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5、再去坟地

45、再去坟地

  果然,那两个去了远处的工人真的就联系不上了,问他们家里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倒底去了哪里,父亲不敢说是因为这事找他们,而是说有活计要给他们,正急着呢,告诉他家里的人说他们回来了,就回复父亲。

  出乎意料的是,晚上的时候,有一家的就给了回复过来,说是联系上了,但是他在远处找到了活干,所以就不回来了,特地告诉父亲一声。

  当时我们都在周边,听得真真切切的,先生没说话,反倒是我们这些什么也不懂的吱吱呀呀就议论开了,最后也讨论不出一个结果,先生说柱子死了,也并不是说另外的两个人就一定会死,这事恐怕还要从长计议。

  于是先生说他得再去一次坟地上,但这次不要父亲去了,而是要我陪着我,听见先生要我和他一起去,父母亲都有些慌乱,说这使得吗,先生说有他在不会有事的,只是奶奶那边要保密,要是她知道了恐怕会有一些意见。

  后来我就和先生去了,这回先生没有再往赵老倌家的坟上去,而是上了山之后,就往一条小路绕了上去,我估摸着这恐怕就是昨晚先生他们走过的路,这回显然是先生记住了路,不用再刻意去迷路了。

  果真,走着走着,这路的样子就和先生昨晚描述的开始相像了起来,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先生要我陪他来,他自己也说我要是再出什么事,就更麻烦了。

  我们走了很久,我觉得即便是白天,树林都开始变得阴森了起来,而且林子也越来越密,前面的小路也逐渐变成没有,如果是我半夜三更被引着来到这个地方,绝对会疯。

  之后我们在林子间转悠了一阵,就看见那座孤坟了,只是我们看见孤坟边上有人。远远地我们看不真切,之间那个人就在坟边上晃荡,像是在绕着坟走,又像不是,总之他的动作有些怪,看着不怎么像一个正常人走路的样子,我看着有些悬,对先生说这个人看着不大对劲啊。

  先生自然也已经看出来了,他说我们先不要动,看看他倒底是在干什么。我们看了一阵,发现他自始至终都在绕着坟边转,我越看越不对劲,然后先生说上前去看看。

  我们靠近,但是他却丝毫也不察觉,也没有什么丝毫的反应,临近了我觉得这个人不对,怎么越看越像那天送柱子下山的其中一个。先生似乎也有些印象,我说了之后,先生问我说确定不确定,我说确定,不会错的,因为平时我也见过他几次,虽然并不是很熟,但总是辨认得清楚的。

  等走近了,我喊了一声:“叔叔,你是在干什么?”

  他听到声音,就停止了转悠,然后就转头来看我们,我看见他的表情是完全呆滞的,整个人的身子有些扭曲的样子,眼睛空洞的没有丝毫的神色可言。

  先生小声和我说让我不要太靠近,我于是便不敢再靠近,而且离坟也远远地,这也是先生嘱咐的,他怕我招惹到什么,最好离开七步。

  先生自己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拿出一张符贴在他脖后根上去,又拿出镇子,从他的脑后连敲了三节,我就看见这个人瞬间就软了,然后就倒在了地上。

  我在一旁看着,问先生说现在他是什么情况,先生说只是晕过去了,很快就会醒来,然后就没再说话了,先生把他从坟边上拖出来了一节,然后就让他平躺着,自己则坐在了一边,看着树林发呆,也不说话,我则一直盯着地上躺着的这人,心里自然是犯疑惑,他自己说自己已经去了远处,原来都是骗人的。

  过了一阵,他醒了过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这是在哪里,然后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先生和我,他是认得先生和我的,见到我俩都在的时候,显得有些惊讶,就问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他这是怎么了。

  先生让我不要说话,他则问他说还记不得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后面为了好叙述,就叫他李子吧,因为我好像记得父亲有几次这么叫过。

  李子仔细想了想,他说他记得他好像是在一辆车上的,先生问是什么车,他竟然答不上来。先生于是又问,他在车上是要去哪里,他回答说是准备去远处,可是问他去哪里,他又不知道。先生问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猜测到什么了,于是继续问他说,你为什么忽然想去远处的?

