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1、夜晚惊变

51、夜晚惊变

  老成他媳妇被吓得不轻,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因为我要端着水不能晃,虽然手有些微微发抖,可我尽量让自己镇静,想着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想,如果要害我,我早就没命了。

  这样想着,我反倒有些不害怕了,在水里看到过有人之后,我便再不敢去看水里,而是将目光盯在老成他媳妇和他儿子身上,试图在奶奶回来之前,不要再出什么事情来。

  说实话,老成他儿子真的是瞬息万变,刚刚还惊吓得是一个无助的孩子,马上就又欢乐蹦跳了起来,我看见他忽然从院墙边蹦了起来,边拍手边喊着一段不怎么听得清的顺口溜一样的东西,我听了几句,觉得好像不对劲,因为我从来都没听过这样的像是儿歌一样的东西。

  他大致在边拍手边唱的儿歌一样的东西是这样的——玉米地,绿油油,我和阿婆晃悠悠,小猫小狗使劲跑,老鼠地里探出头。大老鼠,黑黝黝,一双眼睛乌溜溜,不啃玉米不乱跑,专拖小孩啃骨头。

  然后他就满院子地跑着,一直在念这东西,我越听越觉得恐怖,老成他媳妇还是盯着我的影子在看,为了缓解他的恐惧,我问她说她儿子念的这东西是不是他们教的,老成他媳妇这才诺诺地回答说他们根本就没教过,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而且日常的时候也从来没听他念过,今天一直就在反复地念,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

  我看见他来回蹦跶着念了不下十来遍,接着忽然又猛地停了,就像忽然间就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也不出声,也不动,我和他母亲就这样看着他,然后我就又看见他笑嘻嘻地抬起了头,然后忽然走到他母亲身边,然后拉住他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去外面的桑树林里玩捉迷藏好不好?”

  他妈妈一听小孩要去桑树林里捉迷藏,吓得不轻,于是就好言好语和他说:“宝宝,我们在家里玩,不要出去好不好,外面有嬷嬷,会把你背走掉的。”

  我只觉得他母亲的说辞好笑,他家小孩已经成这样了,他还用嬷嬷吓他,嬷嬷说的是一些脏东西,有些类似飘飘之类的。

  可是他儿子哪里依她,于是撒娇起来说:“我们去嘛,我躲到桑树林里,你来找我。”

  他母亲还想说什么,但是小孩子忽然就松了手,然后猛地就往外跑,边跑还边回头说:“来找我,来找我!”

  他母亲还愣在原地,我急道:“你还不快去追他,不能让他乱出去的!”

  而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他家小孩子猛地看了我一眼,这眼神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的,带着凌厉,还有那种愤恨,总之我能从他这一眼里感觉到的,就是一种威胁,好像他要把我给置于死地一样的感觉。

  他母亲见小孩子跑出去了,又听了我的话,于是也就一下子追出去了,可是一追出去,马上就没影了。

  我一个人在他家站着,根本就不敢动,生怕因为自己动一下,香就倒了或者熄了。可是这半夜三更的只有我一个人在他家院子里,虽然有光,但是却静的吓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老成他媳妇始终没有找了小孩回来,而我看着香已经烧了大半截,奶奶他们也半点没有回来的动静。

  就在这样寂静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身后头有一个人在喊我:“石头,石头。”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知道是我忽然受了惊吓,手抖动了一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看见原本立在水上的香忽然就倒了,然后就掉在地上,刚好香头落地,栽在地上竟然就熄了。

  我见这样的情景,赶忙从碗上把视线移开,不敢去看碗里,然后快速地走到院子边上,就将水泼了出去,可能是我用力过猛,竟然连着碗一起给甩了出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碗就砸在了老成家的院墙上,水泼在了院子边上一些,但是更多的却是泼在了院墙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巧还是什么情况,这水泼在院墙上起了一个水印子,可这水印子却活脱脱地市一个人的形状,那情景就好像有一个人影打在院墙上,又像是这个人影正在挣扎着要从院墙上下来一样。

