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1、奶奶未归

61、奶奶未归

  这张人脸就像根本就没存在过似的,但我的确看到它就出现在父亲身后,好似在父亲身后站着一个人一样。

  而在我惊呼出声的同时,我看见父亲似乎清新过来,他扶着我肩膀的双手力道也开始松减,然后我就看到他疑惑地看着我,又看看四周,终于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彻底垂落下去,然后才疑惑地问我:“石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父亲这样问,我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了,但父亲是聪明人,马上他就想到了究竟,然后问我说:“我也被上身了是不是,有东西缠着我?”

  我觉得外面黑漆漆的,而且又是三更半夜,不适合在这里说这些话,于是就和父亲说我们回去再说,直到这时候,父亲才看见了我身边的先生,他看了看先生,又看看我,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但我觉得他的心中已经明白七八分是怎么回事了。

  回到家里,母亲坐在客厅里,显然很是焦躁不安,见到我们回来,现实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可是看到我之后,我又在她的脸上看到不安起来,接着她就惊讶地问我,我不在奶奶家,怎么跑回来了。

  我只能将和先生撒的谎再和母亲撒了一次,母亲倒也信了,因为他们也知道奶奶又半夜出去烧纸钱的习惯,然后母亲就拉过我问我,没吓到吧。

  确保我没事之后,母亲才算安生了,这时候父亲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他看着母亲和先生,问他们说他这样子有多久了,母亲说已经好些阵子了,母亲心细,留意到的比我要多很多,她说从我搬下来住他就有些不对劲了。

  父亲惊讶竟然是那么长时间的事了,可是他却丝毫不知情,不禁有些责怪我们瞒着他的说辞,先生不好说什么,母亲倒是没遮拦,说这种事怎么和他说,难道和他说他中邪了,然后让他自己克制一些?

  父亲察觉到自己失言,没有再和母亲继续争辩下去,只是问先生说他的情况严不严重,先生说目前倒还好,先生倒是知道的多,他说父亲身上的东西是赵老倌家修坟那回招惹到的东西,和柱子他们身上的东西有些相似,应该是同一路的。

  说到这里,我总觉得先生说的不对,要不就是先生瞒着什么,父亲身上的东西怕不单单只是和柱子他们有关那么简单,他的症状和王叔他媳妇儿子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才想到这里,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就看着先生,嘴上已经说了出来:“我们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

  先生他们听见我说出这样的话来,纷纷看向我,我说王叔来参加过二栓子出殡,那么他是不是也跟着去过二栓子的坟地,柱子、阿明和李子是因为去了二栓子坟地上迷路才出的事,父亲也是和柱子他们接近了也开始有一样的事发生,而王叔家也和赵老倌家有牵连,这是不是说,导致父亲这样的,还是王叔他媳妇儿子这样的,都是同一种煞?

  况且此前母亲做梦梦到了郑老秋坐在棺材上,就正对着我们家大门口,那么此前王叔家有没有人也做过同样的梦?

  我说出这话的时候,除了先生,父亲和母亲都很惊讶,我看先生的样子似乎是早就想到这一层了,他也没有对我的说辞加以评论,只是对我们说,眼下父亲身上的事,先过了柱子的尾七再说,至于王叔家那边,明天他去一趟,看看他家现在倒底怎么样了。

  后半夜我自然就睡在了新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新家底细的原因,整晚睡觉的时候,我都觉得有人站在床边看着我,怎么睡也睡不着,明明人已经很困了,可就是不敢睡。后来好歹睡着了,可是都是在做梦,而且做梦也是梦见睡觉,然后也是觉得床边有人站着。

  在梦里好几次我打算睁开眼睛,可是发现眼睛根本睁不开,即便能挣开一点,也是一片昏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念的原因,我睁开眼睛竟然真的能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只是梦里我的眼皮根本就不怎么抬得起来,看一下又继续合上,然后又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再次睁开。

  但是无论哪一次睁开,我都能看见床边站着的这个人,但是谁我就分辨不清了。最后直到我忽然从梦中醒来,本能地看向床边,才发现床边根本没有人,而当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灰灰亮了。

