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8、又开始

38、又开始

  母亲见父亲这时候才回来,不禁当着奶奶的面抱怨父亲说怎么去了这么久,听见母亲的抱怨,奶奶看了一眼父亲,却并没有说什么,父亲则一声不吭,然后奶奶进来到屋子里,见我好端端地,也松了口气,一直绷着的脸这才舒缓下来,然后她亲自问了我事情的经过,然后拿着纸钱和香就往浴室那边去了。

  我看见奶奶无疑是朝着浴室烧了纸钱,敬了香,期间也默念了一些什么,昨晚之后,我看见她拿出了一个鸡蛋,鸡蛋上拴着一根红线和一根黑线,放在浴室门口,叮嘱父母亲说,明早天亮之前,不要打开浴室的门。

  又叮嘱说如果半夜听到有声响不要出屋子,明早起来看这个鸡蛋,要是鸡蛋不见了,这几天都会没事,要是鸡蛋没了或是碎了,那么就得赶紧想办法。

  奶奶毕竟不是先生,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做完这些,她又叮嘱我一定要小心着些,不要再出之前的事了,然后就回去了。

  等奶奶走了,母亲才问父亲怎么去了这么久,父亲没有隐瞒,说他去找婶奶奶了,才听见父亲说去找婶奶奶,母亲当即就责备道:“你怎么就不听劝呢,让你不要去你偏要去。”

  说完之后,大约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又问说:“既然你去请了,怎么是石头他奶奶来?”

  父亲这才说,他去了婶奶奶的住处,说了来请他的缘由,婶奶奶却回绝了,父亲说,婶奶奶的理由很简单,她说她和我没有缘,帮不了我,这事还是找奶奶来帮忙,奶奶她会做好这件事的。

  父亲吃了闭门羹,就去找奶奶了,奶奶二话没说就来了。

  母亲听了父亲的解释,也就没有再说别的什么,我在旁边听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婶奶奶倒底是什么人?”

  母亲率先回过神来,她替我抚平了身上的衣服,和蔼地和我说,大致意思是,如果我不想出事,就少提婶奶奶。

  奶奶走后,父母亲就不让我再走出屋子去了,说我要拿什么或者需要什么他们帮我就可以了,而且他们在下头特地给我腾了一个房间,让父亲和我一起睡,也好有个照应。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至于父亲是什么时候来睡的,我也不知道,感觉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起床了,我醒的时候正好听见父亲和母亲在外面交谈着什么。

  我起来,然后看了浴室那边一眼,问说于是门口的鸡蛋怎么样了,母亲起来的最早,她说她一大早起来就去看,发现烧的纸钱灰烬和香梗也还在,唯独这个鸡蛋不见了。

  奶奶说过,如果鸡蛋消失了,就说明这几天会太平,我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母亲说那么浴室还能用吗,因为每次抄经之前都要沐浴,这事母亲他们也拿不准,于是父亲说他去问问奶奶,后来回来告诉我说,奶奶说最近最好不要用浴室了。

  我觉得奶奶对我的态度有些冷了下来,不像之前那样了,如果换做是从前,她一定一大早就过来了,可是这次父亲去问她,她也只是简短地告诉了父亲,父亲一个人就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闷闷地不自在,但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坐在客厅里抄经文。

  又这样平静的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傍晚,先生来了。

  他来到家里,特别是见到我的时候,虽然表情有些微微的变,但还是说道:“看来我来的并没有晚。”

  见先生回来了,我才觉得安心了一些,然后家里就将最近发生的事告诉了先生,先生听了说是奶奶用鸡蛋和我在镜子里看见的那东西做了交易,鸡蛋就是媒介,但至于镜子里的那个影子是什么,他现在也不好断定。

  我本以为就这么多,可是在见到先生之后,父亲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要说,先生见他这个表情,专门问父亲想说什么,可是父亲好像忌讳我在场,而且母亲也知道,母亲补充说是关于我的,问先生说是不是让我回避一下。

  先生看了看他们,又看看我,说不用回避,我应该知道这些,有些事不是越瞒着我越好。

  于是父亲这才说了,他说的竟然就是昨晚的事。父亲说昨晚我睡得早,他是后面才去睡的,但是因为傍晚时候发生了这事,他焦心睡不着,但见我睡得正香,也就没有乱动,只是睁着眼想着这些事。

  他说好像是感到我翻了一个身,似乎是侧着身子朝着他这边翻了过来,父亲是仰面睡的,见我翻身也没动,只是好像觉得不怎么对劲,因为他好像感觉不到我在熟睡。

  然后他就看了我,可是这一看,竟然发现我正睁着眼睛看着他,顿时吓了他一大跳,他小声地问我说,石头,你醒了?

