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39、蛊惑

39、蛊惑

  到了这里,我基本可以确定这敲门声是怎么来的了,或者我能听见这样的敲门声,甚至都有些错觉的成分在里面,因为如果这敲门声是真的话,父亲他们就在院子里,他们不可能听不见,所以这应该就是先生说的,用来蛊惑我的声音了。

  敲门声消失之后,我捏住香,开始默念先生教我的经文,念了没多久,忽然听见耳边一阵阵的脚步声传来,这声音不是从身边,也不是从门外,而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让人听了第一感觉就是,上面有人。

  我仔细辨认着这个声音,已经确定这声音和刚刚的敲门声是一路的,于是我抓了一些米,往天花板上砸,也是一样的,很快声音就没有了。

  之后就一直是安静的,期间我听见到一两声父母亲在外面说话的声音,不知道他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这时候香已经点了一半,这是我第一次觉得香会点得这么快。

  后来,就再没有声音出现过,直到香快点干了的时候,我忽然听见客厅里传来“啪”的一声,只见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无缘无故就掉在地上摔碎了。我立刻伸手去抓米,然后朝着玻璃杯摔碎的地方砸过去,整个过程,除了玻璃杯无缘无故摔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正在我神经绷紧的时候,客厅的门忽然开了,我看见父亲走了进来,他看到惊愕的我,对我说外面已经结束了,然后问我说我没事吧。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没事,然后他看见地上摔碎的玻璃杯,于是说让母亲来把它扫了。

  说完他就重新出去了,整个过程,刚好一炷香的时间,我拿着的香已经烧到了梗,只剩下一点火星子,我已经做好割破手指的准备了。

  我不知道手上的香是不是可以扔掉,先生没有说怎么处理,我于是不敢乱丢,就来到了外面打算问先生香该怎么办。

  只是当我来到门边,透过窗子往外看的时候,猛地发现不对。

  因为透过窗户我看见先生还在用震子在空中画着符一样的东西,而母亲在一旁烧着纸钱,父亲则端着鸡血站在一旁,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猛然意识到,外面还没有结束。

  而且在窗户的倒影里,我似乎还看到了有个人影站在我身后。

  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香,可是香已经彻底熄了,我于是转身往茶几边扑,刚刚进来的不是父亲,我这才忽然想起先生说的,无论我看到什么,都用米去砸就对了。

  可是才转身,我就看见整个客厅里似乎蒙了一层淡淡的黑色,就好像眼花一样,而茶几上的刀子已经不见了。

  我立刻将手指伸到嘴上去咬,在这时候,脚步声,敲门声,碰撞声都齐齐响了起来,就在我身边,一起响了起来,后面我倒底有没有完成我没什么印象了。

  我觉得我有短时间的失忆感觉,就像晕过去了一会儿一样,总之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破了,还在流血,而且一阵阵地刺疼,我摸了摸胸口,浸了血的符纸已经贴在那里了。

  而周围则是一片寂静,地上那个摔碎的玻璃杯依旧是那样,只是唯一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我觉得自己有些恍惚。

  我透过窗子看向外面,先生他们还在继续,我于是坐到茶几边,然后开始诵读先生教我的经文,一直到门再次被打开。

  在门被打开的时候,我从茶杯里抓了米,然后看见是父亲,然后二话不说就往他身上砸,父亲躲了躲说:“石头,别砸,我们已经弄好了。”

  接着先生和母亲也走了进来,先生对我说外面已经弄好了,让我可以停止诵念了。

  我这才放下了挥着的手,里面还有一半的米没有撒出去,先生看见了地上摔破的玻璃杯,问我没发生什么事吧,我回答说刚刚父亲进来了一回。

  父亲听了看向先生说,他一直都在旁边帮忙,根本就没离开过,然后我把刚刚的经过说给了先生,父亲听了说好悬,差点我就出去了。

  可是我看见先生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了。

  他在地上找到了香梗,问我说是不是香掉了,我回答说香点完了,我咬破了手指给符纸浸了血,将符纸贴在了胸口,然后就丢了香梗。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惊讶,我竟然很连贯地说出了我根本记不得的事,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说谎。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先生问到的时候,我就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了,尽管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先生听了眉头才舒展了,说道:“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然后他让我把符纸拿下来,当即就在屋子里烧了,随即又让母亲将摔碎的玻璃杯给扫了,但是要记得在扫之前要先烧一张纸钱,因为玻璃杯可能被碰过,带着煞气,先要解了煞气,母亲都一一照着办了。

