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0、跟踪奶奶

60、跟踪奶奶

  新家的事都交给先生去解决了,奶奶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在新家落脚,自然连我也不让继续住在新家。说实话,知道这件事之后,我也觉得新家怪瘆人的,这样的地方,谁会继续在上面建新房,当然是要知道实情的话。

  晚上回家后,我就觉得奶奶怪怪的。我也说不出来倒底是哪里怪,可是毕竟我和奶奶已经住了这么久了,看着她总觉得和往常不大一样,于是就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自己暗暗揣摩。

  每晚只要到十点半左右,奶奶一定会催我去睡觉,今晚自然也不例外,因为奶奶一直要我子时前一定要去睡,所以我一直都是十一点之前就已经躺在床上了。可是今天我没有睡下去,二十进到房间之后,就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为什么要弄得像个间谍一样呢,原因嘛,第一我觉得奶奶今晚的确不对劲,第二我觉得今晚奶奶会出去,虽然奶奶经常有半夜出门的习惯,但是今晚我觉得会很不寻常。

  果真,我在房间里听见奶奶在整理纸钱,看样子是已经在找纸钱和香,往往这时候他就是要出门了,而且奶奶出门的时间都很固定,就是在子时过掉之后。

  所以为了不让奶奶起疑,我还是躺回了床上,只是不敢睡,我怕我睡过头奶奶就出去了。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直到我听见奶奶开始开门关门的声音,这才悄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等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之后,立刻穿好衣服,这回我警醒了些,特地拿了香和符在手上,以免遇见不寻常的情况。

  我出来之后赶了一段路,以跟上奶奶。奶奶去的方向和平常都是一样的,依旧是朝废弃掉的祠堂那边去,只是这回不一样的是,奶奶到了祠堂边上之后却没有停,而是往前面的三岔路一拐,就往外面去了。

  看到奶奶走了那条路,我心上一个咯噔,因为那不是去别处的路,正是往村口的田地去的。

  我只觉得看见奶奶这个举动的时候,心跳微微加速了一些,整个人开始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因为好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一样。

  我一直跟着奶奶,直到出了村子,来到田地之间,奶奶依旧还在往前走,到了这里之后会有一条路贯穿整片田地,然后将田地一分为二,而且到了这里之后,就没有任何可以遮挡身形的地方,我不敢跟奶奶太紧,只能等她走出去好远了才走上去。

  最后我看见奶奶停在了某处,然后到了路边点了蜡烛,又开始点香,拿出纸钱在烧。我离得很远,而且为了不让奶奶发现,就将自己藏在田里头,奶奶一直专心底烧着,但是很快我就觉得不对劲。

  因为我好像看见奶奶趁着纸钱还没烧完的时候,忽然从篮子里拿出了一只碗,而且拿出了一个水瓶往里面倒水,接着她有拿出一个纸人,放在碗的旁边,点燃了一炷香,捏住香。

  我似乎意识到了奶奶在做什么,让我觉得诧异的是,我看见那个纸人身上穿着我的衣服!

  果真,接着我就听见奶奶喊了我的名字,然后就开始“魂回来,魂回来”地在喊。在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自己被吓了一大跳,奶奶竟然是在帮我叫魂!

  我只觉得好像是忽然之间,整片田地之间就变得异常诡异阴森了起来,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黑暗中盯着我,让我脊背一阵阵发冷。

  而我一动不不敢动地盯着奶奶,奶奶则继续用拉得很长的声音在叫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忽然看见水碗旁边的纸人忽然动了。

  它这一动吓了我一跳,我安慰自己说可能是风,可是在奶奶家见过纸人的我,却怎么也无法再平静下来。

  奶奶一直捏住香叫了很久,最后我也没看见香熄掉,奶奶就停止了叫魂,而是将还有一截的香扔进了烧尽的纸钱灰烬里。黑暗中我看见她端起碗把水泼在了路边,然后就将纸人放在了路边上。

  接着他提起篮子就起身,我猝不及防,因为我藏身的位置就在路边,不妨奶奶忽然起身折回,我于是立刻将身子压低,然后尽量不发出声音地钻进田埂里,一动不敢动,直到奶奶从旁边过去了,我这才直起了身子。

