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49、东窗事发

49、东窗事发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最后下去将老鼠一窝拿起来的竟然是先生,我本身就怕老鼠,看见是一窝老鼠之后,本能地就站远了,可是父亲竟然也退了两步,我第一次察觉到,父亲竟然也怕老鼠!

  我回想着上几次父亲见到老鼠的情景,但都想不起来,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母亲和先生,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而且自然而然地,先生就下去拿了,这让我觉得有哪里不对,似乎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刻意不让父亲下去。

  先生用一个纸盒子将老鼠装了起来,母亲接了放在屋檐下,检查了周边也没发现有洞穴,于是就奇怪,这里没有洞穴没有任何的缝隙,老鼠是怎么在里面做窝的?

  先生于是用铲子往下面再挖了一铲子,这一铲子下去,只见一个老鼠洞就呈现在了眼前,很大的一个,看着都让人觉得恐怖,黑洞洞的,我看到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出现在我们家的那只大老鼠,原来它一直都在镇宅子的铜狮子下面。

  现在它不在应该是出去觅食或者什么的了,先生见挖出了老鼠洞,于是让父亲找水桶来,往里面灌水试试,目的倒也不是逼老鼠出来,而是将水灌下去,看看老鼠洞是通往哪里的。

  先生一连灌了好几桶下去,然后让我和母亲奶奶看着洞口,他和父亲则先去看被堵起来的那个洞穴,果真,他们去到那里之后,果真有水从那里溢出来,结果证明,这个宅子死角的老鼠洞竟然是直接通往铜狮子这里的。

  怪不得我们家的局被改了都不知道,竟然是这个缘故。先生说这是一个就着铜狮子改的局,让铜狮子沾了煞气,反正说了很多,其大致意思就是在说,铜狮子变成了亦正亦邪的东西,一方面镇着宅子,另一方面则不断地引一些邪祟进来,所以我家才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听到先生这样说,我说我们现在动了这个局,之前先生不是说要化解这个局,家里就要有人偿命,现在我们动了它,是不是会出现不好的事。

  哪知道我的话才说完,奶奶就接口说,我们家已经开始有不对劲的事发生了,再这样下去,只怕不用化解,家里也要出人命。

  先生没说话,我看见奶奶在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父亲,让我整个人都惊了起来,奶奶的意思是说父亲会是这个人!

  我以为奶奶说的是我,可没想到竟然是父亲!

  现在铜狮子被挖了出来,却不是随便放在哪里,或者随便扔哪里就可以了的,这样镇宅子的东西,需要好生请进来,更需要好生送出去,否则就会出事,轻则家宅不安,重则有性命之忧。

  奶奶提议说先用香火祭拜了放在家里的某个地方供着,然后再找个合适的时机送出去。先生自然也同意这个说法,于是最后父亲重新填了这个坑,至于那个老鼠洞,等这个局解了,老鼠也就自然不会再来了,这个老鼠洞也就不用担心了。

  而接下来还有一个难以解决的就是这窝小老鼠怎么办,好像它们和铜狮子还是有些关联,直接杀了也不是,送出去又怕成活以后害人,最后先生说,要不用纸钱和符纸香面混了烧死吧。

  最后大家也没意见,于是只能这样做了,烧的时候自然要拿到外面去,我也跟着出去看了,只是因为有些怕,离得有些远,让人意外的事就是在烧这窝小老鼠的时候发生了,因为纸钱才烧起来,就只听见一阵尖厉的嚎叫穿了出来,吓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一跳。

  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听得出来,这不是老鼠的叫声,即便是大老鼠也叫不出这样尖厉的声音来,别说还是没睁眼的小老鼠。

  这声音,听来听去都更像是人的。

  而且就在我们烧老鼠的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树上盘踞着一只黑猫,它也不动不叫,就盘在树枝上,定定地看着我们,冷不丁地看到,着实让人觉得有些阴森的感觉。

