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0、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40、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奶奶说的这件事,是我十三四岁时候的事了。

  有一次其他村的人请了奶奶去帮叫魂,生魂倒是叫回来了,可是奶奶觉得这生魂叫回来的很奇怪,好像生魂就一直在生主身边一样,于是奶奶就忍不住多问了两句,问他家有没有镇宅子的东西,他家说有,是在建房子的时候,看地的地师让他家埋了一只貔貅在宅子底下,打地基的时候就一起埋下去了。

  奶奶不是先生,听到这里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于是就告诉他家说着生主的魂儿是叫回来了,但保险起见还是找个正儿八经的先生来看看倒底是怎么回事。

  奶奶为什么会这样建议呢,要从这人丢魂说起。他经常会半夜到屋檐下蹲着,傻乎乎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家里人问他在干什么,他就傻里傻气地回答说他在看自己魂。

  这人平时多么正常的一个人,于是他家觉得是丢了魂,就找了奶奶来,才有了后面奶奶的质疑。

  奶奶说,他说的话也许是真的,他也许真的看见自己的魂,加上后来奶奶叫魂的感觉,好像就是从身边把魂叫了回来,所以才多问了。

  他家说找了先生来看过,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奶奶就推荐了周先生,他们家也去找了,后来周先生去看了,据说是他家家里有两只恶鬼,一只跟在生主的身边,另一只则盘踞在堂屋的正堂上,也就是供香火的地方,吸取他家的福泽。

  他家说不是有镇邪的东西,怎么还会有恶鬼进来,后来先生仔细看了他家的格局和方位,最后问题竟然是出在院子里的一棵桃树上。

  这棵桃树是他家两年前种的,据说当时有个先生说他家风水聚不起,容易招煞,应该在风水位种一棵桃树,用来聚风水,为什么是桃树呢,因为容易招煞,桃树镇邪。

  这些也都没有问题,不知道是这个先生的确是乱弄,还是有心害他家,在种桃树的地下,他让这家人要埋上一件银器,作为聚风水的核心东西,他家也照办了。

  周先生看了之后说,问题就出在这件银器上,他家埋的是一只银锁,用经布包了,再拿一个小盒子埋在了地底下,然后把桃树种在了上面。

  据说这棵桃树是成树,就是有些类似于移栽,移栽前是已经结果子了的,可是种上去之后这两年,硬是没结过一个桃子,但是它长得倒是很壮实,枝叶也很繁茂,花也开的密,就是不结果。

  他家本来也不是拿来种果树的,所以也就没在意,直到这次生主丢魂,请了周先生来,才看出不对劲。

  周先生了解了他家镇邪的方位之后,才告诉他家,这棵树不是拿来聚什么风水的,而是用来破他家的格局的,这样的话,他家镇宅子的东西就没用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有东子镇着宅子,但依旧有恶鬼肆虐。

  周先生还告诉他家,这棵桃树之所以不结果子,就是供养桃树结果的这些“气”被两只恶鬼给吸了,换句话说,这棵桃树已经成了这两只恶鬼附身的地方,至于是从哪里招来的,就要问那个替他家看格局的先生了。

  但是周先生说,一般来说只要这样破家宅的局设下了,就算不刻意招,也会有这些东西自己找上门来,所以他也不好断定倒底是那个先生招过来的,还是这两只恶鬼自己来的。

  这就说到了生主为什么丢魂,主要就是可能被恶鬼吓了,然后有恶鬼跟在他身旁,让生魂不敢靠近,才有了后来奶奶招魂之后的疑惑。

  至于为什么不附身,周先生说他也很疑惑,因为恶鬼是害人的,你不去招惹他,它也会招惹你,这样只跟着却不附身却的确让人意外。

  这点倒底是什么原因,自始至终也没有弄明白,后来也就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了。

  周先生让他家把桃树挖了,先断了恶鬼附身和“气”的来源,然后他家挖出了埋在下面的银锁,才发现银锁已经彻底变成了乌黑,周先生说这东西还不能乱扔,得好生送出去,最好是埋到桥下面去。

  他家都照着做了,挖了桃树,送了银锁,又在家里做了一场法事,后来请了一尊弥勒佛供着,之后就再没出过事了。

  想到我们家的情形,这不是和那家人一模一样吗!

