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3、先生

43、先生

  父亲去的这个地方,距离我们这有两百来公里,那就是先生的住处,先生在那里名气很旺,父亲一问就问到了,只是去到他家的时候,先生不在,父亲见到了他母亲。

  在见到他母亲的时候,就出了问题,因为父亲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像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父亲的大姑姑,我的大姑奶奶。

  爷爷一共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父亲见到的这个正是爷爷的姐姐。

  父亲最后一次见她,是爷爷死那年,那年父亲才八岁,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这个大姑姑就连父亲都不知道多少,他只知道早先大姑姑是嫁给了本村的一家人,但是后来那男的死了,大姑姑带着一个儿子又改嫁到了远处,至于是哪里,父亲说他也不知道,他虽然去过,但毕竟是很小时候的事,后来又长久地不见,就慢慢地淡忘了。

  再到后来爷爷去世,大姑姑只身一人回来,也就是那之后,奶奶和各个姑姑之间就交恶,最后和三个姑姑都不来往了,奶奶对父亲说,姑姑们心狠,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伸出过援手,所以在我父亲和姑姑们很小的时候,都觉得姑姑们很坏,就断了往来。

  父亲这一次看到,本来是不确定地,但是越看越像,最后终于忍不住就问了,哪知道一问,果然是大姑奶奶,这样一说来的话,先生就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叔叔,是父亲的表弟。

  大姑奶奶听父亲这么一说,却显得很镇定,好像她早已经知道一样,后来一问才知道,先生之所以愿意帮我们,就是他知道了我们两家的关系,先生说两家本来是血缘至亲,却弄到如今这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他才决定来帮我们,刚好那一阵我们家出事,先生就借着王家的事,来到了我们家。

  说到这里,怪不得奶奶对先生总是有些怪怪的,我想着大概是奶奶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大致猜到了一些先生的身份,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态度,而先生对奶奶总是毕恭毕敬,从不出言冒犯,也是因为有这一层的原因在里面。

  当然,有了这样的机会,父亲肯定不会错过打听两家交恶的原因,以及当时爷爷死时候的一些事,因为那时候父亲小,记不起多少,即便知道一些,一个小孩子又能看出、猜出多少来,可是对于那些事,大姑奶奶却只字不提,最后只是幽幽地说了一句,她说的确是她对不起我们家,现在先生替我们家解围,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父亲在大姑奶奶家住了一夜,发现他们家只有先生和大姑奶奶两个人,大姑奶奶说他改嫁的这个人姓张,两年前死了,他们养育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女儿嫁出去了,小儿子自己建了房子,已经不和他们住在一起,所以家里只有她和先生两个人。

  问起先生为什么不在,大姑奶奶说先生去帮一家人看家宅,可能要两三天才回来,她说父亲如果不急可以在这里等先生一起,要是家里有事放心不下,可以先回来,等先生那边处理妥了回来,她就让先生立刻来。

  最后父亲还是放心不下家里,住了一晚就回来了。

  当我们得知这件事之后又喜又忧,喜的是先生是真心帮我们,忧的是奶奶要是知道了这一层,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毕竟现在在我看来,整个家里奶奶的话语权最重,自从建新房的事之后,父亲已经再也不敢反抗奶奶了。

  于是最后一家子合计了之后,决定不告诉奶奶这件事,反正之前奶奶和先生也能相对和睦地相处,这次只要说是重新请了先生来就可以了,再说有时候奶奶不也挺听先生的话的吗,只要我们装作不知道这层渊源,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先生来的时候,柱子已经下葬了,他们家的亲戚都拗不过他家父母,最后就这样葬了,父亲从始至终都在他们家忙活,只是父亲发现了一个让人有些不安的迹象,那就是那天陪柱子回来的那两个工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后来一查,他们俩都让人代了礼金来,可是人却根本没有出现。

