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4、奶奶在做什么?

54、奶奶在做什么?

  当然了,现在你要去问他,他肯定自己也记不起来了,估计他都不知道自己丢魂疯疯癫癫的事,所以说这条线索到这里已经是断了。

  我细细想了之前的那些场景,桑树林里的人影,路边的人影,以及从桑树林里忽然跑出来的大老鼠。郑老秋看见的人影,然后是被他咬死的猫,我忽然觉得,好像每件事背后,都有这个人影存在。

  特别是那次我跟踪奶奶,我也在祠堂附近看见了那个人影,包括九岁丢魂那年在路边见到的人影,如果真是这个人影在作祟,而那晚在路边的人就是先生的话,他们为什么这么像?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猜测,那么真正得到证实,是有一天天黑之后。

  有一天天已经黑了,我刚好从客厅里出来打算去奶奶家,那时候正好先生坐在院子里,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当我从客厅里出来的时候,角度恰好和我在夜幕中见到的一模一样,当我看见的那一瞬间,我像是又回到了那个时候,看到了路边坐着的那个人。

  当时以至于我完全忘记了动弹,只是死死地盯着先生的身影,内心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最终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两个字:“是你!”

  当时我的声音很大,先生听到之后就转过了头来,只是在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却又不大那么像了,因为我见过“他”转过头来的样子,先生转过来的模样,与我在祠堂边见到转过头来的那个人影不大像了。

  先生见我死死地盯着他,问我说我这是怎么了,当时他以为我中了邪,就要起身来看,我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然后就有些尴尬地说没什么。可是刚刚那句话先生已经亲耳听到了,而且是听得真真切切,他只是看着我,然后继续问我说,刚刚我说是谁。

  我于是说真的没什么,为了怕先生继续追问,就立刻出了门,然后就往奶奶家过来了,整个过程就像逃一般地离开。在路上我仔细想着这件事,最后算是彻底动摇了,因为转过头来并不像,那个人影不是先生,我问自己说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只是刚好看到了像的那面?

  到了奶奶家之后,本来我想喝奶奶说这事的,看看她怎么说,可是意外地,奶奶却正在叫魂。

  我进到院子里之后,就看见奶奶站在院子里,旁边放着一碗水,那句“魂回来,魂回来”的声音络绎不绝,我不敢打扰到奶奶,于是就自己到屋檐下坐起来了,看着他叫魂。直到香差不多快熄了,奶奶才停下来,她端起碗里的水,然后洒到了院墙边上,将快要烧完的香插在了院字边上。

  她过来见到我在屋檐下坐着,于是就问我怎么在这里干坐着,让我到堂屋里去看电视,我觉得不解,就问奶奶是在帮谁叫魂,奶奶说没搭理我,自己拿着碗去厨房了。

  我觉得奇怪,这里就奶奶一个人住,刚刚叫魂也是她一个人,连生主也没有,难道是在叫亡魂,可是也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啊,奶奶这倒底是在干什么?

  为这事我想了好久也想不通,问奶奶,奶奶根本不说,我知道要是多问肯定要被训斥,就不敢再继续追问了。

  奶奶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个鸡蛋,好像是已经煮熟的了,她依旧像上次一样一点点地将鸡蛋给剥开,看样子又是在问卜,我也就没吭声,奶奶将鸡蛋剥完,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等鸡蛋彻底剥好了,才把没壳的鸡蛋递给我,说让我吃下去。

  我说我不想吃,刚刚才吃过了晚饭,根本就不饿,奶奶说这不是饿不饿的问题,让我快吃掉。

  我于是接过鸡蛋咬了一口,哪知道这鸡蛋却腥的很,更特别的是,蛋黄竟然是黑色的,我咬了一口就要吐掉,奶奶在我还没有吐掉的时候就开口:“别吐掉,都吃下去。”

  我嚼也没嚼就把它给吞了下去,只觉得那股腥味从嘴巴一直蔓延到嗓子深处,然后才说这鸡蛋是不是坏掉了,蛋黄都黑了。

  奶奶却说这鸡蛋本来就是这样的,让我不要多说话,赶紧全部吃下去。这时候我才想起有一回奶奶也是煮了一个这样的鸡蛋,然后分了四瓣放在堂屋门和大门两边,那次我还听见有东西吃鸡蛋的声音,那次的鸡蛋蛋黄也是黑色的。

