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5、没有恶灵

65、没有恶灵

  奶奶说,那次亲眼看到父亲去找弹珠之后,他们产生了一些疑惑,这些弹珠都是我小时候玩的东西,父亲去找这些东西干什么,后来又加之弹珠总是出现在我床底,而且楼顶上也总有弹珠的声音,吸引着我上去看。

  所以先生才推测说,父亲找弹珠很可能事和我有关的。之后母亲给了先生一条线索,那就是在我刚搬下来的时候,父亲说我夜里会起来一直看着他,而我自己却一点记忆也没有,所以当时所有人都很疑惑,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因为除了和父亲一起睡之外,我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先生说那不是丢魂的情景,只是觉得很怪异,我好端端地盯着父亲看干什么。

  后来思来想去之后,最终还是奶奶说,会不会是那次婶奶奶帮叫魂也没叫到我的生魂,而我的生魂不可能走远,于是就附在了父亲身上,所以父亲才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

  奶奶推测的依据则是,父亲身上的这东西和我有关,可是却从来不伤害我,而且只要父亲和我在一起,我就会变得异常古怪,所以他们疑惑为什么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我出问题,而不是父亲。

  特别是那晚,先生说父亲那时候显然已经被什么上身了,一直在大门口站着,像是在等人一样,可是一见到我立刻就清醒过来了,这是不是也是在说,我身上附着另一个恶灵,而我的生魂则附着父亲身上,所以当我的生魂看见我的时候,就吓跑了。

  基于这些猜测,于是他们才有了这个计划,果不其然,附在父亲身上的这个不寻常的东西,竟然真的是我的生魂。

  至于附在我身上的那个恶灵,因为先生他们在房间的,门窗边上都撒了特制的石灰,所以我自己可以走出来,可是恶灵却走不出来,所以那晚我在楼上弄撒了弹珠,我被吸引着上来,但是恶灵却被留在了房间里,这也是为什么我感到有人进来之后,忽然就恍惚了起来,而且很快就像忽然清醒了一样地站在房间里,就是这样的缘故。

  至于那个恶灵,已经被封在了我的房间里,先生也在想法子把它困住。我听得惊心动魄,原来这里头还有这一出。

  奶奶还告诉我说,我的生魂似乎是从柱子出事开始附在父亲身上的,所以他们也很好奇,从我九岁之后,它倒底去了哪里,又是如何无缘无故附在父亲身上的。

  这些的话,暂时我也还搞不清楚,只是我却记得郑老秋喊我,然后带我去他家的情形,既然那是我的生魂所经历的场景的那话——当然了现在作为我的一部分记忆印在脑海里,那么郑老秋的亡魂就应该也是存在的,只是这样说来的话,一直以来附在我身上的亡魂就不是郑老秋,虽然两次都是他来叫走了我的魂,但是他却没有附在我的身上,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于是和奶奶讲了和郑老秋去他家的情景,奶奶听了之后告诉我,让我先不要着急,现在我身上的恶灵已经被驱除了,总算可以暂时平安一阵子,等先生他们捉住了那个房间里的恶灵,再去找找我说的那个地方。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很快先生他们就来了老家,只是他们的脸色都不好,先生说房间里没有恶灵,先生说的不是捉不到,而是说没有。奶奶听了问说先生有没有弄错,先生说他很确定,里面没有恶灵,但是整个房间里面都是黑色的脚印,就是我看见的那种,这说明恶灵是被困在房间里的,可是就没有,先生说它不可能逃出来的。

  我觉得先生的说法很矛盾,既然有它的脚印存在,那么就应该是存在的,可是先生又说没有,这又是个什么说法,我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奶奶听了想了一阵,忽然猛拍了大腿,然后像是瞬间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糟了!”

