都变了,她说从出殡的桥边之后,我们哪里还去过赵老倌家,奶奶直接就带着我回家了,回到家里奶奶还特地煮了鸡蛋给我吃,然后我一直就在看电视。

  我听了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可是这些记忆真实地就像是昨天才发生过一样,最后我自己都有些怕了,想起在楼道口见到的那个人,心虚地说了一声,那个人该不会就是赵老倌家才死掉出殡的小儿子吧。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按照后来奶奶的说法,出殡的是赵老太,二栓子是火化掉的,可是我记得我明明在他家见过赵老太,她还招呼我和他家孙子吃饭团。

  想起这些,我忍不住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为什么我会有这些不存在的记忆出现?

  还是后来先生说,惟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通灵了。至于是个什么通灵法,先生没有细讲,但是后来先生又说,或许只是我记忆中的假象,就是说这些是我自己虚构出来的,我觉得真实地经历过,可是事实上却没有。

  但是我觉得先生自己说的都有些心虚,他自己都不信,我又怎么会信。

  这件事毕竟是四岁时候的记忆,加上奶奶和父母亲众口一词,最后我也只能告诉自己说说不定就是自己记错了,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诚然,经过这件事之后,奶奶怎么会叫魂的这个谜好像真相大白了,可是另一个谜团就跟着来的,婶奶奶怎么会叫魂,父亲说他对婶奶奶的印象不深,但是好像不知道她回叫魂来着。

  这事奶奶能瞒着这么久,问她自然也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而且那天自从送走婶奶奶之后,奶奶就绝口不提这件事,好像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倒是先生对婶奶奶感兴趣,可无奈父亲他们都不大了解,说是去探望,父亲就阻止他说,别说是先生,就是这个家里的人都要装作不认识她,问是什么原因,和奶奶告诉我的一样,婶奶奶不受村里人待见,我们要少和她沾染。

  而且在这件事上,我觉得父亲的固执和奶奶竟然有惊人的相似,不说明原因,但是却坚决阻止先生去见她。

  果然母子之间还是有相像的地方的,这是我最深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