  我问说外面怎么样了,先生说虽然有些困难,但好歹搞定了,他说最近一阵子浴室里可能就没有镜子了,先生说浴室的镜子可能成了一个载体,让那东西可以附在里面,他刚刚已经用鸡血在上面画了一个咒,算是先破了它可以附身在上面的阵,然后再用符纸贴满了,做了应该有的仪式之后,就用火烧了,边烧已经敲碎了镜子,过会儿就埋到村口的桥底下去。

  我问为什么要埋到桥底下,先生说修桥的地方都有东西镇着,把这些东西埋在桥下,它们容易被镇住。

  我这才理解了,先生说他现在和父亲去,让我在家里最好不要出去,在他们回来之前,最好先不要接近浴室,我都答应了。

  做这种事情,如果你不通灵,其实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只会看到先生一个人在那里舞来舞去,至于被驱散的东西,是根本看不见的。

  母亲就是这样说的,她说她什么也没看见,但是感觉身边总有股阴风在吹,这应该就是拿东西的痕迹了。

  父亲和先生去了很久,大概在桥下还要有些什么仪式,母亲安慰我说会好的,让我不要担心。

  其实这么久,我自己已经习惯了,只是自先生他们走后,我脑袋里就一直浮现出我在窗户里看到的那个影子,总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好似有一双眼睛就在屋子里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大概我不时地四处张望,母亲觉得异常,就问我说怎么了,我说好像觉得屋子里有人,我这一说吓了母亲一跳,她说我可不要乱说。

  我也不大确定,说就是这样觉得,也可能是神经绷得过于紧张了。

  接着我问了母亲另一个问题,我问说奶奶家会供奉着驱邪的东西,可是我们新家却从来不弄这些,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是因为父亲和奶奶之间有嫌隙,所以才不这样做的吗?

  母亲回答说当然不是,她说新家有别的东西镇着,不用供奉这些东西,供奉了反而会伤了镇邪的东西。

  新家有镇邪的东西,我还从来不知道,母亲说我不知道是很少提起,我也没问,这是新房建了之后奶奶放进来的,她说新家和老家格局不一样,不适合供奉老佛祖之类的东西,更何况父母亲那时候经常不在家,供奉老佛祖是要天天上香换烛火的,父母亲也顾不来,于是就请了别的镇邪的东西。

  我说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说就在客厅正对着的屋檐下十步外,那东西是埋在地下的,用一个石盒子装着,是一只铜狮子。

  我问母亲为什么是狮子,母亲才说狮子的吼声可以破除一切阴邪和阵法,因为是镇宅子的,所以才用了狮子。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我又问那么老家有没有这样的东西,这问题好像问倒了母亲,母亲说从来没有听奶奶和父亲提起过,应该是没有吧。而且奶奶家一直供着老佛祖之类的东西,奶奶自己不是也说了,格局不同,镇宅子的东西也不同,所以老家多半是没有这东西的。

  照母亲的说法,难怪我看见的那人影要附身在镜子里了,原来是家里有铜狮子镇着,那么这样的话我刚刚看见的人影多半就是错觉了,因为有狮子镇着,家里还请了门神,客厅里是不可能有那东西的。

  可是我又觉得说不通,因为之前在我房间里,周先生说有两个亡魂跟着我,如果家里有狮子镇着,亡魂是不可能进入宅子里的才对。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奶奶曾经和我说过的一件事来,让我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一阵阵地冷意从脚底一直往头上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