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7、千头万绪

67、千头万绪

  奶奶挖到这个布娃娃的时候,当即就吓到了,她赶紧扔了布娃娃,抱起父亲就进去到了屋子里,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再出来找这个布娃娃,布娃娃已经不见了,地上只有一块灰烬。

  后来那个布娃娃再没有出现过,但是从那之后,父亲虽然在长大,但是越大却越怕布娃娃,每次见到都会心生恐惧,奶奶知道就里,但是觉得父亲那时候还那么小,根本没有记忆的,还是后来有一次父亲才说,它每次都来梦中找他,就像小时候那样骑在他身上,还打他。

  奶奶知道了那还了得,于是再次带着父亲去找了司娘,这次家里做了一场法事,之后父亲便再没有梦见过它,而这个布娃娃也再没有出现过。那件事之后,婶奶奶就搬到了大爷爷在外面建的房子里,一个人住去了。

  自那之后,婶奶奶就很少和家里人往来,奶奶自己也疑惑过,这件事是不是婶奶奶一手策划的,但怀疑终归是怀疑,最后也没个定论,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几十年了,我都已经十八岁了,奶奶却重新在院子里挖到了布娃娃,这是不是说这东西从来就没离开过,一直都在,就像——那天我看见的在父亲身边的东西。

  也怪不得父亲看见这个布娃娃的时候脸色都白了,竟是这样的缘故。现在奶奶用纸将它重重包了起来,然后说这布娃娃缠着父亲这么多年,不会是毫无缘由的,可是我们也找不出倒底是什么缘由,不如就将它当做一个孩子好好安葬了了吧。

  在我们这里,小孩子夭折是不能下葬的,也不能去火化,特别是三岁以下的婴孩夭折,都是有特定规矩的,那就是埋在桥下。

  据父亲说小叔就是埋在桥下头的,因为小叔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所以也是不能下葬和火花的,于是家里人就用一个木箱子把它装了埋在了桥下头。现在奶奶的意思,就是也将这个布娃娃当做早夭的婴孩一样埋在桥下头。

  这事在场的人也没人有异议,奶奶说扔也扔了,烧也烧了,可是却根本不管事,眼下也就只有这一个法子,况且附近也没有婴灵庙,否则倒是可以供在婴灵庙里。

  所以当即奶奶就和父亲去做这事了,那两个泥巴匠做好之后自己就走了,好像已经和奶奶谈好了,我们也没有去管他们,母亲则带着我们回新家去。

  在回去的时候,先生一直都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回到家之后我和先生坐在走廊上,等奶奶和父亲回来,先生虽然在喝茶,可是却依旧是一言不发,好像果真是在想什么事。

  也就在正是这个光景的时候,忽然有人闯了进来,一看竟然是王叔他家大儿子,他急匆匆地进来了我家,看见先生和我坐在走廊上,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对先生说,他母亲昨晚上上吊自杀了。

  可以说这简直事一个惊天噩耗,因为不久之前,先生还说王叔家因为婶奶奶的插手,已经好转了不少,现在忽然王叔他媳妇就上吊死了,让人觉得无比突然。

  先生倒也冷静,听见他家大儿子来请,说既然他母亲既然死了,他不在家里主持着,跑来喊他又是做什么,其实先生的意思很明显,难道是他觉得他母亲死的不正常。

  其实按我的想法吧,王叔家那档子事就没有正常的,我总觉得他家不出事才是稀奇的。

  然后他家大儿子支支吾吾了一阵,先生说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他加大儿子才说,他觉得他母亲不是自己上吊的,而是被人勒死的。

  他这话一出,我和先生都变了脸色,先生说这话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可不能乱说的,他家大儿子当时就急了,然后央求先生说去看看就知道了,先生于是就和他家大儿子去了。

  我觉得王叔家的这事来的突然,而且这么巧,和我们家的事总是会弄一块儿去,这不想还好,一想就觉得果然是这样,只要王叔家一出事,我家铁定就不会安生,所以才会让我觉得我们家不安生,他家就会莫名地出事。

  再加上他家大儿子的八字和我是一样的,虽然有后天的一些人为改变,可是总体来说命格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家要经历的事,我们家也自然逃不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地站了起来,上回先生和奶奶都说我们一旦动了家里的格局,就要有人拿命来偿,现在王叔家他媳妇莫名其妙死了,不也是预示着我们家将要发生同样的事吗?

