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3、隐瞒

63、隐瞒

  这是这记忆却十分地零碎,我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一座圆坟。我们这里很少会有圆坟,基本上都是棺材状的坟居多,所以我确定之后的时日,我在没有去过那里,因此也可以断定,我们家的祖坟并不在这些我所知道的坟地上。

  我说出是圆坟之后,先生也是一头雾水,我能给出的线索实在是太有限,他问我说那地形呢,我摇摇头,因为我想不起周边是什么样子。

  说到这里,先生就只好作罢,我开始好奇先生为什么这么关注我们家的祖坟,他每次提到我们家的事,都要提到祖坟,我忽然有个念头闪过脑海,奶奶曾经说姑奶奶们狠心,却从来没说是怎么闹僵的,难道是因为祖坟的事?

  可是祖坟又会有些什么矛盾,无非就是哪家去祭祀的问题,按理说爷爷是独子,姑奶奶们是怎么也轮不到的,顶多也就是奶奶和婶奶奶可以争一争,虽然大爷爷英年早逝,但是她好歹也是这个家的人,姑奶奶们和她是不能比的。

  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那个时候,这些事十分看重的,你要敢违反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但我看奶奶和婶奶奶之间,不像有矛盾的样子,从上次奶奶带我去婶奶奶那里,我看得出她俩关系不赖,更何况,照奶奶的说法,在我们家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姑奶奶们狠心没有帮奶奶,但是婶奶奶帮了,因为奶奶叫魂的这事是婶奶奶教她的,要是没有这茬,就像奶奶说的,全家早就饿死了,就算饿不死也是家破人亡的局面,还怎么能像现在这样。

  所以我猜奶奶和婶奶奶之间,应该是刻意避嫌的那种,奶奶叮嘱我们不要和婶奶奶往来,恐怕也是人言可畏的关系。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了很多,母亲忽然进来问我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我回过神来才说没什么,我见母亲拿了一些米进来放在家堂上,似乎是要供起来,我就随口问了句这是什么米。

  母亲说是从奶奶那里拿过来的,奶奶说供在家堂上能暂时让父亲平安。我听见是奶奶让拿过来的,虽然觉得这东西很特别,可总是有些不大相信,于是就说就一些米能有什么效果。

  母亲没和我争辩,只说了句我知道什么,然后就出去了。

  我见这些米用一个瓶子装着,上面放了些像是香面的东西,我凑近看了之后,才忽然发现瓶子里有个鸡蛋,要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母亲说我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然后才告诉我这米供三天,等第三天过了就把鸡蛋煮了给父亲吃了,然后将蛋壳混着父亲的头发、香面等一些东西用一片瓦放着送出去,再在瓦片上点一根蜡烛。

  我就没说什么了,说来也挺奇怪的,不知道是母亲按着奶奶的法子在家堂上供了米的原因,还是经过昨晚父亲身上的东西不见了,到了这一晚的时候,竟然十分安静,父亲整夜都没起来,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

  唯一不寻常的,是我晚上醒来似乎听见客厅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走动一样,我问母亲听到没有,母亲说没有,而且也不是父亲起来,所以我也就没多在意。

  只是第二天起来,我却看见供着的米少了一些,而且家堂上还撒了一些,像是被什么偷吃过,我这才想起昨晚的声音,然后和母亲说家里这是有老鼠啊。

  为什么是有老鼠呢,因为我觉得只有老鼠才回来偷米吃。可是我把这件事告诉母亲的时候,母亲却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母亲才神神秘秘地和我说米是那东西吃掉的。

  我惊了下,可是让我更加惊讶的还在后头呢,因为母亲他们背着我,已经弄了一个强行驱邪的计划,整个家里就是我一个人还不知道,而且还是刻意瞒着我的。

  因为奶奶说我身上也有东西,怕我知道了坏事。母亲告诉我之后才叮嘱我说让我千万管好自己,不要坏了事,我怎么觉得知道了之后反而变得有些有压力了起来,何况我身上有东西的事,奶奶怎么就这么肯定,先生也只是说我身上有些不对劲,都没说我身上有其他东西,如果真这样说起来,难道上次婶奶奶给的那个法子并没有驱赶走我身上的东西?

