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7、短暂的平静

37、短暂的平静

  当然了,那天做完这些之后,奶奶一直都没有回来,应该是留在了婶奶奶家。第二天先生去了王叔家,他家那边的事还没有了,而父亲则去了坟地上看那些修坟的师傅完成的进度怎么样。

  似乎所有人一下子就忙了起来,而就我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家里,也不敢再去别处,充其量就是去奶奶家,可是自从在奶奶家出了这件事之后,我也很少过去了,奶奶也不怎么过来,所以这几天也很少见到奶奶。

  这件事怎么说呢,有些因祸得福的味道,但也有一些东西总让我想不通,大概是因为那些忽然出现的记忆的问题,特别是知道自己多出来了一段经历之后,我这几天就更加的有些恍惚了,整个人精神头也不是太好,所以在家除了吃就是睡,而且我觉得自己特别能睡,好像怎么睡也睡不够一样。

  先生是一个明白人,即便我不说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说我生魂刚回来,神思倦怠是很正常的事,等修养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了。母亲则更是弄了许多补身子的东西给我,就像灌一个孕妇一样。

  自从生魂回来之后,我觉得身边忽然就安静了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再能听到莫名其妙的说话声,也不会有莫名其妙的人会在夜里叫我,好像原先的那些种种忽然就不见了。

  这种错觉,一直持续到一个月后。

  当然,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我还是先从王叔家说起。

  那一天先生去了王叔家处理那事,其实我觉得先生挺负责的,这件事既然王叔他媳妇都已经成那样了,家里也没了做主的人,他也不用再去趟这趟浑水了,

  但这不是先生的脾气,如果他是这样的人的话,我觉得他也不会一直住在我家帮我驱邪。

  先生去了快七天才回到我家来,因为我家这边之后一直平平静静的,于是也就没有再去请先生,不过父母还是会念叨先生倒底在王叔家遇见了什么事,这么久也不听见音讯。

  直到他再次回来,才听他说,王家没救了,问他为什么,先生说还是我们在坟地见过的王叔的坟的缘故,王叔他媳妇和小儿子中邪,先生救得了一回,可保不了他们永久,用先生说的话是,只要那座王叔的坟在着,他家就不可能安生。

  先生也在王叔他媳妇正常的时候,和她提起过这座坟的事,但是王叔他媳妇表现出来的表情是,对这座坟的存在丝毫不知情,而且当先生提出去坟上看看,看是不是迁坟的时候,他就觉得王叔他媳妇不对劲了,那种感觉,好像她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对先生的语气忽然就恶劣了,而且不单是她,就连她一直不做声的小儿子也变得凶神恶煞起来,后来先生才说,他们的样子,多半是上了身,而且自己的魂儿已经被勾走了。

  先生说他就是可怜他家大儿子,要不停地忍受这两个已经不再是亲人的人的折磨,而且他看得出,他大儿子眼里随时都是恐惧,明显已经被吓怕了。

  先生在着的时候还好,但是渐渐地先生也发现他们不再忌惮他的存在,他经常在半夜听见楼上“咚,咚,咚”的走路声,而且也经常看见王叔他媳妇披头散发地站在房门口一动不动,这种种迹象表明他俩已经开始介意先生的存在。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母子俩白天也开始表现出一些异样的行为来,直到这时候,先生才知道他家已经不成了,只是可惜了他家大儿子在这里受苦。

  听先生说完这些,我有些怀疑先生并没有尽力,因为我觉得先生是可以帮他家的,先生听了却告诉我说,帮人之前要先帮己,如果自己都不存在了,如何去帮别人。

  我惊道,王叔家的事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先生说他家的煞气比赵老倌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他帮忙的话,是可以完善解决的,只是那样的话,他就必须还一比同样的债,如果不能还,就会有性命之忧,他除了事,就没人能帮我了。

  听到先生说到这里,连父母都被吓了一跳,父亲说我不是好了吗,怎么听先生的意思好像还要帮我,而且反而更严重了一样。

  先生说眼下我看着是好了,没问题了,这只是所有缠着我的,或者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怪事进行了一个短暂的蛰伏,是迟早还会反弹的。