  但是我根本就没有反应,父亲意识到不对劲,正要有所动作,忽然听见我说:“我刚醒,见你醒着。”

  父亲听见我说话,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那快睡吧。”

  他说我就动了动身子,闭上眼睛继续睡了。父亲说虽然他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最后还是认为这是他多想了,后面他自己也就睡着了。

  哪知道等他半夜忽然睡醒的时候,就看见眼前蹲着一个人。

  父亲是侧着身子朝着床沿睡的,他醒来的时候,睁眼就看见前面有个人,吓了他一跳,可是等他辨认清楚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个人是我,他说我蹲在床边上,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他,动都不会动,见到这样的情景,父亲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可就在他坐起来的时候,他说我也站了起来,然后就像是梦游一样地绕回到了另一边,上床拉过铺盖就睡了,父亲注意到一个细节,我没有穿鞋,于是他看了他这边的床沿,果真见到我的拖鞋还好好地放在这边。

  这下父亲才意识到不对劲了,于是之后的时间里,他一直都没有再睡,但是他不懂驱邪的法子,于是只能按兵不动,免得惊动了“我”。

  父亲说后来我就一直在沉睡,而且一直打鼾,声音很大,父亲说,我睡觉是从来不打鼾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父亲就将这事和母亲说了,早上过去奶奶那里的时候,也顺便告诉了奶奶,奶奶知道了之后说让父亲他们先不要惊动我,等先生来了再说。

  于是父亲他们就一直忍着,直到今天先生来。

  先生几乎是蹙着眉听完了父亲的讲述,然后详细问了所有的经过,包括有没有感到周围有特殊的情形,比如说一些异常的声音,或者有些莫名地寒冷等。

  父亲说似乎没有,先生让母亲在客厅里陪我,他和父亲去浴室里看看。

  先生和父亲在浴室里看了好一阵,最后先生在镜子边上找到了一根挂在棱角上的黑线,如果没有猜错,这根黑线应该是奶奶绑在鸡蛋上的。

  先生没有去拿这根线,而是和父亲退了出来,出来之后,先生就让父亲去准备一碗鸡血,还有就是让父亲记得将鸡血淋一些在符纸上,然后他拿了一叠符纸给父亲。

  然后母亲去帮父亲做这些,先生拿了一炷香,香梗用符纸包住了,又拿了一把刀放在茶几上,再找了一些米用一个杯子盛了,也放在茶几上。

  先生让我坐在茶几边上,叮嘱我说过会儿我不要离开客厅,就算有人喊我也不要出去,如果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或者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的话,就用茶杯里的米往门外砸,边砸边念他教给我的经文。

  而我手上的这柱香,在他们开始往浴室里贴符的时候,我就点起来,记住我一定要捏紧,不要让香掉在地上,或者说熄掉。如果香点完了外面还没有结束,就让我用刀子划开自己的指头,将血浸在香梗的符纸上,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记住了先生说的话,然后先生在门两边各烧了一些纸钱,两边各插了一炷香,又端了一杯水,用震子在两道门上各敲了一遍,每敲一次,就往门上喷一口水。

  等父亲端了鸡血和拿了淋了鸡血的符纸来,先生让我点着香,直到得了我的回复,他们才开始。

  我在客厅里,门窗都是关上的,我捏着香,也不敢动,外面几乎听不到先生他们的任何动静,这种等待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而且还是这种诡异的寂静下的等待。

  于是我只能看着手里的这炷香,感觉就像在看一截燃烧的生命一样。

  这种寂静被打破,是被敲门的声音,我听见忽然有一阵剧烈的敲门声,起先我没反应过来,以为是父母亲谁在敲,但是马上我就反应过来,这门从外面是可以打开的,又没有上保险,顿时我想起先生说的话来,于是一只手捏紧了香,一只手抓了茶杯里的米,就往门上砸了过去。

  我听见米砸在门上的细碎声音,同时,还伴着敲门声的忽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