  可是当我直起身子的时候,我却忽然听到奶奶的声音,我看见奶奶已经走出去好远,从我这里看过去刚好能看见她的身子背对着我,可是我却觉得她站着的样子有些怪,因为他站在路边上一些,而且就这样站着,我只听见她的说话声,却没听见她在说什么。

  那模样,像是遇见了什么人一样。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这三更半夜的,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又哪里来的人,而且还是这样平淡地在和一个人交谈。

  可是偏偏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恰好看不到奶奶身前的那个人,我于是有些着急起来,就想挪动下身子看看倒底是什么人。

  可就在我打算动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个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感觉到的,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触摸感,也没碰到任何东西,但是忽然之间就觉得身后似乎有个人,这种感觉如果真的要描述的详细一些,就像是有一个人在你身后一直盯着你,你就会有所感觉一样。

  我却没敢转头,但是心跳已经急速飙升,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而也就是这样一个瞬间的的功夫,我听见奶奶的声音忽然没有了,然后就又是她的脚步声,我再看过去的时候,奶奶已经走出去了一些,而刚刚她站着的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

  见奶奶走远,我于是立刻直起了身子,就从田里出来,自始至终我都不敢看身后的田埂一眼,只是走出来之后我却并没有继续跟着奶奶回去,而是来到了她烧纸钱的地方。

  来到旁边之后,我看见那个穿着我衣服的纸人摆在灰烬旁边,而闪烁的烛光让这片田地有些阴森的气氛。只是当我看到蜡烛的时候,又是一惊,因为这蜡烛竟然是白蜡烛。

  按理说一般祭祀用的蜡烛都是红蜡烛,白蜡烛是坚决不会用的,可是奶奶此时此刻却用了一对白蜡烛,这是什么意思,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我只觉得今晚的事越来越诡异,于是再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就顺着来时的路慌忙跑回去。在我折身回去的时候,我似乎能听到身后有一个脚步声和我一起,但是我不敢去细听,也不敢去想,更不敢回头去看,一口气跑到村口,却猛地看见村口路边的石头上坐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跑着的步子生生停了下来,可是再仔细看得时候,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我吓得不轻,于是再也不敢停留,就往回走。

  回去的时候,我思衬着要回奶奶家的话,奶奶一定会知道我出来过,追问起来瞒不过就必须全部和盘托出,所以我想着不如回新家去,到时候奶奶问起来我就说半夜醒来见她不在,我觉得害怕就回新家了。

  我一口气回到新家,因为新家和老家不在一条路上,所以我不用担心会被奶奶发现,到了新家门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有个人蹲在门口,我于是放慢了步子,一时间有些不敢过去,在远处站了一会儿盯着他,最后觉得这人越看越眼熟,才往近处走了一些,等看清了,果然是父亲。

  我正打算走近一些问他怎么会在门口蹲着,可是才走了几步,忽然旁边就有一个力道拉住了我,吓我一跳,这人在拉住我的同时就和我说:“先不要过去。”

  这是先生的声音,我侧头看了果然是先生,看他的样子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我都没注意,不得不说他藏得很好。

  我小声问先生这是怎么了,先生说已经好一些时候了,父亲一到晚上就会这样,这我是知道的,他一直在那里蹲着,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我又问母亲知道吗,先生说母亲在屋子里,他没让她出来,怕她惊着。

  然后先生又问我说我怎么半夜跑回来了,我不敢说实情,就拿了打算骗奶奶的说辞来骗先生,说是半夜起来奶奶不在,觉得害怕就跑回来了。

  先生听了倒是什么也没说,而就在这时候,我看见父亲忽然站了起来,只是站起来之后也一动不动的,再接着,就往我这里走。

  父亲好像发现了我在这里,他一直走过来,步子显得很急,我有些惊吓,于是去看先生,先生把我往后拉了一把,和他站在一排上,父亲到了我身边,却完全无视先生,而是扶住我的肩膀说道:“石头,你回来了啊?”

  我听着父亲的声音不对,不像他平时和我说话的语气,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先生在我身边小声提醒我回答他,我于是回答说:“是的,我回来了。”

  而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猛地看见父亲脖子后面好像有个人影,我似乎看到了一张脸,但是这张脸马上转瞬即逝,与此同时,我已经惊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