  这话吓了我们所有一跳,先生更是大胆断定说,不出一个月,家里定然再会发生怪事,让我最好小心着些。

  先生之后教了我如何抄写经文,他告诉我最好用朱砂抄写,如果没有朱砂,用红墨也行,抄完之后让我学着他教我的那样念了,每天早晚都各做一次,能保我这段时间内的平安。

  至于我抄的这些是什么,念的又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但是我依旧照着先生说的一丝不苟地去做。

  之后,先生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好像是说要回去,也没说究竟回去哪里,如何再找他,就这样离开了。

  家里没有了先生,短时间内似乎又回到了没有出事之前,平平静静的,但是这种平静让人的心头都有种压着一块大石头的感觉,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平静忽然就被打乱了。

  在先生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赵老倌家的坟也修的差不多了,因为找不到先生,竣工的时候,家里重新找了一个先生上山去祭祀,只是这个先生的手法和祭祀的方式,比起先生差了太多,这些是父亲回来说的,我自然没有去,因为怕我沾惹上什么,所以留在家里安心抄经文念经文。

  祭祀之间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然后赵老倌家的坟就算修好了,做完这件事,也算了了家里的一桩心事。因为赵老倌的死,或多或少让这件事蒙上了一些阴影。

  最后坟彻底修好的消息,还是奶奶给赵老太带去的,至于说了些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奶奶只是说赵老太已经知道了,她很感谢我们家能帮他家重新修坟。

  在我的印象里,赵老太一直都是很明白事理的,虽然我不知道她倒底是不是真的赵老太。

  似乎只是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所有的事就这样了了,只是每次,我都会想起在奶奶家,最后看到王叔的情景,如果我记得没错,在他的眼里,我似乎看到了恐惧。

  这样的平静,直到有一天抄经之前,我洗澡的时候。

  那天我打开了浴室的花洒,腾起的水雾模糊了镜子,而在镜子模糊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镜子里似乎多出了一个影子。

  我并没有看真切,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被吓了一大跳,马上就用手将镜子上的水雾擦掉,擦掉之后镜子里除了我之外并没有别的人。

  很快腾起的水雾就在此模糊了镜面,但是这次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我镜像后面,有一团黑影。我亲眼看到,顿时吓得扭头去看,但是身后却什么也没有,我回过头,镜子里的黑影还在,可是奇怪的是,只要我擦掉水雾,这个黑影就又没有了。

  我意识到不对劲,赶紧关了花洒,然后匆匆穿了衣服就出来,一直来到客厅里,拿出纸和笔抄写先生教我的经文,但是我拿毛笔的手几乎都是抖的,很长时间才写出了几个字,而且也写得歪歪扭扭的,母亲见到我可能觉得不对劲,就问我说不是才进去洗澡,怎么这块就出来了,然后大约是看见我的手在抖,就问我这倒底是怎么了。

  我说话还算镇静,我告诉母亲说在浴室的镜子里看见了别的什么东西,母亲听了自己也吓到了,然后就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但是感觉这是一种征兆,先生说的话可能要成真。

  跟着先生这么久,我也或多或少能学到一些这样的预兆,更何况先生临走的时候说过,不出一个月就会有变,果然一点不错。

  母亲立刻去叫了父亲,眼下先生不在,于是让他去找奶奶来,让奶奶先来抵一阵子,然后在想办法找到先生。

  哪知道这时候父亲却说,奶奶未必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或许我们应该去请婶奶奶来,听见父亲这样说,我看见母亲脸色变了下,然后她就拉着父亲出去了,我只听见他们说了什么,但说的什么,却没听见,接着父亲就出去了。

  我平静下来一些之后,认真地抄了经文,父亲去了很久,等我抄完了,已经烧掉,他还没有回来,后来母亲也不耐烦了,抱怨说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父亲倒底干什么去了,但是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母亲也不敢离开,就只能干等着,再过了一会儿,父亲和奶奶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