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7、夜惊

47、夜惊

  先生是悄悄和我说的,我和先生似乎很投缘,他什么都愿意和我讲,当然前提是我要保密。

  先生告诉我说,母亲和奶奶的关系很好,甚至超越了父亲和奶奶,这个我倒是也有所感觉,从我小时候开始,母亲和奶奶就很融洽,都说婆媳关系差,可是奶奶和母亲愣是从来都没争吵过一句,这也是被邻里称道的事。

  现在从先生口中说出来,我才知道母亲和奶奶的关系,已经可以用母女来形容,虽然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家里的事就没有什么可以瞒得住奶奶的了,自然也包括我们已经知道先生的身份。

  先生说他不介意奶奶知道他是谁,其实只要奶奶有心,她轻轻松松地就能知道。先生说他关心的不是奶奶会不会知道他的身份,而是奶奶为什么装作不知道。

  先生替我封好门窗之后,就出去了,之后父亲和母亲来看过,也没说什么,就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生的话,我忽然觉得不单单是父亲,就连母亲看我的眼神也开始有些怪了起来,或许是我从前真的没有留意,又或者是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心理暗示,于是就真的成这样了。

  面对他们,我什么也不敢说,只是看着他们,然后他们就出去了。

  父亲似乎不大愿意立刻出去,但又碍于什么,最后还是和母亲一起出去了。

  我之后就睡了,只是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又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等我醒来侧耳细听的时候,似乎是弹珠滚动的声音,这回不是在楼上,而是在床底。

  我感觉声音和我之间,就隔着床,然后我就听见声音从床底滚了出来,然后清晰的声音就在床边响起,我躺在床上不敢动,只是听着弹珠究竟在往哪里滚,最后我听到“砰”的一声,它似乎是滚到了墙角,然后又被弹了回来,继续往床边滚过来。

  我只觉得心跳忽然开始加快,不知道我的房间里怎么又开始有弹珠,我于是伸手去摸灯的开关,只是在我摸到开关的时候,却同时摸到了一双手。

  在摸到这双手的时候,我吓得立刻所受回来,同时低低地呼喊了出来,可是我却感觉不到身边有任何人存在,我侧耳细听着,忽然发现,在我开灯的这一刹那,弹珠滚动的声音已经没有了。

  我这样一动不动地呆了很久,直到确认房间里再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动静,我才重新摸到开关,打开了灯。灯光亮起来之后,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看了看床边,只见有一个弹珠滚落在我的鞋子旁边,我弯腰将它捡了起来,与我那日在床下捡到的大同小异,我于是起来,打算看看床底下倒底还有什么。

  我才刚下床,忽然就听到对面父母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我就听见母亲的声音:“石头,你怎么了?”

  我于是将弹珠给藏起来,然后下床来说:“觉得渴了,喝一点水。”

  接着我走到房门边打开房门,母亲站在客厅里,见我安然无恙这才放心,然后说:“喝完就回去睡吧。”

  然后她就回房间去了。

  我喝了点水,回到房间里,然后趴着身子看了看床底,床底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松了一口气,在想这个弹珠会不会是我找漏的。

  于是我躺回床上继续睡,可是这一回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个把小时,才终于又睡了过去,可是这回睡过去,却一点也不安稳。

  而且我做了一个梦中梦,在梦里的梦里,我竟然被魇住了,起先我以为自己是真实的,我躺在床上,但是眼睛却根本就睁不开,可是耳边却可以听到周围所有的声音,以及有清醒的意识,但就是眼睛睁不开,无论我废多大的力气,多么使劲地挣扎,最后还是无法睁开眼睛。

  睁不开眼睛也就罢了,但是自己却可以感觉到意识逐渐归于模糊,而且是抗拒性的,一点也不想就这样坠入到黑暗的深渊当中去,所以我会努力地睁开眼睛,以保证自己意识的清醒,这一回眼睛是能睁开了,可是却感觉只能很费力地睁开一条缝,看见一点点的光,可是马上又不由自主地闭上,那种感觉就像困到了极致,眼皮根本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一样。

