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3、夜长梦多

53、夜长梦多

  老成家出了这事,自然他家自家心里也是有些虚的,加上他媳妇又不是正常死的,他自己也知道出殡出了这事总是有些不好,更何况还是见了血,这种事,在民间叫做棺吸血,是要出大事的,不死几个人跟着出殡的人去陪葬,是根本无法善罢甘休的。所以奶奶才给他家建议的时候,老成就欣然接受,当天就联系了火化场的人,和那边说好明天来接。

  而且不单单是要火化尸体,就连棺材也要经过很复杂的仪式,要彻底烧毁了,就连灰烬都要严格地处理,否则棺材沾了死人的煞气,只要有人碰到或者踩到都是会出事的。所以他家打算等尸体火化了,就来处理棺材。

  其实老成家的这事证明,夜长梦多的这句话真的不是白说的,老成他媳妇的尸体只是停了一晚上,结果还是让人防不胜防地出了事。

  据老成说,因为第二天就要去火化,所以棺材停在了堂屋里头,他家的堂屋做了灵堂,因为出了棺吸血的事,也没有守灵,其实压根就没人敢守,亲戚之间都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后来就干脆没人守灵了。

  大概是半夜的时候,老成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因为楼下的堂屋做了灵堂,所以他和他儿子都去了楼上睡,然后他半夜就听到了这声音。

  老成醒来之后,“砰砰砰”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他以为是自己做梦,产生了幻听,于是侧着耳朵听了一阵之后发现没动静,就继续睡了,他儿子倒是一直沉睡着,也没有醒。

  可是不到两分钟,老成就听到有“咚咚咚”的声音,这回他听得真真切切,似乎是有人正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上来,这回老成神经就绷起来了,他仔细听着,的确是有人上楼的声音,而且声音很缓慢,他家里当时就他和他儿子两个人,那些亲戚都回去了,大约也是害怕,不敢在他家守着,都说明天一早再过来。

  老成从床上起来,还尽量轻声不吵醒他儿子,来到走廊上之后,那“咚咚咚”的声音忽然就没有了,而楼道上也好,还是楼梯间也好,都没有半点声音。

  他正疑惑的时候,忽然只听见他家的大门“吱呀”一声响,好像是有人开门,老成这下绷着的神经忽然缓了缓,之前的害怕变成了警惕,他想是不是有小偷潜进来了?

  于是他快速地下楼去,到了院子里,只见大门的确开了一条缝,刚好能容得下一个人出去,老成这人也莽撞,竟然想也不想地就追出去看了。

  他这一出去,外面寂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别说是人,就连鬼影也不见一个。他在路边上往两边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什么可疑的场景,于是这才赶紧回屋去了,然后关上了大门,只是等他回到院子里的时候,他又听见了“咚咚咚”的声音,不是从别处发出来的,正好是楼道上。

  老成站在院子下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楼道,那里有一点缝隙可以看到上面,老成说他只听得到声音却见不到有任何人在上面。

  正在他觉得有些阴森害怕的时候,忽然他儿子在上面探出头来朝他喊:“爸爸,你去哪里了?”

  他儿子显然是刚刚才睡醒的声音,听见他儿子的声音,他才意识到这竟然是他儿子走路发出的声音,于是他就要上楼去,哪知道就在他要上楼的时候,灵堂里面的烛火忽然就熄了。

  老成显然感觉到了光线这样明显的变化,于是他止住了上去的步子,对他儿子说让他先回房间去,他去灵堂里把烛火点上。说实话,当时也没吹风,都安安静静的,而且蜡烛是能够点一夜都点不完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就熄了,老成心里也是犯疑惑,不禁多留了一个心眼。

  他去到灵堂里面的时候,里面点着的两根蜡烛已经彻底熄掉了,他又不能开灯,因为灵堂里是忌讳电灯这样的灯光的,他于是就摸出了打火机,然后打了火算是用来照明。

  只是火光才腾起,他就看到灵堂里的棺材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打开了,棺材盖一侧掉在地上,一侧搭在棺身上,老成看见的时候,心里已经一个咯噔了,但他还是点着了蜡烛,等看向棺材里的时候,他媳妇的尸体早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垫尸被和盖尸布凌乱在散落在里面。

