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69、前因续

69、前因续

  我也不知道这话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好像有人控制着我说出这句话一样。顿时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奶奶,奶奶更是脸色苍白地看着我,连话都说出来,只是指着我。

  我自己则惊愕地看着奶奶,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奶奶说了声“罢了罢了”,然后就起身要离开我们家,母亲慌忙去拉她,说我年纪还小,口不择言,奶奶不要和我计较,也不要生我的气。

  奶奶轻轻地推开母亲的手,什么也没说就走出了我们家,母亲拉过我责备道:“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这不是摆明了说你奶奶她……”

  后面的话母亲开始说不下去,只是看着我,我知道自己一时口不择言,正懊悔,被母亲这么一责备更是心里发虚,生怕因此奶奶生气了,以后都不再理我了,那该怎么办。

  最后母亲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先生和父亲则什么话也没说,最后还是先生开口说话,他和我说,当时奶奶的确不是在叫二栓子的亡魂,而是在叫我的。

  听到这里,我更加疑惑了,于是先生才和我说道,关于“我”的那段记忆,说起来那并不是我的,而是赵老太他孙子的,那时候的我已经被二栓子的亡魂勾着去了。

  这是谁也没有说的事,包括后来我说的关于我跟着赵老太他孙子去他家玩耍的事,那都是我被勾魂之后的事,因为那时候我太小了,所以和一些真实的记忆混杂在了一起,就成了我说的那个版本,所以我并没有去过赵老太家,奶奶说的才是事实。

  至于赵老太他孙子的记忆为什么会在我记忆当中,是因为当时他也被勾魂去了,可以说我们俩是一前一后被勾魂去的,我嚷嚷着要纸人之后,就丢魂了,而那个时候赵老太他儿子早已经被勾了魂去,所以我的印象里才会是一个纸人,可是后来却又变成了一个布娃娃,两种东西一直在混淆,原因就是我和赵老太他孙子的记忆一直在混淆。

  先生说我和赵老太他孙子年纪相仿,如果他还活着,那就应该和我差不多大才对,可是他命不好,小小年纪就出车祸死了,而且死得异常惨烈。

  这些事母亲他们似乎是知道的,只是一直瞒着我,先生在说的时候他们一直一声不吭。我问先生说那一直缠着我的是二栓子吗,包括那天出殡也是他勾了我们的魂去是不是?

  先生说,那天我和赵老太孙子的丢魂的事,最多只能被叫做带魂,带魂和勾魂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带魂是死者的亡魂不自觉地就带了我们的魂一起去了,可勾魂却是有目的性的,就是专门来勾你魂的。

  所以那天的事后来应该还有进一步的发展,而可疑点就在莫名其妙出现的王叔的亡魂身上。

  我问说既然王叔和赵老倌家又不沾亲带故的,那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到这里来,难道是因为郑老秋的缘故?

  先生说我们先不要去提郑老秋,因为这事后面会去解决,而且先生说郑老秋的事已经可以了结了,过了明天,他就会真相大白,到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其实郑老秋一直都只是一个幌子,王叔才是真正不对劲的那个。

  听到先生说这话,我暗暗心惊,没想到先生果真已经理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先生听了却皱起了眉头说,这件事很复杂,其实他也是被牵涉进来了之后才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郑老秋不过是引着我们这些人入局的诱饵,包括他也是上钩的鱼。

  我问先生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先生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奶奶对一些事总是含含糊糊的,甚至从来不说,这些根本就是说不得的,我们现在遇到的,见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更为巨大的还藏在水底,我们看都看不见,更别说要弄清楚了。

  我听先生说的如此严重,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先生则接着说,他说王叔的亡魂之后以会在这里出现,是因为赵老倌家的煞引他来的,因为王叔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恶灵,我们在二栓子坟地不远处找到的那座王叔的凶坟,才是王叔真正的坟地,至于以前的土坟也好,还是别的什么,都是假的,用来迷惑人的,当然也包括他家的人,他家的人也帮着撒谎,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王叔他媳妇和两个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样说来的话,先生也只是弄清楚了整件事的起因,可是这个“后果”却还没弄明白。

  接着先生先不说王叔家这头,回到赵老太他孙子这边,他说其实赵老倌家起初只是因为煞气催生了家宅的变故,家里是没有恶灵的,直到二栓子出殡,引来了王叔,接着他家孙子出车祸,所以他家的第一个恶灵,是他家的孙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先生忽然看着我,他说有一次我去赵老倌家,看到了他孙子,这并不是我看花眼了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他的确就在,说到底,最初缠着我的,就是他。

  听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先生说恶灵是不能直接附体在你身上的,负责就会有鬼上身的症状,而我被亡魂附体了之后,整个人却一直清醒自然,那就是说附在我身上的亡魂并没有煞气,也就是说我身边的两个恶灵,一个王叔,一个赵老倌他孙子,都没有直接附在我身上,而是在有些时候才附在我身上,当然,他们在这些时间里还做了一些别的。

  至于是一些什么别的,先生却并没有继续多说,我听着先生说的这些,想起每到了晚上身边的说话声,以及身边莫名其妙会出现的手掌印等等,就不寒而栗,这么说的话直到现在,即便我的生魂被招回来了,那么我身边还是有他们缠着的,因为王叔我在奶奶家看到过一次。

  先生说到了现在,有一件事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就是婶奶奶那次帮忙,来到我身边的,穿着我的衣服的那个不是我的生魂,而是赵老倌他孙子的。

  听到这里,我又不解了,我说他死的时候不是一个小孩子吗,怎么也会长大。先生说这才是他为什么要作恶的原因,因为他需要吸食附身的人才能生长。

  先生用了吸食两个字,听得我汗毛都快竖了起来,我记得好像什么时候是先生还是奶奶也用过一次,只是我不记得是用来形容谁了。

  提到生长,我就觉得有些恐怖了,如果村里有恶灵生长,那么不单单是整个村子,就连附近的村子恐怕都不会安宁,现在我们两个村已经有了这样的迹象,往下的我已经不敢再多想去了。

  先生说我身上一直都是二栓子附在身上,至于为什么是他,究其缘由还是他这个侄子。

  接着先生说赵老倌他孙子和儿媳妇离开之后,出车祸的地方就是他们那里,而且更加巧合的是,先生亲眼目睹了这场车祸,用先生的话说,这场车祸是命中注定的,该来的总要来,他们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然后先生说了车祸那天的情景,先生说他家儿媳妇是他们那里的人,那天是傍晚的时候,他们娘俩在路边好好滴走着,可是忽然就有一辆农用车直接就撞了过去,农用车直接翻到了田里,他娘俩被正正碾过去,特别是小孩子头都被碾扁了,脑浆喷了满地都是,身子也都不完整了,整个过程都不能用一个惨来形容,因为分量太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