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2、婶奶奶

62、婶奶奶

  王叔他媳妇这才说先生离开后没几天,有个老太太忽然来到他家,说来他家要口水喝,那老太太也不像是个乞丐,也不是本地人,于是他家就给了她喝了水,哪知道老太太喝了水之后,就和她说看他家的宅子有些怪。

  王叔他媳妇就问是哪里怪了,老太太说房子格局倒是没有问题,但是在房子中央藏着一团煞,也不是他家自己生出来的,而是从什么地方引来的。王叔他媳妇晚上虽然异常,可是白天却好得很,听见老太太这样说,自己吓了一跳,加上最近老是听见二儿子说他哥哥无缘无故地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的,于是就留了个心眼,问老太太说该怎么办。

  老太太说他们家的这团煞在了很长时间了,就问他家是谁住在楼上,王叔他媳妇说是他家二儿子,于是老太太让王叔他媳妇叫来了他家二儿子,看了之后说他家二儿子有些异常,大概当时为了不吓到他家,老太太就没说王叔他媳妇也不正常的话。

  看了这些之后,她给他家支了一个招,就是让王叔他媳妇在他家二儿子的房间里放一些桃核,但却不是乱放,老太太教她说,角落里各放三个,排成一个三角,然后在他枕头底下放三个,在床底下四角又各放三个,每天用桃叶泡水,把水洒在房间里和院子里,早晚各一次,能辟邪去灾。

  当然说到这里还没完,老太太说光做这些还不够,他家没有镇宅子的东西,这样做虽然能够不让煞作祟,但却不长久,所以她看了一遍王叔家的院子之后说,他家需要在院子三七开处种一棵桃树,如果现在一时间不能成活,可以先用桃枝插在那里,每三天换一次,同时请一尊白瓷观音回来,早晚抄经文供奉上香,能保一时间的平安无事。

  最后老太太说她那里倒是有一尊,要不让他家找个人和她去取,最后是他家大儿子跟着去取回来的。

  这老太太说的法子的确灵验,这样做了之后,他家的怪事就这样平息下来了,最后先生听了这些说辞才放下了怀疑的心,但是他依旧觉得他家大儿子没说实话,最后先生不断追问,他家大儿子才悄悄地说了原因。

  原来那晚邻居听到的声音是真的,那嚎叫的确是他的声音,因为他实在是被吓到了,因为那一晚他才醒来,忽然就看见他母亲和弟弟站在床边,然后他弟弟就来掐他的脖子,而他母亲则在旁边小声恶毒地念着:“掐死他,掐死他!”

  他好不容易挣脱他弟弟,然后从床上翻身起来,吓得嚎叫着便夺路而逃,然后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他跑出来之后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于是就想来找先生。

  可是他只记得我们家大致的路,来到村子里之后就认不出路来了,又是三更半夜的,也没个可以问的人,正在他害怕得不知所措的时候,正好看见有个老太太,似乎要回去,他当时是吓怕了,也顾不上想这么晚了这老太太去了哪里,怎么现在还在外面这些,就上前去问他我们家的位置。

  哪知道老太太看见他之后,却一下子就说出了他家是不是出了事,看他身上好像有阴邪跟着。这小子听见老太太这么一说,立刻觉得她是会的人,而老太太正好这时候也提出让他先来家里压压惊,于是他就跟着老太太去她家了。

  后来他家大儿子的描述,就让我觉得这个老太太越来越熟悉,起先的时候,听见是半夜遇见的,无论是先生还是父亲都以为这个人是奶奶,因为只有奶奶有半夜出去烧纸钱的习惯,可是我却觉得不是,因为如果是奶奶的话,她去他们家要水喝,他家不会认不出来,更何况他家大儿子是见过奶奶的,不可能认不出来。

  果真,根据他家大儿子后来描述的情景,证实这个人不是奶奶,而是婶奶奶。

  婶奶奶把他领回了家里,先帮他除惊,然后留他在家里住了两天,再让他回去,她说过一天就来他家看看,于是他家大儿子这才回去了,他回到家的第二天,婶奶奶就去了他家,就是之前描述的那样情景。

  至于那尊白瓷观音,婶奶奶早就让他家大儿子拿回去藏在他床下头,只等王叔他媳妇信了婶奶奶,他就把白瓷观音给拿出来。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起先我还不接,既然王叔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为什么父亲还是那样的表情,原来是因为婶奶奶的缘故,那先生脸色不好看,自然也是因为婶奶奶了。

  提到婶奶奶,我又想起奶奶叮嘱的话,这大概才是父亲和先生都犯愁的原因,因为他们都不愿去招惹婶奶奶,不单单是因为奶奶的缘故。如果说父亲是因为奶奶的叮嘱,可是先生是为什么呢,大姑奶奶的叮嘱?