  最后用了很多纸钱才将这窝老鼠给彻底烧了,而烧掉的灰烬和小老鼠的尸体,则用香面撒了之后,用一个东西装了起来,当即先生和父亲就带着去招魂处将它们埋了。

  我一直留意着那只黑猫,它在周围盘踞了很久才离开,这只猫的出现,让我想起郑老秋在田里见到猫的那件事来,总觉得有些阴森森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声凄厉的尖叫,就像是魔音穿脑一样,在脑海里回荡久久不绝。

  进去之后,奶奶才说,猫是有灵性的动物,它出现在这里,说明这里阴气盘踞,吸引了它来,这样说来的话,我们家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果真到了傍晚的时候,就出了事。

  那时候我们吃过了下午饭,我们在客厅里聊着这件事倒底该如何解决,忽然就听见母亲传来一声尖叫,当时母亲在院子里洗碗,我们赶出来的时候,只见白天见到的那只黑猫毫无生气地躺在院墙边上,母亲则是吓得已经站了起来,母亲说这猫忽然就从墙上跌了下来。

  我们凑过去看的时候,只见猫的喉咙已经被咬断了,血肉模糊,这场景让我想起王叔描述郑老秋提着猫的尸体的场景,于是我小声说道:“难道是郑老秋。”

  哪知道我话才出口,奶奶就训斥:“不要胡说!”

  后来不得已,先生帮我们家封了门和窗,当然这里的封门封窗只是让那些脏东西进不来,而不是让人不能出入。

  直到晚上先生才和我们说,我们家的格局并不招煞,但是家里却已经聚集了相当量的煞,而且这些煞已经招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来。

  所以今晚可能会很不安静,让我们都在房间里不要随便出来走动,否则惹了煞就要出事,捱过了今晚,到明天就可以利用阳气最重的时候,做一些祭祀来限制煞。

  最后我还是和奶奶回老家睡了,奶奶自始至终都一语不发,直到到了老家之后,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当年都是父亲不听话,否则也不会闹出今天这么多的事来。

  我总听奶奶说新房的事,可是究竟为什么奶奶却从来不说,我于是再一次问了,这次却没得到奶奶的训斥,而是我和我慢慢地解释说,这些事我们是不应该去招惹的,甚至听都不能去听,因为一旦知道了,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奶奶说鬼都是从人的心底冒出来的,你不知道,它就出不来,可是哪知道,她一直藏着这个秘密,不让我们牵扯进来,却反而导致了另一场灾祸,俗话说疑心易生暗鬼,果真是一点都不错。

  我说既然如今已经发生了,那何不就告诉了我们,可是奶奶却摇了摇头,只是悠悠地说,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如果能说,她早就说了,何必等到现在。

  那一夜我想了很多,我不知道奶奶要瞒着的倒底是什么事,思来想去,总觉得和爷爷有关,和太爷爷有关,因为在我的心里,他们总是显得特别神秘,甚至我连爷爷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概到了半夜的时候,我依然没有睡着,然后就听见有“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一下子就惊了坐起来,然后奶奶就起来了,我从房间里出来,奶奶说让我回房间里呆着,不要出来。我听话地退到房间里去了。

  奶奶去开了门之后,我听见她和人说了什么话,但是却并没有听到有人回答她,我仔细听了一阵,发现的确是只有奶奶一个人在说话,于是就悄悄地趴在窗子上往外面看,我只能看见奶奶站在大门口,然后有一个人影对着她,也没有进来,总之就是有一个人。

  可是再接着,我就觉得不对,因为很快我似乎看见在窗子里,还有一个人影和门外的这个人影重叠在一起,接着我看见这个重叠的人影指了指我。

  我立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便回头去看身后,只是我的身后却什么都没有,整个房间开着灯,亮堂堂的连别人的一个影子都没有。

  我已经暗暗心惊,于是有些恐惧地再往窗户里面看,窗子里除了有我的影像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了,可即便是这样,我也被吓得不轻,只觉得房间里实在是有些诡异,就来到了堂屋里,但是又谨遵奶奶的嘱咐,不敢出门去,于是就坐在沙发上等奶奶回来。

  我出来到堂屋里之后,奶奶差不多又关上了门,来到堂屋里之后见我在沙发上坐着,就问我不在房间里怎么出来了,我不干瞒奶奶,就把刚刚的事说了,特别是那个人影指我的那里,总让我觉得莫名地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