  可是我们家院子里根本没有种树,但是我确定一定有破家宅的东西在家里,否则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只是让我觉得不解的是,奶奶自己经历过这样的事,她怎么会联系不上两件事的相似,连我听过一遍都能猛然想起,我不相信奶奶会想不起。

  还有就是先生,他会看格局,我不信他没看出来,可是无论是奶奶还是先生,都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甚至提都没有提起过。

  这又让我忽然想起之前的一件小事,就是在发现我被亡魂附身之后,无论是奶奶还是先生,都坚持让我一个人住在原来的房间里,直到这回我再出事,才有父亲和我一起睡,是不是这里面也有不寻常的另一层意思在里面?

  我越想越惊,如果我不不是相信奶奶和先生的话,我一定会觉得他们是故意害我了,明知我有危险,依然让我置身于危险当中,而且很多事情,我觉得奶奶和先生不是不知道,不是解决不了,可总让我觉得有一种他们装作不知道,故意拖着不去解决的意味。

  就比如我每次的失魂,先生就住在我隔壁,他作为一个先生,对这些东西是很敏感的,不可能我已经被勾出去了他也察觉不到,如果真是察觉不到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本事。相反,我觉得他是故意让我被勾出去,但是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事我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看出来,当时我却不敢和母亲讲,第一是怕她误会奶奶和先生,第二则是怕她担惊受怕。

  我于是小心翼翼地问母亲,我怕有些事先生已经和他们说了,但是却一直瞒着我,就像我四岁时候被大老鼠拖的那件事一样。

  我问说既然家里有狮子镇着,为什么还会有亡魂盘踞在家里,难道是镇宅子的铜狮子不起效了吗?

  母亲反倒被我的问题弄的恍然大悟的感觉,她惊奇地出声说:“石头,你说的对呀,家里有镇邪的东西,可那些邪乎的东西又怎么进得来的。”

  然后母亲自己也开始各种想不通,她说等先生回来这事得好好问问,母亲不是演员,我觉得她是真不知道,既然母亲不知道,那么父亲也自然就是不知道了。

  后来先生和父亲做完回来了,母亲真就问先生了,先生听了母亲的问题之后竟然一点也不惊讶,这说明他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只是一直没跟我们说,当然母亲还没联想到先生刻意害我们之类的这些,她只是怀疑说这只铜狮子是不是不管用,所以才会这样,父亲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表情和母亲听我说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样,也是恍然大悟一样。

  只是在交谈之中,我发现父亲好几次都会一直盯着我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都看得我发毛,我总觉得父亲的眼睛里有些别的东西,很不自然,但一时间我又想不到什么,只能想是不是因为那晚上我举动异常的缘故?

  或许是我自己太敏感了也说不一定,眼下我们的注意力都盯在先生身上,都期望着他的答案,然后先生才说,我们家镇宅子的东西被人设局破了。

  听见这样的答案,父母亲很激动,他们说他们也没有什么仇人,是谁要来害我们家,先生说目前这个人是谁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已经被破掉了,而且很难解决,因为这个局存在的时间太长,甚至已经完全替换掉了镇宅子的铜狮子,换句话说,铜狮子很早就不管用了,竟然是这个局起到了镇宅子的作用。

  先生说这个局很精巧,不凶不吉,它会一定程度上保护家宅平安,但是也会招来一些祸祟,它的精巧之处还在于,如果你破了这个局,就要出人命,先生说,破这个局的代价,就是要这个家里的人需要有一个人用命去偿。

  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人会是谁,因为父母和村里人相处十分融洽,都没和人拌过嘴,连一些邻居都夸赞父亲和母亲好相处。而至于奶奶,虽然奶奶性格锋利,但是在村里十分受人尊敬,或许是有人嫉妒也说不一定。

  眼下先不去说这个,我问先生说那个局设在了哪里,先生说在我们家屋外的那个死角,也就是上回找到老鼠洞的地方,那次先生就觉得那地方的地气怪,一般来说死角这些地方,都有些阴气重,但是先生却感到那里地气非常活跃,而老鼠是五种通灵的动物之一,它最能察觉得到地气活跃的地方,所以才会在那里打了一个洞,作为安身的地方。

  原来从上次家里出现老鼠,先生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一直没说。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家里一直没有老鼠,但是忽然就会有老鼠出没,竟然是因为这样的缘故。

  既然说到这里,我问先生:“那奶奶知道这件事吗?”

  先生毫不隐瞒,他告诉我们说奶奶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或许还知道这个局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