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2、一命换一命

52、一命换一命

  我不敢再看下去,我根本就不知道倒底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倒底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大约过了很久,奶奶才合老成回来了,奶奶拿着那个纸人,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我靠在大门边上,院子里静悄悄的,脸色就变了,奶奶问我其他人呢,我告诉他们说老成他媳妇和孩子在屋子里,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也没发出过任何声响了。

  奶奶见我的脸色,听我的说辞,就知道不对劲了,于是对老成说让他在外面陪着我,她进去看看。奶奶一进去也是安安静静的,很大一会儿也没动静,我和老成纳闷,这是什么谱。

  正纳闷呢,忽然就听见老成他儿子“哇哇”大哭的声音,老成一慌就要进去,这时候却看见奶奶牵着小孩子出来,小孩子边走边哭,但是已经不是之前那疯疯癫癫的样子了,他们从走廊上下来,小孩子见到老成就哭着喊爸爸,俨然已经正常了。

  老成抱住他孩子,然后问奶奶那他媳妇怎么了,奶奶说里面就只有小孩子一个人,他媳妇不在里面。

  奶奶说纸人没用了,但是要快点烧掉,于是就拿了一些纸钱和香,然后将纸人给烧了。做好这些之后,奶奶说让老成去找一碗水来给小孩子喝下去,还有就是他丢的魂才刚找回来,还没完全缓过来,记得不要再吓到他。

  老成于是让奶奶帮他带着孩子,然后去弄了一碗水来,小孩子好像也是渴了,“咕咚咕咚”就喝完了,喝完之后人似乎好了一些,抱着老成看着我们,样子看上去有些可怜。

  奶奶这才问我刚刚说老成他媳妇在屋子里是怎么回事,于是我才把之前的事都说了,正说着,他媳妇就从外面回来了,只是看她的样子也是吓得不轻,见到她儿子在院子里,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我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奶奶,奶奶说她可能出去找小孩子了,他媳妇边哭边抱着小孩子,大致就是说一些吓死她了之类的,还以为他不见了这些话。

  最后小孩子的丢掉的东西总算是找回来了,忙活了一整夜,也算是功德圆满,只是我总觉得老成他媳妇有些不对劲,最后见她实在也没什么,就没多说什么。

  我们离开,老成千恩万谢地送我们,奶奶说不用送了,好好照顾小孩子要紧,于是他这才进去了,我和奶奶这才回去。

  从老成家出来的时候,那里都是桑树,远远地,我似乎看见有一个人坐在路边上,那情景和那模样,和我九岁那年见到的似乎是一模一样。

  再一次看到这个人影,我的心顿时就揪了起来,因为事实证明,每次看到这个人影都不会有好事发生,我心虚地拉了拉奶奶的衣角,奶奶问我怎么了,我不敢指那里,只能和奶奶说路边上似乎坐着一个人,奶奶说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然后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走路,得了奶奶这样的回答,我也不敢再去看,和奶奶一路回来。回来的路上我问奶奶他们去哪找到的小孩子的魂的,奶奶说他们一直走到了招魂处,我说果真是躲在了桥下头,但是奶奶说不是,小孩子的丢的魂没躲在桥底下,而是在招魂处。

  我说怎么会在那地方,奶奶说她也弄不清楚,之后她把它叫到了纸人里,就和老成回来了。

  我和奶奶说了所有他们走之后的事情,可是隐瞒了我的影子有问题的这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总之就是瞒下来了,奶奶一直听着没发表任何意见。

  到了第二天早上,就传来了老成他媳妇死掉的消息,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惊讶到不行,唯独奶奶一点也不意外,我问奶奶是不是她早就有所察觉了,奶奶回答的意思大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人会忽然间无缘无故地死掉,总是有一个过程和阶段的,只是没人注意到罢了。

  我追问下去,奶奶说他家小孩子无缘无故被吓了丢魂,就应该是他母亲有问题,否则一个小孩子夜里睡得好好的怎么就忽然疯癫了。

  奶奶之后说的话让我更加惊讶,甚至是后怕,奶奶说他母亲被恶灵附体,一直在吸食他儿子,昨天可能是发生了另外的变故,所以她才会在一夜之间死掉了。奶奶说导致这样结果的,最有可能就是恶灵被驱散了。