  我在村子里几乎从来没有遇见过婶奶奶,所以当我得知婶奶奶会到隔壁镇去帮王叔家,我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而且婶奶奶这一出手,竟然真的镇住了这东西,之前我听先生讲,他不是不能解决,而是怕应付不过来,所以最后选择放弃王叔家,而来帮我们。

  我问先生说,那婶奶奶这样做,岂不是会有一笔债要还,那么婶奶奶要怎么去还呢。可是先生却告诉我,婶奶奶其实根本不算干预了他家的事,因为她几乎没有插手他家的任何事,先生说我没注意到一点吗,婶奶奶自始至终都是给他家出主意,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做这些事的全是王叔他家的人。

  像婶奶奶这样的做法,被称之为借厄,也就是说她的确是帮了人家,可是做这些事的人都是处在厄运中的人,归其原因,只是他们靠自己帮了自己,婶奶奶却什么都没做。

  我觉得听着混,也不大搞得懂,于是就说婶奶奶这不是也改变了王叔家的命理了吗,先生这才和我解释说,命理的改变是分很多种的,其中需要还的是借助神鬼力改变的那一种,因为你借助了神鬼力,就要还。如果你没有借助,那么就只需要每日诵经焚祷就可以化解了。

  但是先生说不依靠神鬼力就能改变命局的,很少见,大多数的都必须依靠神鬼力,就像他帮人家祭祀驱邪,奶奶帮人叫魂那样。而像婶奶奶那样完全借厄就能化解邪祟的,除了婶奶奶,他还没见过有谁能做得到。

  先生说得我一愣一愣的,我不禁想起上次婶奶奶帮我叫魂的经历,整个过程她并没有参与,可是却完成的很顺利,原来是这也是借厄。

  这样说来的话,婶奶奶帮人就不需要那么多忌讳,所以她才会帮我和王叔家吧,只是这样的婶奶奶,为什么不受村里人待见,奶奶也敬告我们要敬而远之?

  这些事恐怕就只有奶奶才知道了。其实最为关键的是,父亲和王叔家的事是一样的情形,如果婶奶奶愿意帮忙,那么我们家的这事也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就解决的。只是当我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却遭到了父亲的拒绝。

  父亲说这绝对不可行。父亲说的斩钉截铁,而且第二天奶奶就知道了这件事,这回却不是母亲告诉奶奶的,而是父亲自己去说的,奶奶当即就赶了过来,她说上回我的情形是迫不得已才那样做,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绝不可能再有下次。

  我们都不敢反驳,自然也包括先生,奶奶说父亲这事虽然难解决,但还不到完全解决不了的地步,奶奶说总会有解决的法子,她说马上就是柱子的尾七,那边办妥了再说后面的事。

  后来先生告诉我说,王叔家的事,只要那尊坟一直在着,他家就不会安宁。所以即便这次婶奶奶帮他家度过了难关,可是煞依旧在,不会无缘无故消除,他家迟早还是要出事的。

  而我们家也是一样,因为我们家也有煞,但是现在不知道倒底盘踞在哪里,又是从哪里招惹来的,如果不从根源排除,我们家发生过的事也还会继续发生,只是时间间隔的长短而已。

  在只有我和先生两个人的时候,先生问我对祖坟有什么印象没有。我仔细回想着,我根本就没去过那地方,又怎么可能有印象,我反问先生,他也是这个家里的人,因为大姑奶奶是爷爷的姐姐,难道她没去过祖坟吗?

  先生说我们家有个规矩,女眷是不能到祖坟上去的,更何况后来大姑奶奶又是嫁出去的,根据风俗,嫁出去的女儿是不能回家上坟的,否则会给后家带来祸端,而正是这个原因,他也从来没去过我们家的祖坟,甚至连在哪里都不知道。

  先生说我是这一辈唯一的男丁,我应该是去过的,所以让我好好想想,我觉得先生一直都在追着祖坟不放,就有些疑惑,而先生说他怀疑我们家的这些所有事,都和祖坟有关,不找到祖坟的原因,我们家的事就根本解决不了。

  我起先是的确记不起来,可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忽然有一些记忆忽然涌上了脑海,一些零碎的画面就浮现了出来,我这才意识到,我果真去过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