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58、推坟

58、推坟

  可是愣子母子都死了,即便村里人意识到他们是冤枉的,那也没有任何的补救措施,更何况正是他们的残忍害死了他们母子。

  这件事几乎轰动一时,因为在农村这种地方,对于祖坟的观念是非常强的,祖坟出了意外那是天大的事,虽然在破四旧,但是这种事谁也不能置之不理,于是当即只要祖坟在那片坟地的,几乎都找到了村长,让他帮忙处理,要求调查清楚倒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村长有什么头绪,他自己家老祖宗的尸骨还被扒出来了呢,他又找谁说去,所以最后他不得不找到了派出所,因为也就只有那地方能处理这事,至于派出所,因为做了愣子家的冤假错案,也没好意思多做深入调查,所以最后来处理这事的不是派出所,也不是村子里,而是镇政府。

  为了安抚村民,镇政府特地在村里成立了调查队,势必要搞清楚这事。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些混,就插嘴问奶奶说这和郑老秋的事是那个在前,那个在后,奶奶说自然是这件事在前,郑老秋的事要在后很长时间呢。

  之所以我要这样问,主要是因为我觉得郑老秋的事,恐怕就和我们村的这片坟地有关。

  果真,村里成立了调查队之后,就开始在坟地里不断地跑,那时候不准搞封建迷信,他们实际上也弄不出个什么名堂里,说白了就是瞎跑,正真引起人注意的是调查队里发生的一件诡异事。

  那时候调查队成立,上面的要求是要有人白天黑夜都要在坟地里蹲着,白天其实蹲不蹲也不重要,关键是晚上,主要是想知道晚上都会有些什么人来坟地上,因为上头的意思还是偏向于是不是人为作怪,比如挖坟取财等等的,晚上的话在坟地里躲着,能找出一些线索来。

  这件事当然是秘密进行的,就连调查队的存在,很多村里的人也是不知道的,他们基本上是村子里几个靠得住的人,再加上上头派下来的几个协助着做事的人,那时候的人淳朴,也没什么架子,也不分什么你高我低,说实话人和人之间还是很好相处的。

  那一晚蹲夜点,他们是五个人一班,一共两班人,一班蹲白天,一班蹲夜里,之后再轮换过来。蹲白天那一班的人自然是没什么事,这事出就出在蹲夜晚的那一班上,而且出事那一晚还是第一晚上。

  那一班蹲夜的人,天黑就已经藏在坟地各处了,之所以要用藏这个字,主要是要不引起人的注意,以免打草惊蛇。那时候他们虽然是五个人一起,但是却是分开的,五个人分开在整个坟地上,每个人和每个人之间就隔着很远的距离,而且一眼看过去,也看不到自己的同伴。

  坟地里能藏住身子的,除了坟包,恐怕就真的没有其他的了。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是藏在坟地的包后面,尽可能隐藏了自己,又能看到主要地方的动静。

  从天黑开始,一直接连几个时辰过去,都是安安静静的,长时间的等待让起初绷紧着神经的这些人就开始有些松懈,而且特别是过了子时之后,就开始犯困,为了不让自己睡过去,他们只能晃晃脑袋,顶多在原地站起来一下子,然后又藏在后面。

  子时过掉,依旧什么动静也没有。这支蹲夜的人里头,有个叫老九的人,蹲倒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响起来,就提高了警惕,他看过去的时候,果真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从坟地一边朝他走过来,他于是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人,哪知道这个人好像知道他藏在哪里,竟然直接就过来了,当时吓得他头皮都麻了。

  直到这个人来到旁边,听见他喊自己,老九这才意识到这是和他一起蹲夜的人,这人是上头直接派下来的,叫冬青好像,至于姓什么他记不住,只记得都喊他冬青。

  老九问他说他怎么过来了,冬青说那边组长叫他过去呢,也不知道是啥事,让他过来替他守着,因为老九守着坟地入口这边一些的位置,还是比较重要,轻易撤不得人。

  老九也纳闷什么事要他这时候过去,但是既然组长喊他,铁定有事,于是就和冬青说了点客套话,大致就是麻烦他之类的,然后自己就过去了。

  他们蹲点的事后经过排布,加上老九就是本村子的人,对这一带坟地都熟,自然知道组长在哪里,他一直过去之后还经过了一个人,那个人问他怎么走来走去的,他说组长找他,那人疑惑了下,但终究也没说什么,于是他就过去了。

