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8、邪祟

48、邪祟

  为了怕父亲和母亲起疑,我关了灯,可是人却并没有回到床上,而是坐在了门边的椅子上,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动都不敢动一下,只希望这样的夜赶快过去,快到第二天,我去找先生也好,去找奶奶也好,总之不要再呆在这个家里,他们能给我一个主意。

  我在椅子上坐了很长时间,可是天就是不亮,自己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可是一看钟表,竟然才过去半个小时。

  最后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于是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尽量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同样打开客厅的门,为了让自己走路不发出声音,我只穿了一双袜子。

  我费了很长时间才来到外面,接着就蹑手蹑脚地去了二楼找先生,哪知道等我来到先生住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先生的房门是开着的,于是我走了进去,可是却发现先生不在里面,我觉得疑惑,先生不在房间里?

  我告诉自己说可能先生上厕所去了,于是就在房间里坐着等他,哪知道等了好一久也不见他回来,于是这才怀疑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我只觉得自己更加害怕起来,于是另一个念头就冒了出来,那就是到奶奶家去。

  我轻声地下了楼,打开了大门,为了不发出声响,我甚至都不敢锁上大门,出了门外就开始一路狂奔往奶奶家去,一路上也顾不上周围黑暗,夜晚阴森什么的,我一口气跑到奶奶家,然后就“砰砰砰”地敲门。

  马上里面就传来了奶奶的声音,她在里面喊是谁,我听见奶奶的声音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几乎都要哭了出来,连声说:“奶奶是我!”

  奶奶大约听见是我的声音,急忙给我开了门,门打开之后,我立刻就进了去,奶奶见我匆匆忙忙的,而且神色声音也不对,又见我穿着睡衣,还只穿着一双袜子就过来了,急忙问我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说我不想住在新家了,那晚上我的确是吓怕了,奶奶听见我说这句话,马上就关了大门,然后就拉住我说:“我们回堂屋里去说。”

  进去到堂屋里,奶奶让我坐在沙发上,找了一个碗,用雷楔子捱了水先给我喝下去,然后他用手帕包了米,点了一枝香给我拿在手上,就一点点地在我头上按。

  直到奶奶做完,我才觉得心情平缓了一些,奶奶又到院子里烧了一些纸钱,边烧边念叨说,缠着我的东西都快快离开之类的。

  然后她才回到堂屋里来,问我倒底是出了什么事。

  我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奶奶,奶奶叹了一口气说,父亲果然还是沾惹到了。

  我听奶奶的意思好像早就直到父亲的不对劲,又想起奶奶临走时说给我的话,我就更加确信奶奶已经知道了什么。

  奶奶说,那天她听到柱子出事,她就一直担心父亲,因为他们三个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父亲和他们呆了一夜,只怕也会被牵连,没想到竟然真是这样。

  我问奶奶倒底是什么东西缠上了父亲,奶奶说她也不知道,她也是前几天用鸡蛋进行了问卜,就是在柱子头七那天,结果鸡蛋里有侬。

  我问奶奶当时她问的是什么,奶奶说她问的是父亲有没有被缠上,结果剥开鸡蛋,里面果然有侬,从那天起她就留意着了,但是又不能作什么。

  我说可以告诉先生,让他帮忙,奶奶却告诉我,其实先生早就看出来父亲不对劲了,只是他一直没说。我问奶奶怎么知道的,奶奶说先生来找过她,告诉了她这件事。

  听奶奶这么一说,先生和奶奶似乎并不是那么水火不容,他们私下还是有沟通的,只是为什么先生看出来了却不动声色又是什么道理。

  最后奶奶和我说,这事不好应付,并不是做一场法事,用一两张符纸就能解决的。

  至于后来我不见的事,是第二天母亲起床看见我的房门、客厅的们以及大门都开着才发现的。起先她还以为家里遭贼了,全部门都开着,但是后来一看,只见我已经不见了,这才惊了起来,母亲倒还机警,率先就到奶奶家来找,见我正睡在奶奶家,这才心安了,大概奶奶也安慰了母亲,她这才回去了。

  我几乎一夜没睡,后来到奶奶家好不容易睡着了,自然就贪睡了一些,起来的也晚,奶奶也没有喊我,我起来后给我热了饭菜,我吃了一些,总觉得人晕乎乎的,没什么神气,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奶奶就叫我和她一起回新家,我一听见要回新家去,就有些抗拒,奶奶说我昨天不是说看见床上有个人形印记吗,这事不能搁着,再有奶奶说有她和我在一起,还怕什么。