  我于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因为整晚几乎都没睡,到了这个点又正是容易犯困的时候,所以我困得不行,就又睡了过去。

  哪知道睡过去之后就又是在做梦,而且老是梦见有个人影,无论是我在屋子里,还是外出,还是干什么,总觉得身边有个人影跟着,可这人影倒底是谁,又分不清,所以整个梦总是充满了那么一点恐怖的味道,而且每次醒过来,我都是被吓醒的,每次醒来都觉得很劳累,整个人也是昏昏沉沉的,睡睡醒醒,一晃就到了正午。

  我起来也是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奶奶回去之后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不在家里,所以直到正午我起来她也没过来找过,当然了当时我浑浑噩噩的,也没心思去想这些。还是我起来之后母亲问我说知不知道奶奶晚上去了哪里,我当然不能说跟着奶奶出去了,于是就说不知道,母亲就自己嘀咕起来,她说奶奶会去哪里了,因为早上她过去奶奶家了,发现奶奶不在家。

  我听了猛地清醒了一些,难道奶奶一夜都没回来?

  怪不得奶奶没来新家找我,原来是她压根就没回家里,否则的话她一定会发现我不在家里,就会来新家找。我见母亲这样说,惊讶归惊讶,但还是装作疑惑地说,那奶奶大半夜的会去哪里了?

  母亲倒是没有往不好的那方面想,好像奶奶根本不会遇到什么事一样,她说让我不要多想了,等下午的时候她再过去看看,兴许是奶奶早上又出去了。

  可我总觉得这件事并不像母亲说的那么简单,晚上奶奶没回来,又会去哪里,那片田地进村的路分成两条,一条是往村子里面,另一条是往河边去的,难道奶奶没有往村子这条回来,而是直接去了河边?

  河边的那条路一直顺着往北走的话,就能到村口另一边的桥那里,也就是招魂处,怪不得后来我回来没有再看见奶奶的半点影子,并不是奶奶走的快,而是奶奶压根就没按着原路返回来。

  我洗漱过后就一直坐在客厅里想这事,还有就是奶奶为什么大半夜的跑那里去给我叫魂,我的魂不是已经叫回来了吗,为什么还要叫?

  要是先生现在在着就好了,想不通的还可以问问他,可是母亲说他一早就去王叔家了,而且父亲也一起去了。

  一天奶奶也没来过我们家,母亲下午的时候又去看过,奶奶已经回来了,母亲也问了奶奶早上去哪里了,奶奶就说出去了,也没说去哪,我觉得昨晚奶奶的行踪很神秘,她似乎本来是要回来的,但是后来遇见了什么人——就是我看见的在路边说话的那段,然后很可能就改变了路线,去了河边。

  至于是去干什么,遇见了什么人,就不得而知,即便我就在旁边,也没看真切。

  先生和父亲则去到很晚才回来,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特别是父亲显得有些低沉,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直到说起王叔家现在倒底是个什么情况,才知道父亲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

  上次关于王叔家的传言,是他家大儿子好几天没出现,邻居又在一个夜晚听见了他家里的嚎叫声,似乎就是他家大儿子的。

  但是今天先生和父亲去,他家的人都好好地,无论是王叔他媳妇和小儿子,还是他家大儿子,都好端端地在家里,他家大儿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形,起先先生还疑惑说他家大儿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可是私下一问,他家大儿子说一切都好,他母亲和弟弟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会在夜晚无故走动。

  先生觉得奇怪,怀疑他家大儿子没说实话。因为他家的情形他是亲自看在眼里的,所以当时先生猜测说情形只有一种,那就是他家大儿子也被上身了,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可是直到在王叔家看到一件东西之后,先生的念头这才打消了。先生在王叔家的家堂上看见了一尊白瓷观音,被他家好好地供在家堂上,最先看见的是父亲,他问王叔他媳妇说供着的这是什么东西,先生这才注意到,然后问说是哪里来的,之前好像并没有见他家有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