  直到看见了这情景,老成才终于明白自己刚刚睡醒时候的“砰砰砰”声音是什么了,这原来是起尸了,他意识到这点之后,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哪知道正是这时候,楼上又传来了“咚咚咚”的走路声,吓了他一跳,他意识到这声音不大像是他儿子走路发出来的,既然不是的话,那么他儿子还在楼上,于是他担心他儿子的安危就要上去。

  只是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看见门后有一双脚,吓得他一个踉跄,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扇门就迅速合上,然后一个人就朝他身上倒下来。这不是别人,正是他媳妇的尸体,他反应不过来,他媳妇的尸体正好扑了他一个满怀,然后带着他一起往后摔倒在了地上。

  老成重重地摔在地上,还好没摔倒哪里,只是尸体压着他摔下来,的确把他压得不轻,都说死人身子重,这是不无道理的,老成被这么一摔,这下是真怕了,虽然尸体压根就没动过,但是无缘无故从棺材里跑出来,又无缘无故藏在门后头,已经是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了,而现在这些事却还全让他撞上了。

  所以他哪里还顾得来那么多,立刻从尸体下爬起来,老成这人责任心倒也还重,这种情况下并没有一个跑掉,而是上楼去找他儿子,上去的时候他看见他儿子正坐在床边,他好像听见他儿子正在说话,那语气像是在和人交谈,可是他进去到房间里里面却根本没人,但是他眼下也顾不上这么多,一把抱过他儿子就往我们家来,因为他知道我们家有个先生在,他想这事得需要一个先生,其实他当时就是慌了乱了,一想起也只想得到奶奶这。

  所以又是大半夜的,他跑来了我家,只是这回不是到老家来,而是直接去了新家。

  那时候我和奶奶在老家,先生他们也没来惊动我和奶奶,他自己就和老成去了,到他家的时候,他媳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棺材里也不在,空荡荡的,除了尸体不见,整个家里的场景和他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老成吓得不轻,反倒是他儿子眨巴着眼睛,似乎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老成自然也不敢吓他,他要是再出事,他家也真的没有盼头了。

  先生看了棺材,又看了周遭,他和老成说这事不像他想象的那样,让他不要太害怕,眼下深更半夜的,也无从去找,等白天他那些亲戚来了,到附近去找一下,或许能找到尸体在哪里。当时老成还有些质疑,想先生是不是在忽悠他,后来先生好言安慰他说他媳妇不是起尸,和神鬼事也不沾边,只是家里需要防着,让他把门窗关紧就可以了,而且半夜不适合出去找,所以才要白天。可至于是防什么,先生并没有直说,他只说这是人祸,不是神鬼事。

  这时候老成的心才实称了,之后先生回来了,第二天母亲就过来了,和奶奶说了这事,也算是给我们提个醒,奶奶听了叹气说他家怎么会就造了这些孽。

  先生则早早的就过去了他家,因为老成一大早就过来找先生过去,然后他家就到处去找尸体,桑树林里,桥下头,田地里,总之就是从附近一点点地去找。

  最后终于在没有人家户的田里发现了他媳妇的尸体,没人知道这尸体是怎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的,最后他们只能将她给抬了回来,然后中午的时候火化场就派了车来,当天就拉着去火化了。

  尸体被火化了之后,他家又做了祭礼烧了棺材,最后彻底烧成了碳,用锤几乎敲成了碎碳,然后用经布缝的布袋子装了,外面又裹了一层经布,用一个木盒子装了,再经由主办的阴阳先生出主意,将这些棺材碳埋在了他媳妇的坟边上,这才算是了结了。

  当然帮他家做这事的阴阳先生并不是住在我们家的先生。

  直到被火化之后,老成家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他媳妇的骨灰则直接埋在了临时选出来赶修的坟地上,棺材碳则埋在了旁边上,之后老成家自己又做了一场法事,这事这才算是就这样了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说实话,我们自家的事情都还悬着,就帮着老成家做这些事去了,后来我无意间说起来,先生说,有些事是不会无缘无故发生的,就像老成他儿子在桑树林里看到一个人影被吓了丢魂,和我在桑树林边遇见老鼠,只要两件事一提起来,说没有相似之处都没人相信。

  我听出先生想说的意思,先生最后说河边的桑树林里藏着秘密,所以我和老成他儿子的事,并不是偶然。还有就是老成他儿子疯癫时候念得那首儿歌一样的东西,怎么听怎么像郑老秋在玉米田的情景,可是这样的顺口溜不可能是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孩子能杜撰出来的,这一定是有出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