  我见这样的情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就在我往后退的时候,我忽然感到院子里的光线猛地暗了那么一下,接着就又恢复了正常,这种感觉并不是灯泡忽然闪了一下,而更像是有什么忽然遮住了灯泡,然后又消失了一样。

  我于是转身看了看,发现他家的堂屋还是原样,只是这种寂静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到了这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倒底是该继续呆在他家院子里,还是出去外面找他们。

  也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听见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从大门外面传了进来,然后我就看见老成他儿子跑了进来,好像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接着他径直跑到了我身边,像刚刚和他母亲撒娇一样地拉住我的手说:“哥哥,我们去桑树林里玩捉迷藏好不好?”

  我见她母亲竟然没有跟着回来,于是问他说:“你妈妈呢,她去哪里了?”

  小孩子听见我这样问,忽然就嘻嘻笑起来了,然后带着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说:“哥哥,你出来看嘛,你出来看。”

  我觉得事情不对劲,而他却拼命拉着我的手要往外走,第一,他的手冰凉得就像块冰坨子一样,第二,他的力气大得惊人,我竟然有些拉不过他,这样的力道,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能有的。

  我于是就甩开他的手,可是无奈他拉的实在是太紧了,我竟然甩不掉,情急之下,我喝斥他道:“你快松手!”

  这一呵斥还当真奏效了,接着我就看见他松开了拉着我的手,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看见他恐惧地看着我,还完后退开了一两步,接着一声不吭扭头就往外跑了,那模样,就像是拼命在逃一样。

  我见他又往外跑,没想很多就追了出去,可哪知道才来到大门口,就看见门边站着一个人,冷不丁地看到吓了我一跳,等看清的时候,竟然是老成他媳妇。

  可是,她很不对劲,这是我第一感觉,因为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看样子,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

  我于是往大门里边退了退,因为都说家宅里有门神守着,脏东西不敢随便进来,看她在门外站着,估计也是这个理。

  然后她看见了我,用很低的声音和我说:“他在外面,我们一去找他。”

  边说着,她就转头往外面去,可是我却不敢跟着,因为从她说话的口气,还有转身走路的姿势,我已经断定她不是刚刚那个人了。

  而且我还注意到,她走路的时候,脚尖是踮起来的,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脚尖立在地面上,然后拖着在往前走,那情景,根本就不是她自己在走!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已经根本不敢出去了,于是站在大门里面,可是老成家也显得阴森森的,特别是刚刚那声叫唤,我听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敢回头去看而已。

  我就这样靠在他家的大门边上,不敢出去,也不敢将自己暴露在院子之中,只希望着奶奶快点回来,因为老成家的这事,已经彻底不在掌控之中了。

  我就这样一直站着,过了一会儿,我又听见有人喊我:“石头,快出来。”

  这个声音很耳熟,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是谁的声音,总之是个男人的声音,他叫了一遍之后,我没敢搭理,更不敢去看,他又喊了第二遍,然后又是第三遍,我都装作没听见,而且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声音往大门边上靠近了一些,眼看着就要到我藏身的地方。

  之后却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周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有脚步声往大门外走进来,起初我以为是奶奶,因为这个脚步声很均匀,一点也不凌乱,走得稳稳的,于是心上怀了一些期待,可是听了之后又觉得不对,因为其中一个脚步声音很轻,似乎不像是奶奶和老成。

  果真不是他们,当我看到从大门进来的人时候,更是不敢说话了,进来的竟然是老成他媳妇和他儿子。

  他媳妇牵着儿子的手,刚刚我看见的踮着脚尖被拖着走的情景已经没有了,她一声不吭地牵着她儿子,小孩子也不再闹腾了,乖乖地牵着他妈妈的手,就这样从大门进了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一股恶臭,一时间也无法形容这股臭味,只觉得闻了很让人恶心。

  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去,也没搭理我,而是就这样走进了院子,然后就往屋子里面走进去了。我靠在大门边上,只是看着他们,当他们快到屋檐下的时候,我才发现在灯光下他们的影子不对劲,因为影子里有四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