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8、前因

68、前因

  看先生的样子似乎是刻意赶回来的,整个人急匆匆的,我从来没有看见先生这样过,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先生总是胸有成竹,不急不躁,很少会有这样急躁的时候。

  他这样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我们都被吓了一跳,特别是奶奶,也看不出是惊讶还是期待,总之我觉得奶奶的神情很怪,那种神情似乎是想让先生不要说出来,可是好像她又想要先生说出来。

  所以自始至终她什么也没说,我们都等着先生开口,先生却忽然看见了门边上的那双脚印,我觉得他要到嗓子边上的话,似乎变了那么一变,当然我并不知道先生本来是想要说什么,但是我就是觉得最后说出来的,并不是他最初想要说的。

  要问我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因为我看到先生的眼神变了变,就在看见大门边上的那双脚印的时候。

  他说我们家不是没有恶灵,而是恶灵隐藏的实在太好,至于藏在哪里,先生终于看了一眼奶奶,然后说其实我们都忽略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在耳房依旧供着的那尊铜狮子,先生说它就是恶灵的源头!

  我看见奶奶的脸色刷的就变了,然后他喝斥一声说——胡说!

  我觉得奶奶是动了气,所以这一声让我们所有人都懵了,而先生却丝毫不相让,他问奶奶说,那么早先老屋供奉的老佛祖又是怎么一回事,提到老佛祖的事,奶奶脸色更是变了,然后她像是忽然话短了一样,只听着先生说,自己却再没有出一句话。

  老佛祖的事,后来先生来了才知道那分明就是邪灵,而我在老家之所以也老是出事,就是因为供奉的是邪灵的缘故,现在先生说我们家用来镇宅子的铜狮子竟然是恶灵的源头,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这铜狮子就不是镇宅子的东西,而是引煞的!

  这时候倒是一向不喜欢说话的母亲先开口问先生,母亲说既然铜狮子是恶灵的源头,那么为什么一开始先生没有看出来,还有先生是得到了什么线索,这么确定我们家所有事的源头是出在这尊铜狮子身上。

  先生回答第一个问题说,第一次之所以没看出来,那是被下面的老鼠窝和老鼠洞所迷惑了,他看到铜狮子的时候的确是觉得异常,所以那时候因为相信奶奶,并没有怀疑到铜狮子本身,只觉得是老鼠在作祟,直到先生今天去王叔家,无意间听王叔他大儿子说了一件事,这才恍然大悟。

  至于这是一件什么事,为了不再赘述,就将他家的事在这里一并说了。

  王叔他媳妇似乎是自己上吊死的,但是也不是,因为先生去了之后看到她的脖子上有一双黑色的手印,看那样子,分明是被掐死的,但是她也的确是被勒死的,也就是说是一边被掐死,一边被勒死的。所以先生断定并不是王叔他媳妇要自杀,而是他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然后自己给自己套上了绳子,只是可能她求生的欲望太强,最后这东西无法,只能将她掐死,所以才有了她脖子上的那双手掌印。

  当然了这也是先生自己的揣测,也或许这是那东西故意留下来的,但目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王叔家也有恶灵,这是经过证实的。王叔他媳妇的事,也就到这里,之后之所以会让先生联想起我们家来,是在收拾王叔他媳妇的东西的时候,先生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布娃娃。

  一个与奶奶挖出来很是相像的布娃娃,之所以说是相像,那是因为先生没有亲眼见过布娃娃的原样,只是见到了一个大概的样子,加上奶奶对布娃娃的描述,他觉得都很吻合,而这个布娃娃就在王叔他媳妇的遗物里头,是要和她生前用过的那些东西一并拿去烧掉的。

  先生于是就问起了这个布娃娃的来历,他家大儿子说他也不清楚倒底是什么时候他母亲开始有这个布娃娃的,只是有一次忽然在她房间里见到,好奇就多问了两句,他母亲说是早些年无聊自己做的,男孩子嘛,特别是已经长大的男孩子对布娃娃是没有任何兴趣的,所以他也就随便问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及了。

  虽然他家大儿子给出的信息很少,但是先生还是察觉到了这件事里的不寻常,特别是和我们家的关系。

  之后先生又去问了他家小儿子,出乎意料的是,他家小儿子却知道很多,他告诉先生说这个布娃娃不是他母亲自己做的,而是有一天早上不知道从哪里掉在院子里的,他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他母亲那早上起来在院子里捡到了这个布娃娃,当时他刚好在楼上看见了这一幕,他还问他母亲说怎么会有一个布娃娃掉在家里。