  父亲注意到之后,特地找人问了他俩是什么情况,帮他们代礼的人说他们俩去了远处,不在家,所以才让代礼的。

  父亲听了,问了说去了哪里,后来也就没再继续追究下去了,就直到先生来。

  先生来了之后,自然已经知道父亲去过,但是他还是以前的那样,并没有因为这一层关系而和我们热情了几分,也没有因此冷落了几分,我们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装不知道,又似乎在说,他一早就已经将我们当亲人对待。

  先生听父亲简单描述了之后说,柱子自然是有问题,他甚至推测,柱子回家前就已经死了,但是怎么走回家的,说出来可能有些吓人。先生说柱子那一天铁定是被什么勾了去了,很可能当天就已经遇到了不测,第二天回来的是一具尸体,只是他媳妇没有在意。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说死人怎么会走路,先生说死人是不会走路,但如果有东西带着他走,那就是可以走的。

  而且这东西一定是在他将死未死的时候就已经附在了他身上,所以他才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否则等实体僵了,特别是僵硬了之后,它的活动部分就不能自由屈伸了,那时候就会露出破绽。

  我听了整个人一阵发冷,先生说这和鬼上身是一个道理,只是活人关节本来就是软的,所以没那么多禁忌,上身就可以走,但是死人不一样。

  还有一点是,人在死了七天后,魂会回来一次,我们叫头七,过了尾七,魄就散了,这就是人们说的一七散一魄。至于他的魂,则是一年散一魂,三年就散尽。当然如果在这期间染上了煞气,就会变成恶灵,通常来说尾七之前最厉害,越往后越弱。

  听到这里,父亲说算上停尸下葬的这四天,柱子死掉的一天和先生来的这一天,已经过去了六天,那么明天岂不就是头七。

  先生说最好的法子,就是明天去柱子家,因为头七死者的家人会为死者准备一顿饭,先生藏在他家看看倒底是个什么说法。

  这事倒好办,父亲和他家熟,很快就说通了,他家也顺便就让先生为他家主持头七的祭祀。

  到了那天,我自然没去,经过我是听先生自己说的,他说柱子地却回来过,但是没进门,也没吃家里准备的食物,而是一直站在家门口的白灯笼底下,就一直站着,直到时辰结束了,就转身走了。

  我们问先生说这是个什么说法,先生接着说但是他家的食物被动过,也就是说有别的东西吃了柱子家给柱子准备的食物。当然鬼吃东西我们是看不出来的,看着完整,却不能再吃,因为它已经将它吃光,再吃就是一些脏东西,是要出事的。

  最后先生说,柱子家送白饭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柱子就在那里,他吃了送出去的白饭。

  先生说柱子其实是想进家门的,可是不敢进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家里有恶煞,而这可能也正是柱子已经死了能回来的原因。

  问起这个恶煞是什么,先生说他看不到,这只能从柱子去了哪里找线索,先生说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让恶煞现形,只是这样的话会让恶煞知道有人在干扰,会惹出不能收拾的事来,其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打草惊蛇。

  所以后来的时间,父亲代先生详细地问了那天见过柱子的人,后来终于有人说他看到柱子往村口出去的,然后坐了一路公车,总之父亲沿着这条线索一路追踪下去,很快就得出了柱子大致的一条路线图,虽然不知道他最后倒底是去了哪里,但是先生早已经有了目的地,他将从柱子家去赵老倌家的坟地路线拿出来一对比,基本吻合。

  先生说,这事就是和赵老倌家坟地上那件事有关,所以先生说得去赵老倌家的坟上看看。

  后来去了赵老倌家的坟上,刚修的新坟和修起来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坟边上,先生他们看到了一处烧过的纸钱灰烬,好像是谁来祭奠过,起先他们怀疑是不是柱子,可是总觉得不对,但除了柱子,也不会有别人来这里祭祀,于是暂时就认定是柱子。

  除了这处烧过的纸钱灰烬,也就再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先生说到上面去看看,他要去的地方很明显,就是王叔在这里的那座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