  我问是奶奶做的不是,奶奶说她不会驱邪,自然不是她做的,我问那是谁做的,奶奶说先生。

  奶奶这才问我说昨晚我不是看见一个人影在桑树边上吗,那人其实就是先生,我问奶奶怎么知道的,奶奶说是直觉。

  我觉得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奶奶似乎并不单单只是像我想象的那样只会叫魂,她懂的东西很多,甚至连先生会的她也会,只是她从来不施展,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猜测对不对,因为没人能够证实,但我就是这么觉得。

  奶奶最后说,老成家不是他儿子死掉,就是他媳妇要死掉,总有一个人要死的,与其这样,不如让儿子好好活着,还能继承家统,他媳妇被恶灵缠着这么久,就算能救过来,也不中了,还不如花费力气好好救他家孩子,这个家也还有希望。

  奶奶说的虽然残酷,但是的确在理,也是这时候我才知道,他家小孩子第一次丢魂,就和他媳妇有关。

  至于老成他媳妇出殡,奶奶他们自然要去,但是奶奶说我就呆在家里,不要去了,因为老成他媳妇的生肖和我冲,到时候我要也去出殡会被勾着去。

  于是奶奶把我送回到新家,新家先生和母亲在家,奶奶和父亲去参加出殡了。

  院子里的那个坑虽然被填上了,但是还没有用新的混凝土铺上,而那个铜狮子还供在耳房那里,先生说暂时还不能请出去,因为请出去就没镇宅子的东西了,而且家里还会发生不好的事,所以这得先缓一缓。

  其实对于这个,我也一直存了一个疑影,就这样请出去了,家里真出事还真不得了。铜狮子头上的那个煞印先生已经把它擦去了,早上的时候母亲还去上过香。

  等我和先生单独在的时候,我就问了昨晚的事,我问他是不是和奶奶约好的,先生一口否决,他说他完全是觉得桑树林里有古怪,所以才每晚都去看,哪知道昨晚就恰好撞上了老成家的事。

  听见先生说桑树林里怪,我问他是哪里怪,先生就问我小时候被老鼠拖的那件事,他说就这一点还不够怪吗,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讪讪地说这都这么久的事了,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呢。

  先生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说这河边的桑树林仔细看了之后还是很怪的,他说靠近桥边的桑树长得很茂盛,比其他地区方的要好很多,我说这又说明什么,先生说靠近桥的地方风水好,滋养这些东西。

  我说这没什么,建桥的地方本来风水就要好一些,种在旁边的桑树长得好也就无可厚非了,可是先生却说,就怕是风水太好了,都有些过头。

  我正不解,还要继续追问,这时候母亲拿了一些水果来给我们,于是我们不得不终止了这个话题。之后我就一直想着昨晚见到先生时候的样子,我怎么都觉得和我小时候见到的,在路边坐着的那个人几乎就是一模一样,我觉得人和人总是有那么一些差别的,可是为什么我就觉得这两个影像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加上郑老秋也是见到了这个人影才出了事,我心里就更存了一个疑影儿,可是又不敢直接去问先生,这事就变得像是一双猫爪子一直在心里挠一样,不弄清楚,我就彻底不安生。

  中午的时候,也就是正该是老成他媳妇出殡的时候,哪知道出殡的时候竟然出了事。

  帮老成家抬棺材的人在过桥的时候,绳子忽然断了,棺材砸到了其中一个人,当场就见血了,虽然那人被及时送到医院去了,但是桥上流了了一滩血,忌讳的人说得赶紧驱去掉,而且棺材也要重新换,否则是要出事的,于是本来定在今天出殡,不得不改在了别天。

  奶奶和父亲回来的时候,奶奶说这事显然就是老成他媳妇在作怪,因为系棺材的绳子都是新的,而且结实的不行,可是忽然就断了,怎么不奇怪,奶奶说多半还是抬棺的那人八字弱,以至于有了可乘之机。

  我说这事会不会再继续恶化下去,因为想起那晚老成他媳妇的各种神情,我还是觉得有些后怕的,特别是她被拖着走的那段。

  先生和奶奶说,要不趁着这事,建议老成家还是把尸体给火化了吧,以免再出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