  他母亲就将这个布娃娃给收了起来,先生觉得同是在一个家里,可是对同一件事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说辞,这又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就说了他哥哥的说辞,他弟弟听了却不以为然地说,他哥哥对布娃娃没兴趣就没怎么关注,他说他母亲的确是自己也仿着做了一个,做的这个给了他,其实他也不喜欢,但是毕竟是母亲亲手做的,于是就收下了放在房间里,而且是藏了起来,因为男孩子屋子里有这东西,是要被笑话的。

  先生问说为什么只给他做而不给他哥哥做,他弟弟就急了,因为他知道先生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弟,他说让先生不要乱想,他们家从来没有把他哥哥当外人,之所以不给他做,是因为他真的不喜欢,再有就是后来他觉得这个布娃娃有问题,没给他哥哥做反倒是一件好事。

  问起是哪里有问题,他弟弟这才惊恐地说了出来,只是好像他自己也不怎么确定,他说这个布娃娃好像会走路。

  他说他是将这个布娃娃放在衣柜最里面的,可是好几次都发现它莫名其妙地会坐在床尾了,而且是面朝着他,有几次他会被“咚咚咚”的声音给吵醒,好像是有人在楼梯间走路一样,楼上就只有他一个人睡,大半夜的他母亲和哥哥也不会上来,于是他就觉得很奇怪,但是又害怕不敢起来看,这事他也和母亲和哥哥说过,他们都说没听到,他母亲还安慰他说会不会是野猫闯了进来,让他把门窗关好。

  后来有一次他终于忍不住,就起来看了,可是他打开门之后,“咚咚咚”的声音就忽然没有了,他只看见原本应该在衣柜里的布娃娃正躺在楼道上,那时候他也没往不好的方面想,只是疑惑是不是真的有野猫把它给叼了出来。

  直到有一次,他亲眼看见布娃娃走路。那一次是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也是被同样的声音给吵醒了,他就半睁半闭地睁开了眼睛,因为夜里昏暗,他只看见有个东西在地上动,当时他就吓醒了,只见那个布娃娃竟然像一个人一样在地板上一步步走着,那熟悉的“咚咚咚”的声音正是它发出来的,当即他就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是之后的事他就不怎么记得了,好像是个梦一样的。

  问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家小儿子说就是前不久,先生这才惊讶万分,他说的不正是前久他和他母亲同时撞邪的事吗。

  他家小儿子大概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和布娃娃联系在一起过,而且那时候先生去他家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布娃娃,直到这次王叔他媳妇莫名其妙地上吊死掉。

  他家出现了布娃娃,而我们家也有布娃娃的鬼事,这也太巧了!

  而更让人震惊的事还在后头,先生怕这次不问就再也没机会了,谁知道他们家倒底会有什么事发生,先生问他兄弟俩说,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家和我们村的赵老倌家是什么关系。

  这问题反倒让他兄弟俩一头雾水了,先生问这个问题的缘由,是源自我的一个梦,那里头有王叔在出殡的队伍里。

  他兄弟俩告诉王叔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我们村的什么赵老倌家,此前我们一直觉得王叔和赵老倌家应该是有什么关系的,可是他家兄弟俩却一口否认,是他们不知道还是怎么的,后来先生仔细问了他父亲出事的具体时间,让人惊讶的是,我四岁那年,也就是二栓子死掉的那一年,王叔已经去世一年多了!

  因为此前所有的叙述中,都没有提及具体的时间,所以很容易让人造成误解,知道了这点之后,先生将所有的线索都穿起来细想了一遍,终于觉得我们家的事不对劲,接着他看到了王叔家供着的白瓷观音,又联想到奶奶供着的老佛祖,这才恍然大悟,即刻就往我家赶回来。

  听到这里,那个梦一样的场景却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记忆里王叔拿着的纸人,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布娃娃,我的这段记忆像是被先生忽然点醒了一样,所有的场景都清晰地浮现了出来,包括当时奶奶正在叫魂的声音,还有王叔混在队伍之中,手里拿着布娃娃一直在朝我喊——过来,过来!

  不知道怎么的,想起这个场景之后,我忽然脱口而出说道:“奶奶当时不是在叫二栓子的亡魂,而是在叫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