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5、荒唐的梦

55、荒唐的梦

  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人,可事实证明不是。

  转过来的那张脸,赫然就是一张老鼠脸,虽然有一些人的轮廓,可根本不能称之为人,特别是可以清晰看到的毛茸茸的耳朵,它竟然是一只有半人高的老鼠!

  因为它是模仿着人坐在地上的样子,所以远远地看着就像个人坐在路边一样,当我看见它那张毛茸茸的脸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本来就怕老鼠,还是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更何况这样大的一只,它又可以拖我一回了。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原本蹲坐在地上的它,忽然就趴下身子,我看见他的身子猛地塌下去,然后它就窜进了玉米田里,只剩下一件衣服一样的东西掉在地上。

  我正不解,但是又觉得这东西不大像衣服,于是就弯下腰捡了起来,可是在我摸到这东西的时候,感觉软软的,那质感很是舒服,我于是将它展开来,直到展开了才吓了一跳,这竟然是一张人皮!

  难怪大老鼠会看着像人,原来竟是披了一张人皮在这里装神弄鬼。于是我重新又将人皮丢在地上,觉得一阵阵地恶寒,而也就是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个人从路的牵头缓缓地朝我走过来,虚虚实实的,好像一会儿在,一会儿不在,直到离我很近了,我也辨不出倒底是不是一个人。

  接着我就听见了就像是隔音一样的声音在和我说话,那声音重重叠叠的,好像和我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一样,我依稀只听见他说:“快回去,快回去。”

  我不解,问他说回去哪里,可是他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快“回去,快回去”,让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倒底是要回去哪里。

  然后我就看见他又飘乎乎地走远了,我想追上去,可是追了两步,发现根本跟不上他的步子,这时候忽然身后有人喊我,也是那样悠悠远远的声音:“石头,石头……”

  我记得前几次被勾魂的经历,所以即便听见了也根本不敢回头,只是依旧在追着这个人影去,哪知道追了一段他就彻底不见了,而身后的这个声音却一直在叫唤,我不得不捂住了耳朵,可是即便捂住耳朵也不管用,这声音依旧直接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听见他说:“石头,跟我来,快跟我来。”

  我正打算跑,却猛地被一个力道给抓住了,我回头去看,只见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这个人看着很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却根本想不起来,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忽然老成他儿子的声音又出现在玉米地里,他不断地念着那段顺口溜,好像中了邪一样。

  这个拉住我的人和我说:“它要来了,快跟我走。”

  我就记得他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意识就变得模模糊糊的,期间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再接着就听见奶奶的声音在耳边叫唤着,我刚刚经历的这些逐渐远去,然后现实世界的这些东西开始清晰起来,我睁开眼睛,只看见一片刺眼的光,还有奶奶的面庞。

  奶奶见我醒了,立刻转忧为喜,然后说:“石头,你醒了,你没事吧?”

  我彻底醒来,这才意识到刚刚是一个梦,我躺在床上,并不是在什么荒郊野外。然后我坐起来,奶奶这才松了一口气,她问我说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说是,但是梦里的场景却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起来,最后我基本上不记得什么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张老鼠的脸,毛茸茸的面庞和一双贼溜溜的眼睛。

  奶奶却并没有追问我做了什么噩梦,她只是说刚刚着实吓到她了,我一直在胡言乱语,就像鬼上身了一样,手不停地在摆,好像遇到了危险似的。

  我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刚刚做的这个梦,可是无论怎么回想,好像都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就连那老鼠的样子,也有些淡忘起来。我最后迷茫地看着奶奶说:“我不记得我梦见什么了。”

  奶奶却说反正是一个噩梦,既然记不起来了,就不要去想了,然后她端了旁边的水给我喝,我喝了一口之后觉得味道有些怪,好像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奶奶说这是祛惊的,让我喝完。

  我于是将它彻底喝了,然后奶奶才放心了,她让我躺下,然后将被子给我拉上,让我不要多想,好好休息,然后她这才出去了。

  虽然我才刚刚醒来,可是却马上就又困了,好像有些累的感觉,于是又继续睡了过去,只是这一睡过去,好像又回到了醒来之前我所在的地方,我依旧还是处在那片玉米地里。

  只是这回感觉很怪,我觉得我好像不是自己,好像有另一个人是自己一样。

  这种感觉当你在梦中的时候并不觉得荒谬,而且很正常,但是一旦醒了想起来才会觉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你会记得在梦里其实是有两个人,但是你就像附在那个人身上一样,他就是你。