  李子想了想说,好像就是忽然间有了这个想法,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非常想去,好像不去就会出人命一样。

  先生便没有再就像问下去了,而是将话题一转,转而问另外一个工人,另外这个工人叫阿明,先生问李子说他是不是打算和阿明一起去的,李子听了反倒自己疑惑起来了,他说他就是一个人去的,出门也是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约阿明。

  先生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印证着我们此前的猜测不对,他们不是结伴而行,然后先生就没有再问了,毕竟这里荒郊野外的,他说我们先离开这里。

  下山倒是很顺利,并没有再遇见什么,一路上李子也不说话,直到下山之后,先生自认为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他才问李子说,他知不知道柱子已经死了?

  李子相当惊讶,他说没人告诉他,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于是追问起来,听到柱子头七都已经过了,更是惊得什么都说不出来,然后他马上就露出了无比惊骇的表情,像是忽然间被什么吓到了一样,然后结结巴巴地说:“莫不是因为那天……那天……”

  可是那天怎么了,他却硬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让他不要紧张,也不要害怕。

  他稍稍镇静了一些之后,才转过头来问先生说,今天要不是我们把他叫醒,他是不是也会像柱子一样?

  先生没有直接回答他,但最后还是点点头,他听到这样的答案反而释然了,接着我听见他说,他就知道和那天的事有关。

  然后他就详细地和我们说了那天的经过。

  那天他和阿明送柱子下山,柱子虽然被咬了,但整个人还能走,人也算清醒,就是老鼠咬得伤口深和细碎,虽然止了血,但是走路会撕扯着疼痛,而且会有血渗出来。他们本来是朝着下山的路走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走着走着,就不对劲了,因为他们发现走的路越来越荒凉,林子也越来越密,最后察觉到不对劲了,已经到了林子深处。

  他说然后他们胡乱走了一阵,就看见了那座孤坟。

  当时他们也没留意,只想着快些走下山去。他们的情形和昨晚先生他们遇见的有些类似,就是无论他们怎么走,最后都会回到这座坟旁边来,于是这孤坟这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只是他们什么都不懂,坟又没有墓碑,看了一阵也没看出什么头绪,每个人心上都有些发毛,而且柱子本来就失了血,人就有些累,再不走出去只怕是真的要出人命的。

  他们最先想到的法子是打电话求助,可是手机拿出来,却一点信号也没有,最后只能放弃,喊人这里根本没人,于是阿明提议说要不就顺着上来的路再走下去。

  于是那一天他们就一直在上面绕圈圈,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形,误打误撞地就走下来,只是那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他们这才赶到了医院,然后就给父亲打了电话,这才有了后面我们回来,父亲赶去医院的事。

  整件事还算正常,并没有出现昨晚先生他们那样的鬼遮人的事,我想要是真出现那样的情况的话,他们三个恐怕也下不来了。

  先生自始至终都认真地听着,听到一些关键的地方就会插嘴问两句。听李子说完之后,先生说他们遇见这样的情况,多半是因为柱子的血引出来的。

  所以他率先死了,而李子和阿明只是沾染了柱子的血,所以才不会首当其冲,李子听了先生的话,当即吓得脸色惨白,他央求先生救救他,先生说他白天来山上,就是为了救他和阿明的。

  只是这个阿明就没有李子这么好运气了,我们回去之后,就听见母亲说,就在我们出门不久,阿明家打电话来说,阿明被车撞死了,父亲已经赶过去了。

  当时李子还和我们一起回来了,听见阿明死了,他立刻就软了,幸好被先生扶住了,我看见他满头的大汗,显然吓得不轻。

  他这个样子自然不能让他自己回家了,于是就先安置在了我们家,等父亲回来了,再给父亲定夺出主意。

  先生的意思呢已经很明显了,李子之所以会跑到坟上去,和柱子跑到坟上去是一样的,应该是被勾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