  这种反反复复地好几次,最后我终于整个身子抖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只是醒过来之后却觉得很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明明是在自己房间里,却觉得十分陌生,似乎置身于一个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一样,还有就是,明明灯是亮着的,我却觉得光线很暗,什么也看不清楚,甚至就连房间里有些什么都看不清。

  然后我感觉自己从床上起来,去了客厅,又来到了院子里,再接着又开了大门,就来到了外面,而外面说不清楚是昏暗还是光亮,总之我在大门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与母亲所描述的一模一样的梦。

  只见一个面目模糊的人坐在一口棺材上,而那口棺材正对着我们家的大门,我甚至还听见他和我说:“石头,你来啦。”

  我虽然看不清这人的面庞,但是我却知道他就是郑老秋,我还走到他身边,问他棺材里装的是谁,就在这时候,父母忽然也出来了,他们喊住我,让我快回去,然后我就醒了。

  直到我醒来,我回忆着梦里的场景,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做了一个梦中梦,而且还是在梦中的梦中被魇住了。

  我醒来的时候心跳跳的十分的剧烈,预示着浓烈的恐惧正在我心底滋生,而且醒来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我觉得口干舌燥,于是重新开了灯,就在我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我看见床上竟然有一个人形的印记。

  初看见的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出汗濡湿了床褥,但是马上我就觉得不对,我只是身上出汗,可是这个人形印记却连腿部都清清楚楚,我这才意识到不好了,只觉得头皮猛地一阵发麻,然后远离了床边,哪知道在拉开房门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口,吓得我顿时就惊叫出声,等我看清楚的时候,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父亲。

  只是父亲的样子有些怪,他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即便我尖叫出声,他也没什么反应。还是过了十来秒,他才像是忽然回过了神来,然后问我:“石头,你是怎么了?”

  大约是我这声惊叫太大声,同时母亲的房间灯就亮了,母亲的声音马上就传了出来,我本来打算说父亲怎么一声不吭地站在房门口的,可恰在这时候父亲就开口说了那句话。

  等母亲出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让我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而他正在为我倒水,母亲见我面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就问我说:“这是怎么了?”

  父亲接口说:“可能是做噩梦吓到了。”

  然后父亲走过来把水递给我,说让我喝点水压压惊,接着先生也从楼上下来了,见我们都在客厅里,他应该也是听见了我的惊叫声,先生也问我说怎么了,这回是母亲回答的,她说我做了噩梦。

  听见母亲这样回答,我忽然觉得有些害怕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名的恐惧忽然从心底升起,然后我看着先生,先生说:“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想和先生说我的确是做了噩梦,但是吓到我的却不是这个噩梦,可是话到了嘴边,又不敢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现在不适合说这样的话。

  然后母亲和父亲就说让先生回去睡吧,我没事,先生看看我,告诉我说他已经封了门窗,我不用担心,也不要自己吓自己。

  这时候我才想起我床上的那个人形印记,可是我才想说出口的时候,先生就打断我说,有什么事等明天又说,深更半夜的不适合说梦。

  然后他就上楼去了,我第一次觉得在父母面前有些不自然起来,母亲则过来扶着我的双肩说,别多想了,先去睡觉吧,要是我真怕,就让父亲和我一起睡。

  一想到父亲刚刚阴森站在房门口的样子,我就不寒而栗,于是我说我没事,不用父亲陪我。

  然后我就像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里,然后迅速地关上了房门。

  我在房间里听见母亲在客厅里问父亲:“我醒来的时候见你不在,你去哪里了?”

  父亲回答说他起来起夜,然后就听见我的尖叫声,就过来看我了。然后他们就没声了,关了客厅的灯,回房去了。

  我在房间里听着他们的对话,连打了几个冷战,眼睛死死地盯着床上的那个印记,根本不敢到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