  哪知道到了组长那儿,组长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反倒问他过来干什么,这时候老九自己彻底懵了,反问说不是组长让冬青过来喊他,组长更加疑惑,他说根本就没说过这样的话,反而还说老九过来还吓了他一跳,以为出什么事了。

  老九更疑惑了,而组长话让他猛地一个机灵,因为组长说冬青就在他下头,他就没见过有人来,冬青要是过去找他,他不可能见不到的。

  老九这时候说话都虚了,最后抱了个心不死,和组长说他们是不是联合起来吓他,组长也是上头派下来的,其实老九也就是慌了随便说说,哪知道组长就当真了,然后就说他要不信他就带着他去找冬青。

  于是他俩就继续往下去找冬青,哪知道过去之后,冬青就在那里,好像是有些犯困,件组长和老九一起过来了,还吓了一跳。

  老九见到冬青的时候,脸都白了,因为他确定过来找他那个就是冬青,当时他看着冬青连话都说不出来,当时的气氛诡异极了,组长这时候才意识到事情并不是玩笑了,于是才对他两个人说过去那里看看。

  等三个人回到老九蹲点的那里,那里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老九说“冬青”明明替他守在这里的。直到这时候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是在坟地上,这是撞鬼了。

  然后组长紧急集合另外两个人,哪知道另外两个人是找到了,可是冬青在走着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却不见了。

  这时候他们所有人才知道,冬青一开始就有问题,只是谁也没有留意到。那时候的人胆子倒是也大,遇见这样的事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加着急地区找。

  这回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于是不敢再让一个人一个人地去找,而是两个人一组,一组去坟地头找,一组去坟地尾找,无论结果如何,再到这里集合。

  老九自然是和组长分在了一组,另外两个人一组。老九和组长两个人去坟地头,而另外两个去坟地尾。

  老九和组又折回去了一趟,没遇见什么,他们也仔细地看了每一处,确定没有任何异常这才又折回去了,只是回到约好的地方,却没看见那两个人的踪迹,他们以为他们慢一些,于是就在那里等了一会儿,可是等了好一久也不见他们折回来,这才往坟尾去找他们。

  走了一截之后,也没见他们的踪影,反倒是在一座坟包上,似乎看见有人在坟包上坐着,这引起了老九和组长的注意,他们虽然拿着手电,可是整个过程却根本没有开过,包括在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也是。他们以为是他们五个人中的一个,就走过去,而且还小心地问他是谁,怎么坐在坟包上。

  那人根本没搭理他们,他们警惕了一些,正要走近的时候,忽然看见这个坐着的人身子一窜就窜下了坟包,等他们再去找的时候,连影儿的不见了。

  这事吓了组长和老九一跳,正好这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竟然是刚刚那两个人,组长疑惑他们怎么是从他们身后来,按理说他们应该迎面来才对的。

  这反倒让这两个人惊讶了,他们说他们就是从坟尾的地方过来的,他们还想问组长和老九怎么也在坟尾的位置。

  直到确定了方向,组长和老九才彻底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们压根就没去坟地头的地方,而是一直在坟尾这里打转。

  组长这时候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最后连夜就回村里去了,没有再继续蹲下去,而且第二夜也没有继续,调查组就这样取消了,大约过了不几天,镇长就下了迁坟征地的批示,然后村里的人不明就里地迁了坟,那块地最后被推平了,成了现在村口进村的必经之地。

  最后也没人知道棺材里的婴孩倒底是怎么回事,满地的尸骨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成了这个村子的谜团。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我们村的这些鬼怪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一直在延续下来的。我说我们家的事,恐怕和这座坟地有直接的联系,保不定根源就在坟地上。

  可是哪知道听了我的说辞,奶奶却用一种更加复杂的目光看着我,她这才说我们家的事的确和坟地有关,不过不是直接关系,和我们家有直接关系的而是愣子母子。

  我惊问为什么,先生却接过了奶奶的话说道——因为我们家新家建房的这块地,就是楞子家房子被推平之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