  然后我就和奶奶一起回新家了,大约父母都很意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了门就溜到奶奶家去了,但是碍于奶奶在场,他们都不敢说什么,先生自然也在,当然也知道了我的事,只是他就显得要淡定很多,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样。

  奶奶也没让我和父母解释为什么大半夜的跑了,她也没和他们说原因,只是告诉他们最近一阵子我就住在老家,他们就不要挂着了。

  之后她又让先生到房间里替我瞧瞧床上的那个印记,只是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床铺已经被整理好了,把被子拉开,床单上的那个印记已经不见了。

  我问母亲换过床单没有,母亲说没换过,不是才铺上的嘛,我一脸狐疑,我觉得不可能会看错,又问母亲她整理床铺的时候看见了没有,她摇摇头说没看见。

  这个印记没有了,让我非常意外,我记得奶奶说,只有死人躺过的地方才会有这样的印子,叫做尸印,我又不是死人,睡在床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印记的,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怕。

  印子不见了,除了我之外,他们凑有些质疑是不是我看花眼了,我却确信的很,只是它不见了就是不见了,我说也说不清,难不成还要我重新变一个出来不成。

  最后奶奶说,要不把家里镇宅子的铜狮子挖出来吧,最近新家接连着出事,趁着先生在,正好看看这个镇宅子的东西是不是不中用了。

  我在心里说这个东西早不管用了,都有人在这里重新布了一个局了,要不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奶奶明明知道,还要装作不知道,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父亲说不用去找人,他和母亲就能做了,只是挖这东西出来有什么忌讳没有,比如时辰和祭祀什么的。

  奶奶说时辰只要是适合动土就可以了,至于祭祀,烧点纸钱供拜下五方,也不用其他的。

  于是日子就选在了明天,因为院子的地面已经用混凝土铺起来了,所以要挖铜狮子,得先敲碎了混凝土层才能挖,所以在明天挖之前,父亲今天先敲了铜狮子所在地方的混凝土,以便明天能在合适的时辰尽快挖出来。

  第二天拜了五方之后,烧了纸钱算是祭祀过就开始挖,这个挖的过程进行的很顺利,方位也对,往地下挖了两米深之后,就挖到了盒子,只是在将盒子给拿起来的时候,在盒子底下却有一窝老鼠,这窝老鼠倒还正常,好像是刚刚出生不久,有七八只,大老鼠却并不见。

  见到盒子下面有老鼠,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是已经觉得不对劲,最后倒谁也没有去动这窝小老鼠,而是先打开盒子。

  盒子被打开之后,铜狮子还在,只是唯一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在狮子头上,不知道是谁用黑色的东西画上了一个印子,是一个符印,黑色的东西不大像是墨,这个自然是先生最懂,他看了之后惊得不轻,他说怪不得我家里会频频出事,原来是镇宅子的东西被做了手脚。

  他告诉我们狮子头上的这个印记是一个煞印,是用来聚煞用的,而这黑乎乎的东西,应该就是烧成碳的尸灰!

  父亲最惊,他说狮子是房子好之后就埋在下面的,到现在都十五、六年了,就在眼皮底下,会是谁在上面做手脚!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奶奶,都记得狮子埋下去的时候,头上是根本没有这个印记的。但是情形也的确如父亲所说,狮子就埋在院子里,之后整个院子就用混凝土重新铺起来了,要挖出来就得先敲了混凝土,可是这样大的动静,父亲他们怎么可能不察觉。

  所以要说是谁挖出来了重新画上了这个煞印,我也不相信。

  最后我们怎么猜测也没有个头绪,于是只好先将这个问题暂且搁置下去,而是将目光集中在了这窝小老鼠身上。

  先生说埋着镇宅子东西的地方,现在变成了老鼠窝,这是很不吉利的,因为老鼠大多时候被称为邪祟,既然它们能在铜狮子下面做窝,就说明铜狮子已经被邪祟玷污了,早就不管用了,只是联系到此前经常出现,不同寻常的大老鼠,先生说这件事说不定就和老鼠有关。

  而且稍稍理理老鼠的线,从郑老秋学老鼠啃东西,王叔家闹鼠患,赵老倌家坟上的大老鼠,以及出现在我们家的老鼠,还有要拖我走的大老鼠等等的一系列,似乎都在应证着我们家周围的这些事,都与老鼠有关。

  这样说来的话,铜狮子被做了手脚,也就和老鼠脱不开干系了,所以先生说,先将这窝老鼠用东西给装起来,但是不要把它们弄死了,看看下头有没有老鼠洞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