  而且特别是动了格局之后,所有的矛头都在朝父亲这边指过来,原本安然无事的父亲忽然开始被凶灵缠上,现在又冒出来了沉寂了这么几十年的布娃娃,就像奶奶说的,她做的那个梦,原本以为是落在我身上,可是现在却在父亲身上越演越烈。

  想到这里,我开始莫名地担心起来,然后就和母亲说了,母亲听了自己也慌了,然后说要不还是到桥边去支会奶奶一声吧,看看奶奶怎么说。

  我于是和母亲往桥边这边来,来到河边的时候,奶奶和父亲正好弄完了上来,他们见到我和母亲急匆匆地赶了来,觉得奇怪,问说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可是我却看到桥对面有个人一直看着我们,我一抬头就看见了,起先也没留意,但是越看越不对劲,最后见他察觉到我已经看向他了也不回避,于是就和奶奶他们说,桥对面那个人那样看着我们是干什么。

  奶奶他们往桥对面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父亲纳闷地说对面根本什么人也没有,我是不是看花眼了,可是那个人就站在那里一直盯着我们看,虽然隔得很远,但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一种虎视眈眈的感觉,我于是伸手指了指他,对奶奶他们说就在那里。

  然后奶奶忽然打掉了我的手,骂道不要用手指乱指人,父亲还在看说那里根本没有人,奶奶则训斥说那边有没有人关我们什么事,还不快回去。

  于是我们这才乖乖地闭嘴了,我也意识到了奶奶话音的意思,于是便不敢再提看见这人的事,正要回去的时候,却看到赵老太拄着棍子出来了,她竟然是往我们这边过来的,还老远的就喊奶奶,出乎我们意料的,她竟然是约奶奶去她家坐坐。

  奶奶没有拒绝,但是和我们说让我们先回去,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家里出的事已经够多了,不要再平白无故地增添事端。

  我已经明白了奶奶的意思,临走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桥对面,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于是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再看的时候觉得不对劲,这个人不是不见了,而是来到了桥的这边。

  而且他逐渐和赵老太走到一起,就跟在赵老太的身边,奶奶在赵老太身旁,竟然也丝毫没有察觉,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当然也不是赵老倌家的人,我正看盯着他看,忽然母亲问我怎么了,看什么这么入神,走路都不好好走。

  我于是回过头来,说没什么,没敢把这事说出来,我想奶奶不会有事,于是就没再去管了。

  回到家之后,我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事压在心头,闷闷地不痛快,于是就和母亲说我去洗个澡。浴室里头经过上次之后,镜子已经被拆除掉了,后来也没有再添置,我开了水洗了澡,可是洗澡的时候总觉得身边好像有个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有个人一声不响地站在身后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的,于是觉得心上害怕,就匆匆洗了澡,然后就出来了。

  这事我怕是自己心上作祟,就没和母亲他们说,哪知道我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忽然看见大门内外的石灰上有一双黑漆漆的脚印,异常清晰,我看到这情景,于是赶紧告诉母亲来看,这里我们都记得清清楚楚,是没有任何脚印的,而且这也不是我们的能够踏出来的脚印。

  正好这时候奶奶回来了,她也没和我们说赵老太喊她去她家都说了些什么,她看到这双脚印之后脸色微微有些变,然后和父母亲说,新家暂时不要住了,到老家去住些日子吧,等这事差不多了了再搬回来。

  父母亲自然没有异议,傍晚的时候先生也回来了,他是一个人回来的,看他的样子先是缺了新家,然后才来了老家,只是我看他的样子很赶,就是那种好像很急着赶回来的那样。

  而他见到我们之后,也不说王叔家倒底是怎么回事,张口就说他好像知道我们家为什么会出这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