  我记得奶奶说是王叔附在我身上,后来我的生魂招回来之后,王叔的亡魂就不见了,按理说我身上也没有其他东西了才对,可现在他们却说还有。

  我自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觉得事实的真相似乎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啊。

  等太阳差不多要落山的时候,奶奶就来了,而且他们好像已经商量好了要做什么,首先就将我赶进了房间里,说让我到明天早上为止,就在房间里不要出来,包括喝水解手之类的都在屋子里解决。

  然后先生就在我的房间门口铺了两道石灰,门槛里面一层,门槛外面一层,而且还特地叮嘱我不要踩到。

  撒好石灰之后,他又在石灰两边撒了一些米,这些米也是混着我昨天看到的那种香面。农害这些之后,先生又用符纸封住了我的窗户,也叮嘱我说不要开窗户,然后又在窗台上撒了一些石灰。

  我见他们这回做的很正式,也很谨慎。因为不单单是撒了生石灰那么简单,先生还在地上撒了很多面粉,我见他几乎洒满了地板,于是就问我万一踩到了怎么办,先生说面粉踩到倒没什么,关键是不要踩到生石灰。

  我于是记在心里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乖乖地呆在床下不下地了,房间里也没电视,就拿了本书看,算是打发时间。

  外面呢他们估计也是一样的在忙活,大门边,客厅门边,总之只要是有门有窗的地方,都永生石灰封了,中途母亲进来过一次,她告诉我说家里唯独楼梯没有被封上,我问为什么不封,母亲说不知道。

  母亲进来是特地安慰我说不要慌乱的,因为过会儿他们也会呆在房间里,所以家里会和往常不一样,像是没人一,让我不要害怕。

  后来我就一直在看书,期间下过床一次,我尽量小心翼翼地走动,不要踩散了面粉,也不要扬起了面粉灰来。

  只是吓到我的事是,我在面粉上的脚印,似乎还叠着一个,乍一看上去,像是两个脚印重叠在一起,一个是我穿着的拖鞋的鞋印子,另一个却是光着脚丫的脚印,而且还是黑色的脚印。

  我并没有看差,因为我能清楚地看到脚印上的脚趾头。看到这场景之后,我猛地连打了几个冷战,又想起白天母亲说的话,顿时心里就一片凉,眼下的情景不正是证实着母亲说的话吗,我身上的确有东西!

  但是眼下是驱邪的要紧时候,我不敢叫唤母亲,于是就回床上躺着,心想着平安过了今晚,再和先生他们说这件事。

  因为今晚不能开灯,所以房间里是黑灯瞎火的,我却根本睡不着,我生怕睡着了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一直熬着,期间我听不到家里有任何人的声音,好像整个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一样。

  后来我大约是实在熬不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不在床上,而是在奶奶家的大门前。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奶奶家门口的,因为在我意识到我在奶奶家门口的时候,我还想起了先生特地叮嘱我的话,我并且还问自己说自己怎么就这样跑出来了。

  奶奶家的大门开着半边,可是里面却是黑灯瞎火的,好像堂屋里也没开灯,有一闪一闪的烛光。

  我也没想那么多,就走了进去。我走到院子里,听见堂屋里有人说话,好像是奶奶和母亲他们的声音,而他们似乎也没察觉到我进来,我穿过院子走到屋檐下,又来到门边,我过来到门边的时候,先生往我这里看了一眼,但是马上他的视线就又移开了,好像刻意忽视我一样。

  我听见母亲说:“就这样把石头一个留在家里真的不会有事吗?”

  先生接过母亲的话,说我不会有事的,让我放心,我打量了屋子里面的人,奶奶,母亲,先生和父亲。我当时脑海里想的是怪不得新家像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原来他们都来奶奶家了,果真只留了我一个人在家。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猛地看见屋子里好像还有第五个人,这个人藏在父亲的身边上,当时父亲坐在沙发的最里边,而这个人就像是蹲在沙发边上,刚好被父亲的身子给遮住。

  我看见他转过头来朝我笑了下,这个人看着有些面熟,可是我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然后他就又看着母亲他们聊天,我听见自己开口喊母亲他们,可是他们听不见我的声音,反倒是那个面熟的人一直微笑着看着我,只是他的微笑怎么看怎么怪,更像是诡笑,让我一阵阵地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