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返回首页招魂 > 70、郑老秋

70、郑老秋

  只是整件事情却有一个很大的疑点,那就是肇事的司机至今都没有找到,并不是找不到,而是没有。

  先生的确是用“没有“这两个字来形容的。

  按照先生的说法,车祸的现场没有人亲眼目睹,但是从车祸发生到有人前来,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看见有人从车里出来,而那辆农用车在田里也是翻了一个跟头,按理说里面要是有人,绝对是要受伤的,因为熟悉农用车的人都应该知道,农用车是没有安全带和安全气囊的,所以发生这样的翻跟头车祸,绝对是重伤。

  可是有人到车头去看,发现车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别说人,就连里面有人被撞击过的痕迹也没有,更不要说血迹了。后来有懂车的人看了说,这车子都没有刹车的痕迹,看那样子是直接朝着他娘俩撞过去的,而且好像还是临时忽然加速了,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惨剧。

  这事在当地十分轰动,后来追查这辆车的来处,却是镇子上一户人家的,他家人说那天车子停在房子后面,车钥匙都还在他们手上,可是车子莫名其妙就开走了,他们家还说是谁偷了他家的车,再一看的时候,已经成了那副样子了,而且现场的情景,让他们家的人腿都吓软了。

  后来经过调查,他们家的确没人动过这辆车,而那车子上连车钥匙都没有居然启动了,这不是邪事又是什么。

  这件事之后,就有村民经常半夜听见有女人的尖叫声,有时候还会听到小孩唱儿歌的声音,先生说他察觉到车祸现场开始逐渐有煞气聚集起来,加上村里人都说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于是才由车子丢了那家牵头,弄了一次祭祀,第一是压制邪气,第二则是安抚亡魂。自那之后,半夜的声音之类的也就没有了。

  我想起赵老太关于她孙子的描述,现在想到他孙子看我的眼神,总觉得一阵阵寒,那么这样说来的话,赵老太应该知道她孙子已经死去的事,可是她还是和我说了那样的话,明摆着就是骗我了,可是她为什么要那样做,而且赵老太早就死了,她又是谁?

  先生说这件事可以说是我家这些事的一个起因,但绝不是源头,因为小孩子的死也是恶灵所为,迫使他也成了恶灵。

  说到这里,事情似乎忽然就明白了,先是赵老倌家招惹了王叔的亡魂,然后二栓子死了,然后小孩子和我丢魂,接着小孩子也死了,最后也变成了恶灵,然后缠着我,闹出了我们家这些事来,那么王叔家出的所有事,都是为了让我们家也出事,至于赵老倌家,暂时和我们家好像还牵扯不上什么,但我觉得总有联系,因为我觉得奶奶认得那个冒牌的赵老太。

  先生说清楚了这一边,这才说到郑老秋那一头,先生说郑老秋之所以让人觉得恐惧,第一是因为他的过往,第二则是因为他是独居,而且是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没成家。在农村这样的地方,你只要稍微和别人不一样一点,所有人都会觉得你乖,更何况郑老秋还是这样一个有过非常不正常过往的人。

  虽然他是从我们村过去的,可是两个村子之间总会有往来,一来二去他的过往也是根本遮不住的,正是因为这些,再加上他诡异的死亡,所以村里人才会在他死后这么忌讳他。

  先生说关于那晚他和王叔在玉米地所经历的事,到现在都是一个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王叔绝对撒了谎,因为当时郑老秋已经昏迷了,加上他毕竟是个外人,而王叔回去的时候是正常的,又是本村人,所以他撒谎的话,在他与郑老秋之间,村里人肯定相信王叔,这是必然的,就是我们说的先入为主。

  先生说那晚整晚都不正常的不是郑老秋,而是王叔。只要我们把王叔的说辞,将他们两个人对调一下,很多事似乎就明白不少啦,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王叔死后还这样不安宁。

  我回忆着流传出来的那晚上的事情,现在听了先生的话再去仔细想想,不禁一阵阵发凉。这样说的话,不是郑老秋不见了,也不是郑老秋咬死了野猫,都是王叔,去见到了那个人影,也是他。最后他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第二天还带着人去了玉米地,特地拿了一截人骨回来,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我问先生那么郑老秋又是怎么回事,先生说这就要我帮忙了,明天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后来这段谈话就到此为止,先生说我最好还是到老家去住,新家招邪,我在这里恐怕不安全,但我担心奶奶,先生说要不让我和母亲一起去,奶奶不会真的生我的气的。

  最后还是母亲陪我去了奶奶家,果真如先生所说,奶奶没生我的气,虽然表面上冷冷淡淡的,但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很担心我的。

  那一天之后,我早早地去了奶奶家,直到第二天早早地先生来喊我。

  先生昨天卖的关子,我一直想了一夜,我回到新家之后,就看见父亲带着铲子之类的东西,像是要去挖什么,我惊了惊,问先生说该不会是要去挖郑老秋的坟吧,先生说郑老秋的坟还有什么可以挖的,估计早就被掏空了,特别是上次出了那个小混混的事情之后,估计更是连棺材上哪了都不知道了。

  我问那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先生说挖郑老秋的尸骸。

  先生故意不说怎么一个挖法,父亲则一直看着我憋着笑,好像他俩商量好了要瞒着我,之后我们就往招魂处这边来,然后就进了前面的田地,我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先生说让我带路,回忆着那天我跟着郑老秋走到了那里,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先生是要找我说的那个郑老秋家的屋棚。

  现在没有屋棚,只有漫无边际的田地,我回忆着路,最后指着一块荒地说好像就是那里。其实这块荒地很明显的,虽然是一块田,但是杂草已经长了很旺盛,看样子是好些年没有种植了,父亲说这事赵老倌家的田地,那么这就难怪了。

  然后我大致找了方位,但也不是很确定,先生和父亲就开始清理杂草,然后就看见田地里有被刨过的痕迹,然后先生就确认了,说大致就是这里错不了了。

  然后他和父亲分开了挖,以扩大范围,最后父亲忽然铲子像是触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带着泥土一铲子出来,只见一根骨头混在泥土里,先生看了说,就是这里了。

  于是先生和父亲用铲子仔细地继续挖下去,只见泥土拨开,下面就是一节节的森森白骨,先生看着我们说,这就是郑老秋的尸骸了。

  我看着这一截一截的骨头,想到这是人骨,就觉得心上发冷,先生丢了铲子,然后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符袋,把尸骨都装里面,只是我看着好像少了头盖骨,至于其它的全不全,我也不知道,反正是装了很大一袋子。

  为了避嫌,父亲是开了车来的,所以确认这里再没有残留之后,先生用带子将它扎紧了放进车里,我们这才回去。我问先生他怎么知道郑老秋的尸骸在这里,先生说那天听见我说郑老秋带着我来这里,他就猜到了,郑老秋的亡魂一直都在我们家附近徘徊,很显然他在附近有附身的地方,因为如果没有的话就会散掉。

  所以先生断定在他领着我来的地方有他附身的东西,想来想去,也没别的,觉得他的尸骸更可靠些,因为这里曾经是他家的土地,也是他的家,他肯定想回来的,那么尸骸在下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至于他的尸骸是怎么被搬到这里的,先生说老鼠,郑老秋将亡魂附在老鼠身上,然后把尸骨一点点抬到这里来埋进去,也算是死得其所。

  我听了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先生说老鼠再怎么作祟,也只是怕人的东西,哪敢和人对着干,除非是一群那还另当别论,一只都能和人搏斗,显然是不正常了,就像当年非要拖我进桑树林的老鼠,其实就是被附身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是被谁的亡魂附上去了,但总有一天会清楚的。