  我勉强着将这个腥的下不去口的鸡蛋吃掉,问奶奶说人家的鸡蛋蛋黄都是黄色的,为什么这个都黑了,奶奶也没搭理我,只是说吃都吃了,还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吃完之后,奶奶拿给我一炷香,说让我给经图上炷香,好歹我住在这里,也是受它的庇护,要不我连敬也不敬它,它又怎么保护我。我于是照着做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在上香的时候笨手笨脚的竟然给香给烫到了,手背上当时就起了泡。

  我听见奶奶在背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最后终于也没说什么。我只觉得整晚上的气氛都有些凝重,奶奶在折纸钱糊纸人,就没再说过话,而我刻意和奶奶找话题说,她都待理不理的,最后我就没再开口了。

  直到了我要去睡的时候,奶奶才主动和我说了第一句话,她说让我放一把刀在枕头底下,这样就不会魇住了。

  奶奶素来知道我做梦会魇,但是今天我怎么就觉得怪怪的,好像奶奶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但我还是接了刀子放在枕头下面,然后就睡了。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然后就醒了,只是醒来的时候,我竟然在一片玉米地边上。

  我认得这里,我来过,就是那次被什么东西勾着来到了这里,只是这次我直接就到了那条路边上,一直往前就应该是河。如果说的更具体些,这里就是郑老秋看见人影的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接着我感觉手上拿着什么东西,看了看之后发现是奶奶给我的那把刀。

  我正疑惑,忽然看见有个小孩从玉米地里窜了出来,然后他蹦跳着,边拍手唱道——玉米地,绿油油,我和阿婆晃悠悠,小猫小狗使劲跑,老鼠地里探出头。大老鼠,黑黝黝,一双眼睛乌溜溜,不啃玉米不乱跑,专拖小孩啃骨头。

  听到这声音和调子,我认出来这是老成他儿子,可是他怎么会跑这里来了,而且我明明感觉他是朝我蹦跳着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再一看的时候,却是朝着玉米田的另一头跑过去了。

  我疑惑地站在路边,显得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候,忽然有“哗啦哗啦”的声音从玉米地里传来,我再看的时候,老成他儿子的身影和身影都已经不见了,只见黑暗中玉米树剧烈地摇晃着,好像有人在里面奔跑一样,我警惕起来,接着,一声尖锐的猫叫忽然传出来,然后一只猫就从玉米地里窜了出来,经过我身边,沿着大路的方向就跑了。

  而玉米地里的“哗啦哗啦”的声音也一下子就没有了,我心里暗想这样小的一只猫竟然能弄出这样大的响动来,正这样想的时候,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等我看向玉米地里的时候,忽然看见一只硕大的老鼠头正隐藏在玉米树之中,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正盯着我。

  我冷不丁地被吓得全身猛地一阵抖,我看那隐藏在玉米树里的大老鼠,足足有只小猪这么大,而且看那架势,是要攻击我的样子,我本能地握紧了手上的刀子,身子却是冬夜不敢动一下的。

  然后我忽然看见大老鼠掉头就钻进了玉米地中,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时间竟然也不敢相信它竟然就这样走了,正疑惑的时候,扭头就看见了路边坐了一个人,与我见过的简直一模一样。

  他坐在黑暗中,一动不动,我于是更加紧张起来,但是在好奇心和想要揭开真相的心理的驱使下,让我走了过去。

  我离他越来越近,但是即便我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他却依旧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反而让我变得越来越紧张,直到我离他只有几步远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它的模样和我在远处看见的很不一样,因为你越靠近,就觉得它越不像个人,但是粗一看,却的确有人的轮廓。

  我有些害怕起来,为了缓解这种紧张,就开口问他:“请问你是哪位?”

  大约是听见了我的声音,我看到他缓缓转过头来,可是当我看到他的脸的时候,却愣是没吓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