  奶奶的这个举动吓了我们一大跳,我们都看着她,可是她这一出声之后就彻底沉默了,丝毫也没有要和我们说出来的意思,然后她才说今天已经晚了,就先将就着睡吧,等明天天明了再说。

  我觉得奶奶的表情不对劲,她似乎刻意隐瞒了什么,但是先生和父亲他们什么也没问,后来就都在奶奶家睡了,因为奶奶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父母亲原先在这里住的时候,是快二十多年前了,都快有我的岁数了。

  所以最后是先生和我在下面的房间睡,母亲和父亲则到楼上的房间睡,楼上的房间闲置的时间有些久,奶奶说让母亲上去打整一下。

  这一夜也就算这样过去了,其实睡下去之后我问先生知不知道奶奶倒底想起了什么,先生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告诉我既然奶奶不说,那就是不能说出来的事,否则她不会瞒着我们的。

  我听先生的话音,似乎他很信任奶奶,比我还要信任,最起码我还怀疑过奶奶,可是先生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一直都对奶奶毕恭毕敬,让我觉得有些怪怪的,说实话就连父亲和姑姑们也做不到这一步。

  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小姑姑和奶奶争吵的场景来,似乎奶奶的每一个子女都因为不理解她的做法和她争吵过,再之后就是彻底的服软,再也不敢和奶奶争论任何东西,就像父亲那样,也许事实证明的结果是奶奶的确是对的。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就问先生为什么这样,我听父亲说先生帮我们是因为大姑奶奶欠我们,但是欠了什么呢,我很好奇,也很想知道。

  可是一提到这里,先生就不说话了,他和我说先睡,这些事都到了时候我自然就会知道了。

  于是一夜睡过去,第二天我们才又回到新家去,早上我们是一起回去的,进去到新家的时候其实和平常也没什么区别,就像往昔一样,但因为心里面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所以就老实觉得家里怪怪的,进来就有种阴森感。

  至于奶奶呢,她并没有和我们一起来,按照母亲的说法,一大早就已经不见奶奶的踪迹了,我和先生就睡在奶奶房间的对门,也没听到她起来的动静,自然更是不知道奶奶是什么时候起来的,我觉得奶奶一大早就出门,多半是和昨晚她猛然间想起来的事情有关。

  奶奶倒底是做什么去了,也没人知道,也猜不到,所以干脆我们就不想了。

  回到家里之后,先生又仔细看了我的房间,依旧是之前的结论,里面没有恶灵,我在门口也朝里面看了看,只见白色的面粉之间有很多的黑色脚印,看了足以让人心生畏惧。最后先生说可已经这些东西给扫掉了,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这间屋子还是不要再让我靠近了。

  只是我总觉得不安,第一是因为奶奶昨晚的反应,第二是因为父亲。我觉得父亲身上的问题并不只是我的生魂附在上面这么简单,因为我看见过父亲旁边的那个“人”。到现在我都不确定那倒底是谁,但是很明显,它是跟着父亲的。

  之后发生的事很出人意料,奶奶在吃早饭的时候就回来了,这是母亲专门去看了的结果,母亲说她去到奶奶家的时候,发现奶奶找了一些泥巴匠来,正在院子里挖东西呢。

  至于是挖什么,母亲说是好像在挖那口井。

  一提到井,顿时所有人都警觉了起来,父亲的反应最为强烈,他说奶奶好端端地挖那口井干什么,听父亲的语气,似乎他也很害怕那口井似的。我只是知道那口井里淹死了大爷爷,后来不出水了,就被填了。

  奶奶一大早出去,就是为了找人挖这口被填掉的井,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且更诡异的是,父亲手下头就有很多泥巴匠,可是奶奶却没和父亲开口,自己去找了一伙来,这又是唱的哪出?

  听见了这件事,父亲放了正吃饭的碗,就往老家去,母亲怕出事,就跟着去了,只留下我和先生两个人在饭桌上干瞪眼,最后我们也怕出事,就锁好了家里的门,也去了老家。

  本来我们以为父亲是要和奶奶争辩的,因为他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但是到了那里之后才证明不是,父亲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在奶奶面前已经彻底蔫了,和奶奶随便争辩几句,就不敢再说下去了。

  我们去的时候,只听见父亲在好言好语地劝奶奶,说这口井都填了这么多年了,奶奶又去挖它做什么,奶奶则说她不是挖井,她是在找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