  这个梦里我就是这样的感觉,而且当我再次回到那片玉米地的时候,之前拉我的人也好,大老鼠也好,人皮也好,都已经不见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有些茫茫一片看不清的玉米地,然后我就往路的另一边走,走过去之后竟然就来到了一片坟地上。

  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坟,对于这样的地方,我没有任何印象,但我就是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还走了进去。

  我身边都是坟,远远地我能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坐在一座坟头上,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竟然一点害怕也没有,而且更加离谱的是,我自己还告诉自己说,反正这就是一个梦,没有什么可以怕的。

  接着我就真的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只是我走近它的时候,身边的场景就忽然轮换了,刚刚还是在坟地上,可马上就变成了人家,然后我就站在了一座院子当中,只见在屋檐下坐着一个人,这里异常熟悉,竟然是赵老倌家,而坐着的人正是赵老太。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倒是先开口和我说话,我听见她说:“二栓子,你回来啦。”

  我记得我还回答了她一句说我不是二栓子,然后赵老太就没出声了,再接着,我猛地看见他家堂屋里头放着一口棺材,也不知道是谁的,我问赵老太说这是谁的棺材停在里面,赵老太就领我进去看,我于是跟着她进去,可是才走了没几步,忽然就感觉踩空了,然后就一直往下坠,一直坠一直坠,接着就猛地醒来了。

  直到醒来,我才意识到又是一个梦,而且心跳的厉害。特别是这次醒来之后,不知道怎么的,觉得莫名地恐惧,就再也不敢睡了,可是无奈眼皮一直沉,最后还是睡了过去,只是却没有再做梦,再一次醒来,已经是早晨了。

  我因为睡得不好,所以精神头很差,起来的时候奶奶已经忙活了一早上了,她问我好些了没有,我说没事了,也没有去洗漱,就坐在屋檐下发呆,脑袋里总是想起昨晚做的梦,那种感觉诡异异常。

  最后奶奶见我一直在发呆,也不去洗漱,就觉得奇怪,问我这是怎么了,我说晚上没睡好,没精神,奶奶说等吃了早饭,让先生给我一道符纸和刀子一起压在枕头底下就好了。

  吃过早饭之后,奶奶和我就回新家找先生,哪知道回到新家,就见先生和母亲的表情有些怪异,父亲则像寻常一样无事,我觉得家里可能又出事了,果真,趁着父亲不在的时候,母亲就把昨晚的事给说了,她说昨晚父亲半夜忽然起来,先是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坐着,然后就到楼上去找东西,最后母亲说他看见父亲拿了我收起来的那盒弹珠,然后到我房间里,将弹珠一颗颗地拿出来放到床底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至于父亲自己,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晚上起来过,做了什么,母亲不敢直接问他,只是旁敲侧击地问他昨晚睡的好不好,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之类的,父亲说他睡得很好,什么也没听见。

  昨晚的事自然不单单只有母亲一个人看见,先生也被惊醒了的,因为他就住在楼上,父亲上楼的时候他就已经起来看着了,而且他目睹了父亲做这些的全过程,从到楼上然后去翻找弹珠。

  先生说父亲好像目的性很强,知道弹珠被放在哪里,上去到房间就能很准确滴找到,并不需要经过一番查找,就好似弹珠就是他自己放在那里的一样,而只有我知道,放弹珠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父亲是不可能知道我放在哪里的,他能这样准确地找到,总让人有些莫名的心悸,诡异得有些让人不敢去多想。

  最后先生还说父亲的情形和王叔他媳妇的情况很像,听到王叔家那趟子事儿,我自己都觉得心上发寒,不想竟然连我们自家也中招了。因为我记得先生描述过他家的事,先生说他家的事恐怕根本解决不了,只能就这样等着,说白了就是在等死,等到恶煞发作,他家自然会遭遇一场让人既是意想不到,但是又在意料之中的大变故。

  所以一想到我们家也会有一样的事,我就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